布亚迪不说话
评分: +3+x

注:此乃读书馆故事,非小城世界观。

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年.

自阿玛瑞卡合众国与祖维联盟相互宣战以来,短短三个月时间,全世界都陷入了战争。

边境侵扰,信息战,再到全面开战。军队,导弹,再到热核武器。这是战争的必然走向。

但国际法依然约束着一切。纵使战火已燃遍世界,各国依然不敢动用核武,于是,他们投放了另一种武器。

热湮炸弹,能让方圆数十公里化作温度高大三千七百摄氏度的地狱的渎神造物,开始从海拔四万六千米高的卫星轨道坠向地面。

然而,各国在忙着让敌国的城市化作蒸汽态时,却都不约而同地避开了一个地方――斯瓦尔,提米伽共和国的都城。

因为布亚迪生在那里,布亚迪葬在那里,布亚迪那一百三十七米高的钛钢雕像伫立在那里。

布亚迪,两千八百年前诞生的圣人。人们称他为神之子、上帝的使者、和平化身、熄灭战火之人,但布亚迪对此一概不受。

没人知道为什么布亚迪一生不语,却阻止了有史以来最宏大的战争;也没人知道为什么布亚迪已逝去数千年,其尸身却奇迹般没有腐败。

但事实就是如此:菲亚战争中,四百九十万清道夫被布亚迪一人拦下;在斯瓦尔他的墓中,布亚迪的尸身依然如初。

人们为了纪念他,在他的墓前铸起了他的雕像。布亚迪面朝大海,伫立了也有千年。

布亚迪见证着。他看到了敌对,看到了冷战,看到了和谈背后那紧握的匕首。布亚迪看到了阔剑砍下的肢体与长箭刺穿的身躯,也看到了坦克开过的印痕与长机拖过的尾迹。他看到了革命者的怒吼与领导者的私欲,也看到了暴徒的狂笑与人民的哀叹。

布亚迪看到了战争。只有战争亘古不变,贯穿着历史。而和平是罪恶的希望,它让人们永远挣扎着、探求着,为了那所谓的和平。

布亚迪见证了一切。

但布亚迪不说话。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