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完):七年又七年

前情提要

溃败,终局
小城共和城邦,啊,现在应该叫小城西城区,卡洛斯正在快步赶往一座大楼的楼顶。

诚然,他确实找来了十二联合的人,但传送魔法只能带走他一人。

之前的那套说辞只是为了防止陈藩逃跑,没人顶罪罢了。

很快,他便来到了楼顶。

站在他面前的男子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而在他的身后,还躺着一具尸体,他的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

“那是。。”卡洛斯一顿,问道。

黑袍男子用沙哑的嗓音随意地说道”来的路上碰到的小麻烦,随手解决了。要没时间了,走吧。”

卡洛斯点了点头。

黑袍男子弯下腰,开始施法。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把短刀,由他的颈后刺入,从咽喉探出,刀尖几乎都快要触到前方卡洛斯的眼球了。黑袍男子的血顺着短刀,滴落在了他的脸颊上,让他明白了,自己并未脱离地狱,而是坠入了最底层。

Tim在这位尚未断气的对手耳边说道:“如果你不明白的话,我可以解释一下,之前和你打的那一段我是故意放慢了动作,也是故意受的伤。

因此,你才会对我最快的速度估计不足,对我装死的戏码也深信不疑,最终做出背对着一个手持武器的杀手,放松警惕的愚蠢行为。”

他抽出了短刀,血溅了卡洛斯一身,黑袍男子喉咙里咯咯作响,可说不出话,Tim又在他的后心补了一刀,直到对方断气,才把尸体甩到一旁。

卡洛斯面如死灰,他就像只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地面对着一头饿狼,不,是一个魔鬼。

“我的老师曾教导我,如果你有什么话要对猎物说,也等割了对方的喉咙再开始讲,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做的。”Tim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走向了先前扔在地上的那捆麻绳。

“但我要为你破一次例,卡洛斯先生。”他拿起了绳子,一步步逼近着。

“你……”卡洛斯只出口一个字,就被Tim打断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那种表情我曾经看过一次了,如果我是那种可以用钱收买的人,现在可不会站在这。”Tim蹲下,视线与卡洛斯持平:“你和我,不是钱的事儿,得靠命才能解决。”

“为什么……你应该早就不是威尔斯的杀手了……你放过我!我承认找人追杀你是我犯了个错误,你应该可以理解,我发誓今后……”卡洛斯又一次被打断了。

“我当然理解你。我了解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他说着就用一个火机点燃了一支烟,并随手吸了一口,“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人能从你身上找出一星半点值得怜悯的品质,或是值得救赎的价值,那个人一定是我。”

Tim的眼神和语气越来越冷:“有这么一个故事,两年前的某一天,有近百人围住你的宫殿抗议,他们只是一般的民众,因为对你的统治忍无可忍,却又无法改变政策,所以只能聚在一起,举着牌子,喊喊口号,顺便诅咒你的全家不得好死。”Tim说道:“于是,他们中有许多人被逮捕了。不是被警察抓去,而是被你所逮捕。

那天被抓的人大约在一百左右,后来他们无一例外地人间蒸发了,让西城笼罩在一片恐怖的阴影中,敢于反抗的声音瞬间消失了大半。

当时的陈藩作为你的党羽,对那些死者根本就不闻不问,他默许、甚至是帮助掩盖了这种肆无忌惮的屠杀。“

卡洛斯回忆起那时的事情,神色数遍,接着道:“你是想为那些人报仇吗?他们跟你有什么关系!一帮贱民罢了!难道就为了这种理由我必须去死吗?!”他歇斯底里地喊着,在他看来,自己的性命确实要比平民金贵得多。事实上,许多平民的价值观和他其实是一致的,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正义公理可言的时代,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早已不是靠什么道德品格,而是靠金钱和地位。

Tim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条麻绳套在了卡洛斯的脖子上。

要知道,绞索,可是给罪人准备的。

卡洛斯终于明白了,是什么促成了多年来这个血腥的西城,又是什么,让Tim这样有万般手段可以取人性命的杀戮机器,选择用绳子将自己吊在钟楼外面。

此时,东城区的人们,或是军队,或是平民,或是商旅,都闯入了西城区。

这时,一座大楼楼顶忽然亮起一道光束,一枚红色的信号弹像烟花般点亮了一片天空。

所有人都抬头仰望,却见一个身前尽是鲜血的男子从楼顶被扔了出来,他的脖子被粗麻绳勒住,如同接受绞刑般,悬挂在了高楼的外墙上。

那尸体在高空随风而摆,面目狰狞惊恐,死不瞑目。

城主难得的穿着一身西装,毕竟如今东西内战刚刚完结,自己作为最高领导人也要正式一点。

其实早在三天前,城主就找上了Tim,向他说明了这次的计划,也道明了威尔斯家族能从中得到的好处。

是的,当初的Kro,就是计划的第一步。

只是当初Tim把作战计划发给Wells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不过他也没当回事

而如今,这出乎他意料的第二件事,也发生了。

Tim站在楼顶,颤抖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幅被折起来的旗帜,把它摊开,只见上面写着”Wells Family“,正是威尔斯家族的旗帜。他短刀一插,就把旗帜定在了卡洛尔的尸体上。

底下的人群们议论纷纷,城主更是瞪大了眼,他知道,在东城区很少有人不知道威尔斯家族,这旗帜挂出来,事情就变了。原本他可以说这次内战胜利完全是他的功劳,最多在事后给威尔斯一些补偿,而现在,这主要功劳已经被占去了,他也不能再要回来,一时间变的有些慌乱。

再看Tim,他靠着一旁的墙壁坐了下来,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黑袍男子很强。

强到Tim也不知道自己硬刚打不打得过。

于是他才出此下策。

但他的能力时限还未解除,所以他心脏的损伤只是暂时消失了。

Tim吃力的抬头,看了眼城边微微升起的太阳,笑了笑,失去了意识。

而这一切,都被远处的Wells看见了,他放下望远镜,微微叹道:”真是一出好戏,Tim“

三年后,东城区,此时的威尔斯家族无论是人手还是生意都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经过当初Tim这么一搞,城主最后还是妥协了,见Wells也没有夺权想法,渐渐的他也放松了警惕。

此时。Wells正在处理一件小案子,突然,一名西装男子敲了敲门,经过Wells的许可后走进。

然后恭谨地说道:”先生,外门来了个闹事的。“Wells眉头一皱,刚想批评那人小题大做。

然后又听到他说道”那个闹事的人先是出千从我们这里赢了七十万,又是踢坏了那位Kim前辈的雕像,我刚想把他轰出去,可我看见。。看见。。“说到这,那人的声音开始颤抖了起来。

“快说!”Wells也着急了起来。

”那人好像就是Tim。“西装男子终于把话说出来了。

Wells一下子呆住了。

就在这时,门也开了,Tim抽着烟走进,对着Wells挥挥手:”啊,老大,

我回来了。“

评分: +12+x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