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为天堂
评分: +2+x

少年被父母送到了寄宿制学校,他们告诉少年,在学校要好好学习,他们会每月定期给他打生活费过去,沉默的少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时光转瞬即逝,少年也从学校中毕了业,但是父母没有在他的毕业式上出现,没有让人捎信给他,没有信件寄给他,没有电话,什么都没有,少年也只是沉默着,收拾好了行装离开了学校。毕竟,他已不属于这里。
少年在莫尔斯联邦临海的一座小城里买了一间小屋,之前在学校时,每个月送来的生活费总是大大超出他的需求量,而且在寄宿制学校中也没有什么额外的消费点,于是少年便把多余的钱存放起来,几年下来,也达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在离开学校一个月后,有一天他照例到门前的信箱里查看邮件,却发现里面有一个很熟悉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原先他每个月都能收到的东西,信封也是一模一样的信封,他很疑惑父母是怎么得知自己现在的位置的,但也只是默默收下了这笔巨款。
为了查明父母消失和这笔巨款来源的真像,他在把房子交给邻居安顿好后,便踏上了游历的旅途,独自一人,了无牵挂。一年,两年,四年,五年,杳无音讯。在此期间他遇见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见过最高贵的罪犯,也见过最卑鄙下流的伪君子。而一个少女则注定在他心中占据了一个不可顶替的地位。
当时他正在哈斯考王国一个临海小城调查,打听到了一个老同学也住在这里,便顺道去探望了一下。此时的老同学早已看不出当时的年少轻狂,多了一丝深沉,一丝城府。少年询问他那个奇怪的照明装置是哪里来的,他只是笑而不答。而老同学身边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少年,直到少年打算离开这座已经没有任何调查价值的小城时,少女才神神秘秘地给他悄悄塞了张纸条,上面写着的是一个住址。
这个住址就在小城隔壁的村庄里,他顺着住址找到了一座低矮的木屋,他敲了敲门,门突然打开了,站在里面的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但是脸上充满着违和的假小子般的坏笑,然后少女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背包,站直向少年敬礼道:“我准备好了!”少年愣了一下,接着便转过身来离开了,任由少女跟在后面不断询问,不发一言。
最开始,少年还不知道如何照顾这个突如其来的“负担”,少女跟着他吃了不少苦头 洁白的皮肤上经常会多出一道道血痕,脸上也经常沾满灰尘。少年问她为什么要一直跟着自己,少女的答复却一直都是:“跟着你能体验到不一样的生活。”少年也想过去找老同学身边的那个女生问个究竟,但每次都放弃了这个念头。久而久之,少年也逐渐学会了如何打理两个人的行装,少女身上那消失许久的大家闺秀的气息也重新出现在她身上。
后来,少年得知了一个叫“天堂”的宗教,尽管更确切的来说是个组织。这个组织百无禁忌,信徒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信仰着一股叫“天堂”的力量,据说只要完成天堂下达的所有条件,便有可能被祂所看中 登上天堂,活得无穷无尽的力量,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当他下定决心要登上天堂并告诉她时,她和往常一样支持了他的想法,只不过这次的笑容中多了一丝苦涩。
从此,他们开始奔波世界各地,要求完成的条件也很奇怪,有些仁慈,有些残忍,有些简单,有些困难,还有些则是不明所以。但是他们都一一完成了。当这些条件完成时,离他毕业已经过去了10年,他和她早已变成了恋人,尽管二人的对话里丝毫听不出恋人间的甜蜜与幸福,但他们心知肚明。
那一天还是来了,当他们根据指示,回到自己家中等待着天堂的呼唤时,二人坐在沙发上,相视无语,她侧了侧身,依偎在他的怀中,青色的发丝传来一阵幽香,碧蓝色的长裙使她更显文静。正当他搂着她,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时,他发现她在怀里哭了起来,刚开始只是小声的呜咽,后来哭声越来越大,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惨绝人寰,他最初以为她是过于激动,但后来听出一丝不对后,他也只能是蹩脚地安慰着她,“Purchay……”少有的,她喊出了他的名字,“我在,静。”少年慌忙答到,却没有等到任何回复。她只是扑在他的怀中,不发一言。过了一会,抽泣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胸脯有序平稳地起伏。他把她安顿好后,正想要休息一下时,突然空中凭空出现一道紫黑色的光,把少年的身躯包裹在里面。
当少年睁开被强光闪到的眼睛时,发现自己正漂浮在一个灰色的空间内,远处有着一些人影,除此别无他物。他尝试着走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可以随着自己的一年而自由移动,于是他便向着人影飞去……
很快,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他刚才得到了认可,正式登上了“天堂”,兴奋不已的他打开了静的门,想要把这份喜悦一起分享给她时,却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就连理应压出的凹陷和余温都感觉不到一丝一毫。和父母那次一样,没有任何缘由,没有任何解释。他愣了一下,接着便开始满屋子的寻找起来,在没有任何发现后,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经登上了“天堂”,可以动用天堂之力来寻找,于是他便迫不及待的开启了天堂之力。
接下来他面对的是一个他拒绝承认但是无法逃避的现实。
他仍在挣扎,试图让她和父母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但徒劳无功。
血肉和骨骼交织着,形成了一副又一副的躯体,但是灵魂早已消散在了空中。
他以为他已经变成了神,但他没有。
他试图使用天堂制造的终极物品来达成目标,却发生了意外。
他要弥补这个过错,于是前往了另一个世界。
每天晚上,他都辗转反侧,思念着她。
他的泪早已为了她而流干。
通过那空洞无神的瞳孔中,他看到了什么?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