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异谈》
评分: +4+x

前记

从小城这地方被一些先驱志士所开发,到现如今的一片兴盛,想来已千年有余,而其间最泛滥的莫过于所谓“日常”。人们皆泛泛而过,忽略了生活中的大大小小之事,从而便觉得无聊起来,可却忘记自己所曾经历过的“有聊”之事。人生愈发空洞,也就与泛泛之辈合流,成为新的泛泛之辈,不免教人痛心疾首。这事,确是亲身经历过的,而这人确如从未经历过一般,这也就与未经历过事件之人等同起来了。倘若是有人问起“这件事……”怎地,却只回答“啊呀,已过许久,便忘记了”,这不免得遭人嗤笑一番。而若是能够知晓小城历年来许多奇哉怪也之事,便也可在酒馆谈天时有个所谓聊头了。

小城的影片我是去看过的。不过想从一个荧幕剧本扩充了人生,增长了见识,其实是不能够的。假如这电影院放一个《北方战争376》,那末叫官员和军人来观看,那看法就决定不一样。自然军人会细细挑出这影片中所存在的诸多错误,亦会将这影片中的战术考量打量一番,最后便得出个“甚么狗屁玩意儿”的结论。这终究是因这影片于实际生活太远,便只顾着“艺术”,而将那“现实”抛之于一旁,不管不顾了。诚然影片追求艺术是无可厚非,甚至是一种美德,是好的,可这艺术是要“进得殿堂”的,这便与我们这些“小市民”们远了起来,总不能在酒馆里一谈天就聊起甚么《洛卡穆斯》、《瓦连京三世》、《三十三个鹅卵石》这般,可也不能说出些贻笑大方之语,被称作“少见多怪”之徒。我们中的大多数却是入不了所谓殿堂的,便也只得在后者寻求一下。

这《常异谈》中之事,还是要是小城中实实在在发生在市民身边的,最好是市民们亲身接触的,这样才可增长一下见识,也就有了些许名为经验的资本,多识了人。这“常”为“日常”之意,而这“异”为“异常”之意,而“谈”便是“谈论”,兼做记载,总的就是“记载谈论日常中的异常”之意。

从三月初起,我便开始寻志同道合之人,与我共同编这《常异谈》。可寻了个把月,却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得,不免教我心生落魄,而后却又转念,自己来干这“自不量力”之事,便将数月以来所积攒的随笔、消息、采访这般一并整理奉上,交于诺伊图罗夫(Neuturov)出版社——想必是不会有甚么离奇的删节罢。事实上,删节在小城中的一些出版社的确是屡见不鲜,可是这其中貌似有些许的区别,我到也是摸出了些所谓“文人的门道”来。

在此,我将这《常异谈》辑印成册,亦欢迎志同道合之士于这《常异谈》中添新文章,不过便需使用笔名。

六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于南城区。


《常异谈》 目录

前记

MrPasserbyMrPasserby,六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于南城区。

出版

这“常”为“日常”之意,而这“异”为“异常”之意,而“谈”便是“谈论”,兼做记载,总的就是“记载谈论日常中的异常”之意。

笔记三则,记黎明时分之事

MrPasserbyMrPasserby,七月十二日,于南城区。

在破晓之前

近几天发生的事件实在是教人烦心。该说那“林子大了甚么鸟都有”么?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