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同人故事

赌徒。


评分:+3

评分: +3+x

凌晨1:37,主教堂钟楼楼顶。

Ayrde坐在钟楼上的一根突出的木梁上,望着夜空中的三轮皓月。

“先生在想什么呢?”

Avalon的声音响起,一具ACI-3日常反应机型随声落在Ayrde身边。

“没什么,就是感觉自己太闲了。”Ayrde伸了个懒腰,然后站了起来。

“第三重置和流放者那些家伙暂时找不到这里,我也就放松了一些,可惜的是我貌似适应不了。”

Ayrde转过头,目光对上反应机漆黑的视觉舱。

“我是一个极端,平静的生活无法刺激我已被争斗残破殆尽的神经,况且,‘业’不会让我这么舒舒服服的活着的。”

反应机略略的低了低头。“那先生的意思是…”

“我可能要重拾旧业了,做做进入中队前的老行当。”Ayrde说道,然后拍了拍反应机的肩膀。

“当然,还有你。”

“服从先生的一切指令。”

“嗯。”Ayrde点了点头,转身望着夜色下略显阴暗的小城。

“天亮后,去找趟Tim吧。”


"顺便一提,不如给你造几具仿生人躯体吧?"


上午7:14,Tim的保安室内。

“加入我们?你确定?”

Tim坐在转椅上疑惑的看着对面的人。这家伙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他想。

“不太严谨,事实上是想和你们‘互帮互助’。”Ayrde把玩着手里精致的茶杯。“我能为你们扫清部分障碍,这样你们就有更足够的时间处理别的事务。”

“据我所知,现在的形式可不容你们乐观。而我也没什么要求,我不需要你们提供装备,也用不着什么酬金,你们只需要替我处理一些‘公关’上的麻烦。”

他抬眼看着Tim,这个一脚给他干成重伤的男人在他眼里有很大的价值。

“任务方面更不用担心,除了不滥杀和触及我的朋友,我基本什么都能干,与此同时,我还得到我想要的放松。”

Ayrde端起茶杯,然后灌下了一口热可可。

“就这些方面看来,与我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你说呢?”

Tim略微思索了一下,转念一想白给的买卖为何不做。“那就这样吧,我也了解你的实力。不过为了让流程更顺利一些你得把他弄死。”

Tim从旁边的桌子上摸出一份资料,然后扔给了Ayrde。

“劳埃德,一个帝国赌徒,凭个人关系干了不少“好事”,让我们,甚至是小城公安都十分头痛。虽然我们能找人做掉他但既然你要合作就由你来做吧。正好能让家族的人对你的能力有进一步的了解,运气好说不定‘测试’都免了。”

Ayrde扫了眼资料便起身打算出门。

“嘿,等等。”

Tim叫住了他,抬手指了指Ayrde的胸口。

“你那里…真的没事么?”

Ayrde笑了笑。“放心,我的身体素质可和你手底下的那帮家伙不一样。再说了义骨是可替换的,你那一脚对我造不成过大的影响。”

“那就好。”Tim坐了下来。“祝顺利。”


走出保安室后,Ayrde打开了指令组织。

“Avalon,刚刚的资料记录下来了吧。”

“当然,先生的意思我总是懂的。”Avalon的声音从眼镜柄中传出,语气中带着些许得意。

“黑入小城的安保系统,找出这个家伙在哪,顺便把他的犯罪记录恢复再抽重点拷贝一份。”Ayrde下达了指令。“还有,不要修改安保系统内部数据,少点麻烦总是好事。”

“是,先生。”


上午7::30,一处酒馆的内部赌场。

“买大,压170碎!”

劳埃德一手把一只钱袋甩到了赌桌上,另一只手拿过了一根哈德亚雪茄。

小城和帝国属于冷战关系,而帝国的实力略在小城之上,所以,没有任何一个小城居民会去主动招惹一个帝国人,尤其是当那家伙还拥有庞大的关系网的时候。

劳埃德就是一个典型的‘蛀虫’,凭借着多年玩弄权术的经验在城市阴暗的角落混的风生水起,自认为高人一等贱视生命,这类人杀几遍都不会嫌多。

“好热闹啊。”

防盗门无风自动,向两边展开。一个面带微笑的人走了进来。

Ayrde。

“你是谁?”劳埃德的眼睛紧紧的盯着Ayrde,眼前人并不该知道这个赌场的存在,这让劳埃德有些不安。

“没什么,我只是来陪你赌一把而已。”Ayrde径自走到了赌桌的另一边,无视了周围众多持枪的守卫,坐在了劳埃德的对面。

两名护卫立刻上前搜身,但Ayrde并没有什么动作。确认他并没有携带杀伤性物品后,护卫对着劳埃德点了点头。

“陪我赌一把?”劳埃德重复了一遍,然后笑了起来,笑的越来越猖狂。

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哈哈哈哈哈哈,陪我赌一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劳埃德站了起来,指着对面的Ayrde。“你拿什么当赌注呢?小子?”

“这个。”Ayrde将一个文件袋甩在了赌桌上。劳埃德探身拿过,然后撕开了文件袋,霎时,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你…你是从那里拿到这个的?”劳埃德的声音微微颤抖,公文袋里装的东西是数张他凌虐市民的照片夹带着几份他暗中催动贩毒与赌博团伙的证据,如果这些资料公之于众,很难想象他将被愤怒的市民用何种方式撕碎。

该死,这种事‘他们’可帮不上我。

“怎么,堂堂劳埃德,帝国的手套竟会害怕成这个样子?我可真是没想到啊。”Ayrde笑着说道,身体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几滴冷汗从劳埃德的额头滑落。他很清楚自己不能贸然叫人动手,在他的思想中敢如此和他说话的人总是拥有很强的“关系”的,所以,收买成了最好的选择。

“听着,小子,不管是什么人叫你来的,给了你多少钱,我都出三倍的价钱,三倍。”劳埃德缓缓的坐下了身。

“三倍么…貌似还不错。”Ayrde歪着头做思考状,然后说道:“不过我拒绝。”

咔!

周围的守卫立刻端起了枪,可还是慢了一些,随着一声轻响,他们不受控制的倒向地面。

"虽然挨个撕碎你们会令我感到欢愉不已,不过现在没这个时间了。"

Ayrde站了起来,左手握着一个半开裂的金属球,而右手中握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被压在地上的劳埃德惊惧不已,他只觉得每一寸皮肤和器官都在承受着无法想象的压力,血液顺着他的口鼻耳窝流出,因充血而暴胀突出的眼球无法转动,恐惧的盯着同样被压碎,已然捅入自己腹腔和脖颈的凳腿。

"很痛苦对吧?我这人非常心善,看不得你受苦呢。"

机械瞄具锁死了劳埃德的头颅,白色的光泽在枪口凝聚。

“晚安。”


傍晚6:43,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内。

“老大,这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人。”

Tim垂手立在一个精致的办公桌前,桌后的男人微微抬了抬头。

“一个人解决了劳埃德?干得还行。”

“嗯,他的能力我见识过,是一个很好的有生战力,所以…”

“同意。”那人挥了挥手:“顺便带他认识认识组织里的人。好了,你可以走了。”

“是。”

待Tim离开了房间,那人站起身来,窗外的余晖映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副小城人民都无比熟知的面孔

Wells,民警二队队长,执掌东城区的教父

他走到了窗前,用手轻轻的抚着下巴。

“Ayrde么…”

“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呢…”


换一篇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