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区事件前编
评分: +5+x

小城纪元573/02/11 - 08:44 - 小城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Small Town) - 埃尔德什切(Erdeshche) - 国立西北联合大学(National Northwestern Union University) - 超自然技术应用学院(Academy of Paranormal Technology Applications)

国立西北联合大学下辖的超自然技术应用学院坐落于小城属西部沙漠的北方,埃尔德什切,与北方革命军控制的在北境森林的北方革命军政府区的埃斯特-鲁里亚仅有几千米的距离,但其间却被小城城主国的军队所阻隔。虽说名字是沙漠,可是实际的景观却并不是一片黄沙,在一些该有的地方仍在做着植树造林的工作,丝毫没有因为小城的内战而减缓进度——即使小城属西部沙漠的大区政府早在内战开始前就已经半脱离小城中央城主府的管辖,但在环境绿化方面做得出乎意料的好。

二月中旬的阳光播撒在大地上,石板路被烘烤的温热,在其下的泥土与周边的嫩草也在随风摇曳。学院内的树木种类繁多,似乎是为了保持物种多样性和美观而刻意栽种的。

这所大学是在内战刚开始时,由西城区的几所大学搬迁合并而成的,下辖了多个专科学院,但就在“第二战线指挥部”成立后,原始末之地支持小城共和国的学院以及学生全都被送到了这所国立西北联合大学,而那些学院被同一合并为了国立西北联合大学下辖的“超自然技术应用学院”,当然,原来的长老院还被保留着。虽说名义上这是个下辖的学院,但实际上因为决策机构仍旧是以往的长老院,所以仍然拥有着极大的自主权。

在这里,你随时可以见到上至百岁老人下到三岁小孩作为学生游荡在校园里,当然,不是人的家伙也很多,不过说多也不多。这些学生的年龄如此的参差不齐,对于学院的管理来说是个极大的问题,一不小心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事端爆发,过程惨烈,解决艰辛,还要冒着整个学院被夷为平地的风险——所以在内战爆发以前,小城中央城主府严禁他们肆意滋事,否则立即追究责任,随时削减经费或者是直接砍掉一个学院。


不得不说,由于“第二战线指挥部”的成立再加上小城共和国对超自然领域的重视,这所学院的入学门槛似乎稍稍有些过低了。

我独自一人漫步在学院的石板路上,看着前方的几名原本应该在高中就读的同学推搡。仔细看去,依着校服上系徽的不同,我便认出了那是两名黑魔法系的学生和两名基础魔法系的学生在一起——这两个系讲课的地方距离比较近,而且系主任还是同一个人,会认识也是很正常的。

在读完基础魔法系的课程之后,我又选了物质魔法系而后又加上了炼金学系——两个系的系主任分别是Ayrde教授和Kevin教授,两个魔导师。虽然这两个名字看起来怎么看怎么不像真名,不过谁知道呢。

听说似乎在之前始末之地还没搬迁的时候,课程比现在的要长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西尔维娅·塞维德鲁利亚(Silvia Sevedrulia),是你吗?”在思索中的我在突然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随即回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一个娇小的有着黑色长发的不太显眼的女孩,是索菲娅·克里斯蒂(Sophia Christie),与我同龄同届的学生兼舍友,和我的选择相同,也是在修毕基础魔法系后选的物质魔法系和炼金学系。

今天她一反常态地没有在图书馆看她感兴趣那些有些神神秘秘而又奇奇怪怪的书,是发生什么特殊事件了吗?我的心里稍微有了点不安,似乎有什么大事件将要发生。可惜的是,对于此种感觉,我事实上并不了解个中的含义,即使在这里超自然被确认为存在的,我却仍旧是被动地接受,似乎也只是在这动荡的时局中作了一叶漂泊无定的小舟。

回过头去,仍旧是她,缓缓地张口,继续自己的言语:“似乎近日物质魔法系的系主任与教授临时有要事处理,而炼金学开课似乎也要等到二月下旬,而这一段时期我们似乎是——至少——比较闲来无事的。这里与邻近的埃斯特-鲁里亚仅有几千米的距离,而在近几日似乎有小城城主国在北城区与北方革命军政府冲突的消息,此时这几千米内驻守的军队将会离去填补战线,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去一趟小城属北境森林,顺便也可以采集一些资源。”

收集一些资源吗?似乎确实如此,原来在内战爆发前北境森林所供应的特殊植物一直在始末之地里广受好评,不过在内战爆发后从北境森林到学院的供应管道便被阻断了,所以目前对于北境森林特有的一些资源只能靠小规模的私下采集与转运亦或者是与敌占区的商人进行秘密交易获得。这些方法耗时长,不仅危险而且还有被欺诈的风险,所以若真的需要得到这些材料,最好还是亲自穿越几千米到北境森林去一趟。当然,平日里对于学生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根据近日来小城城主国的军事动向来看,目前便是最好的时机。

虽说关于这个想法,校方不论如何也会反对罢了。

不过,我就喜欢这样。

像是看出了我的担忧,索菲娅鼓气道:“首先,关于安全方面,我们只需要穿过几千米的路程就好了,从这里到北方革命军控制的地区最短路径只有一千米多,虽然那条路原来被严加把守,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那里一定会被放弃。毕竟斯塔恩·维克多洛维奇·莫雷科夫(Стаан Викторович Мореков)上将目前仍在打着小城属东境海洋也就是西沃特瓦尔斯专员辖区的主意,所以对小城共和国国家军事委员会的要求打开通路合并战线的命令置之不理,这次应该也是为了夺回小城属东境海洋所进行的军事行动吧,小城城主国大概也是明白这件事,所以才放松了这里的兵力,选择去支援东边的战场。”

我呆愣了一下,随后反驳道:“这话没有道理啊,有什么证据表明小城城主国会从那里撤军?谁知道这是不是莫雷科夫打算与小城共和国接壤所表演的一出闹剧,正因如此,小城城主国才更不会放过这个地方,这么做一点道理也没有。”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随后从背后掏出一张报纸,向我递了过来。我清楚地辨认出了那张报纸上的四个大字——《小城军报》,似乎是军方内部的媒体?反正挺可疑的。总之我完全不想被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牵着鼻子走。

然而她看到我这漠不关心的态度就生气得脸红耳热,一把把我拉到校园的一个角落,一气呵成,也不知她哪儿来的突发奇想。此时学生们都陆续走向自己应该去的教室,除了少数几个翘课或者是有其他事情的学生在校园里不紧不慢地游荡,基本上学院内的人影比之前少了不少——这主要是因为目前大部分学生还受困于基础魔法系,必须按时签到,否则将会难以从该系毕业。托了第二战线指挥部的福,几乎没人看见我被这么一个奇怪的女孩拉走。

索菲娅自己似乎也是觉得这么做不妥,迅速鞠躬给我道了个歉,但随即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小城城主国在那里进行的撤军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目前撤军行动已经接近尾声,预计最迟明天那里就会变成一块无人管控的无人区。如果你在顾虑那边是否存在危险,我的答案是没有,这也是军方的回复。”

我疑惑地歪头,这人啥时候和军方扯上关系了。见我满脸写满了迷惑,索菲娅单手扶额,叹了口气后说:“你以为我整天埋在图书馆是干什么的?我——算了,直接挑明了吧。”

紧接着她掏出一张证件在我的面前扬了扬,那是小城共和国国家情报局的证件——我定睛一看,还是负责行动的第一处,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啊抱歉拿错了,”她迅速收回那张国家情报局的证件,随即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一刹那又掏出另一张证件——那是一张小城共和国军事安全保卫局的证件,随后她立即说道,“总之,上面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非得让我找个人一起去北境森林找一些东西,像是我之前给你说的采集资源也包含在内。你要去的话,这里是你的身份证明还有一些必要的证件。只要我们不是去给莫雷科夫压力的,那他应该不会对我们怎样,万幸的是上面只是要我们去那边拿点东西,不会卷入什么事件。”

索菲娅她刚才肯定不是偶然拿错了证件,应该是有意为之让我对于她所提供的情报稍微有个底,还有就是给我多施加一些压力。

“我想,”她顿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但不知为何我打心眼里觉得恐惧,“你应该不至于拒绝吧。”

我以目光为媒向四周寻求着救援,却也只是徒劳。摇曳的枝桠上候着几只灰鸟在鸣叫,从它们口中发出的声音在我听来并不能称得上是悦耳,然而在鸣叫几声过后,它们却又感到不耐烦似的扑腾着灰色的翅膀飞出了我的视野。

迫不得已,我只得接受。


小城纪元573/02/13 - 03:18 - 小城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Small Town) - 埃尔德什切(Erdeshche) - 国立西北联合大学(National Northwestern Union University) - 超自然技术应用学院(Academy of Paranormal Technology Applications)

凌晨三点多,我在睡梦中突然被晃醒,睁开眼便看见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孩的面孔正对我的脸,一阵迷糊过后我才回想起今天是我被迫答应下来的偷摸跑北境森林的日子,而我面前的这女孩是索菲娅·克里斯蒂——似乎从没有扎头发习惯的她就任由自己到背上的长发垂落下来,覆盖住我的面孔,感觉痒痒的。

现在她瘦小的身躯正压在我的身体上,虽说双方都是女性,但这也让我稍稍感到些许的尴尬。

随即我就起身下了床,穿上了学院一片黑的冬季常规制服,而不是完全注重于增强魔力特制的法袍,穿上那个后会稍微有点行动不便。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学院建在小城属西部沙漠的绿化区,所以一年四季都不会太冷——相较于小城属西部沙漠的其余地区昼夜温差尤其明显——所以我这个年龄段的女学生的制服下身只有裙子。虽说没有穿法袍,但也不代表不打算施放法术,即使基础魔法只需要挥动手指再唱个咒就能放出来,但我和索菲娅还是姑且将自己的魔导杖带上了——把斜挎在腰间的法术带上用来插魔导杖的三个槽位插满了,顺便还带了点施法媒介。

魔导杖的好处之一是杖身或者杖身上面的杖端或配环上刻有的节式魔导纹路或者是微型魔导阵可以简化施法时的程序,尤其是唱咒环节,将必要的咒文刻成节式魔导纹路或魔导阵就可以不必咏唱这一部分了,大部分需要施法媒介的法术将施法媒介放到与之相连的袋子里就可以直接唱咒施法,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必再做什么特定操作,而且指向性也比单用空手施放强。比起十几年前,现在的杖端和配环可以随意更换,让一根魔导杖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但低阶杖身还是无法承受高阶杖端和配环刻满上限的魔导纹路密度,如若强行调用超出其负荷的魔导纹路施放法术必将导致杖身崩溃甚至魔力回流。

节式魔导纹路一般是只被写入了施法所必需的特定字段——一般是通常位于整节咒文最前端的构建整个大前提所必要的一节到三节咒文,没有就会发动不了或者是全面崩溃的小节,但其余小节可以根据施法者自己改编,可操作范围大但所需吟唱时间长,由主要刻有节式魔导纹路的杖身为主体所组装的魔导杖一般只有练习记咒文的学生或者是有能力改编咒文的魔导士甚至是魔导师使用。微型魔导阵则一般是被写入了一整个已经编程好了的法术,只差一个一般位于咒文最末尾的触发小节就可以完成施放阶段,亦或者是由多个大段咒文构成的中阶魔法或高阶魔法其中低阶的一部分——或者是复合型魔法中的一个低阶魔法模块,可操作范围小但所需吟唱时间短,由主要刻有微型魔导阵的杖身为主体所组装的魔导杖一般作为战斗用魔导杖使用,毕竟在战场上几毫秒的吟唱时间差就足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一般来说,杖身上所刻有的魔导纹路是节式魔导纹路或微型魔导阵决定了这根魔道杖的使用方向以及杖端和配环的搭配方向,但也有人使用俗名叫“白杖身”的没有刻有任何魔导纹路的空白杖身来搭配魔导杖。

当然也有复合型的魔导杖,但不论如何,一杆魔导杖所能承载的魔导蚀刻纹路是有限的,超过上限可能导致魔力逆流或者崩溃,虽然上限与所用木料品质与杖端和配环品质有关,但终归是有个上限,所以大型魔法只能使用手绘魔导阵发动,魔导杖永远只能作为辅助手段。

好处之二便是可以引导魔力,主要体现在加快法术施放速度、维持法术施放稳定或减少不必要魔力消耗等,如果在施法过程中突然出现了意外导致魔力回流,那么魔导杖会自发断裂代替你承受大部分危害。根据研究,有趣的是魔导杖似乎可以引导出存在有魔力但却无法空手施放法术的特殊体质人的魔力。

我带了两杆刻满基础法术的节式魔导纹路的练习用魔导杖和一杆刻满基础战斗用咒文的微型魔导阵的魔导杖,杖端和配环都是按照平常的方向搭配的。索菲娅带了一杆练习用魔导杖和两杆刻满了看起来有点不知名的奇怪的微型魔导阵的魔导杖——是咒文有点记不住的缘故吗,还是害怕紧张的时候会念错呢?而且杖端和配环的选择也给我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

法术带被掩盖在大衣之下,一般不会被看出来。

由于我们提早就将必要物品准备收拾完毕,所以溜出学院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听索菲娅说我们溜出去的这条路线本应有的警备人员被提早支开了,所以一路上根本就没有遇见什么人。大概在学院后门处有个几百米的拐角停了一辆似乎是军用的越野车,车周围还有几个穿着大衣的人在晃悠,也不知道这几个人究竟是国家情报局第一处的还是军事安全保卫局的,亦或者二者皆有之。事实上,一路上我都稍稍能感到有人的气息,似乎这一路我们都是在受人密切保护的状况下进行行动的。同样,我们在出发时也穿上了克里斯蒂准备的黑色大衣,似乎跟他们的是同一个款式。

车上没有驾驶员,不仅如此,车上没有人,所以毫无疑问索菲娅会开车。不过我还是将这些小疑问抛诸脑后,思考接下来的问题。

乘着夜色,越野车的大灯照在地上,在一片紫色中显得格外刺眼,但就目前来说根本没有关系。索菲娅开车越过了坑坑洼洼的泥地,时不时急打方向盘避开路上不知哪儿来的弹坑和巨石——毕竟由于北方革命军和小城共和国国家军事委员会甚至包括该地原实际控制者小城城主国在内对该地的消极政策,这里几乎没有交火的情况发生,所以会感到疑惑也正常。

似乎是看到我不解现状,索菲娅·克里斯蒂在扔旧紧盯着路面时分出些许的精力向我解释,语气中透出一股烦闷:“这些坑和石头不是因为交火而留下的,而是小城中央城主府在十几年前进行的武器实验之类的东西造成的。那些还在实验中的武器打歪了,所以那些坑洞本来不应该在这里,但由于它们确实出现在了这里,所以这里也就成为了小城中央城主府的武器试验场了。”

在距离巨石还有十几米的时候,索菲娅突然向左猛打方向盘,突袭而来的巨大的离心力让我感觉差点被从车厢里抛出去,幸好有安全带缚着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小命。反应过来的瞬间再看向右方,一块巨石紧贴着车辆的后视镜擦过,几乎就要碰到。石头粗糙的质地在我眼前闪过,一切都充满了一种奇妙的不真实感——不过在那一瞬间,我似乎瞥见了石头上被刻上了一些在记忆中非常熟悉的符号。

“而那些石头,就跟魔法有关系了,”说着这话,索菲娅·克里斯蒂又突然向右猛地一打方向,让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反胃,接着她就像没看到我的惨状一样继续说,“这些石头摆放的位置构成了一个奇怪的魔导阵,与我刚才说的武器有着很大的关联,不过你也应该猜到了,第三学校——啊,也就是始末之地,我们之前都是这么称呼的,你可以猜一下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也参与了武器的研发,不过在失败太多次后整个项目就被小城中央城主府勒令停止并销毁了,关于这个武器大概是什么我心里是有个谱的,不过也不确定——哦,武器研发人员名单我没记下来,不过第二处的文件里应该有,最起码也是大部分——我说的是国家情报局第二处——名单应该是五七二年的第六十多号,抱歉记得不太清楚。顺便说下,在内战开始前我是在小城维稳同盟会工作的,宣战书出来后就跟着当时的会长沃伦·希尔塔(Warren Hilta)转投小城共和国了,不过希尔塔会长他……”她没有再说下去。

索菲娅·克里斯蒂平时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属于那种比较柔软或是柔弱之类的,从平常的语气到用词,再从体态到穿着都无不散发着来自高中生的少女感——虽说目前是在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就读,但毕竟是年龄的缘故,她偏偏就是给人这样的感觉,不过现在我眼前的克里斯蒂可是完完全全打破了我以往对她的一贯认知。

“马上要到了。”她沉声道,脸上仍然挂着那副坚毅的表情。


小城纪元573/02/13 - 03:36 - 北方革命军政府(Northern Revolutionary Military Government) - 小城属北境森林(Northern Forest of the Small Town) - 埃斯特-鲁里亚(Esther-Ruria)

这时我看清楚了,车正驶向的正前方是一个临时设立的检查岗哨,一个木制的可活动的缠绕带刺铁丝网的拒马路障,我打量了一下左右大概有将近五米宽。面前这检查岗哨周围沿着战壕在外围铺设了至少三层的军用铁丝网,缠绕在间隔还算是稍微有点整齐的粗糙木桩上,也不知道这木桩究竟打入了多深的地下,不过也没功夫管那些。一个漆成灰白色的中间还夹带有黑色的临时建筑物当作了岗哨值班人员的临时休息室,直到车开近了我才注意到那原来应该是白色,灰色和黑色是硝烟与炮火的痕迹。十几名身穿小城共和国共和军蓝色冬季作战服,带着钢盔的士兵扛着步枪在岗位上巡逻。

见到我们这辆打着大灯的越野车,巡逻和驻守的士兵立即举枪瞄准我们,保持着对我们的警惕。

由于稍稍绕了些路所变为两千多米的路程很快就在一阵略显刺耳的刹车声中结束了。待到下了车,我回头看去只见车后方拉出了四条绵延向远方的轮胎印子,绕过坑洞与巨石在土地上回环打转。远处的景色一片黑紫,就连平日里戒备森严的探照灯打出的阵阵寒光都没被我看到一丝一毫,这让我心里感到一阵的讶异。

至于索菲娅·克里斯蒂,她则是打开车窗给往驾驶位凑过来的驻守士兵递出了一张证件,虽然夜幕下看不太清楚,但我依稀辨别出了上面有着“特别通行证”几个略显老套的金色的大字。我也主动将克里斯蒂交予自己的一份递给了我面前站着的士兵。凌晨的寒风冻得惊人,好在我外面还穿了一件大衣所以身体还保持着温度。检查我们证件的两名士兵在上面用什么东西盖了个戳就将其返还给了我们,我也学着克里斯蒂把它收到了大衣里侧的口袋,然后上车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后系好安全带。

四名士兵将挡在我们面前的拒马路障一其中一端为轴抬到了一边,而后随着克里斯蒂一脚油门下去,车再次开动了。


小城纪元573/02/13 - 06:02 - 北方革命军政府(Northern Revolutionary Military Government) - 小城北城区(North of the Small Town) - 北城区工厂集群(Factory Cluster of the North of the Small Town)

随着抱怨森林中路难走的不耐烦的话语,我们一路开车开到了北方革命军政府中央机关所在地,同时也回到了阔别一年之久的小城。毫无疑问,我们目前正处于小城的北城区,这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即使是身处北城区西北部林立着的工厂之间,这种熟悉的感觉仍让我有了这里是家的确信。我从记忆中细细回想,曾经在几年前我是来到过这个地方的,但那时的记忆却不是很清晰以至于令人感到明朗,不过即使如此来到小城的这个事实也不会因此而打了折扣抑或是发生些许的改换。

在行进的路上,愈是前进逼近北城区工厂集群,我们看到的身着小城共和国共和军蓝色军服的士兵就越多,途中还遇到了十几个没有穿作战服而是穿军常服,戴着饰有银色饰带的平顶军帽的军人,他们身上的军服无一例外都好好地配上了肩章和领章,但是有的似乎因为作战缺块破损了,不过从军帽上的银色饰带来看这些人一定是尉官。这一路上我们所见到的军服无一例外都蒙上了一层灰色,也有许多破损了的地方,从一般的士兵到军官都是这样——也包括三个在密林里偶然遇到的军帽上有金色饰带的校官——一名少校、一名中校和一名大校,他们所带领的部队似乎刚从远北地区东部抗击南沃特瓦尔斯帝国的前线撤回来,听他们说那里目前的战况仍旧是十分焦灼,峡湾亲王国的流亡政府和波斯特瓦大公国的临时政府仍旧在率领双方本就用自己的军事力量共同组成的联合军继续抵抗,而伊比利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也派遣了九个师以志愿军的名义加入了战斗。总之,东境海洋北部的两大岛基本上已经全部沦陷——其中峡湾亲王国的领土全部沦陷,波斯特瓦大公国目前在坚守自己仅存的与两岛之间跨过波斯特瓦海峡,在大陆东岸的领土,也就是目前的战线所在地。

战争如此接近,反倒是给我了一股不知名的不真实感。似乎这场战争的胜负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来说并不重要,我们也根本插不上手,因为我们只能够在一旁观望,看看谁才能够赢,谁才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至于战场上的残酷性,那就更是无需担忧,这一切对我们这种身在局外的人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这场冲突仅仅局限于小城内部的九个行政大区的话,如果这场战争仅仅是历史上多次改朝换代的话——如果,这场战争还仅仅是一场“内战”的话,而就身处在这场战争中的我们,则必须要为战争中的国家和人民付出一些,而在这其中,就包括了自己的生命。

“你在……想些什么?”索菲娅·克里斯蒂轻轻地碰了碰我的胳膊问道,突如其来的外部干扰打断了我脑中的思绪,将我重新拉回到现实。

“没什么……只是觉得,在这场战争中我们似乎并不能够处之若然,而且这场战争所带来的伤亡实在是……太过巨大,也不知道是否在下一秒我就会与自己所珍视的他人阴阳两隔。人也好,物也罢,在小城里,即使是那些住在下水道里的人们,他们都也不是孑然一身啊。”我笑了笑答道,两条泪痕从眼眶划出,“我也在想,如果我们的国家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我就可以像小时候一样,住在南城区居民区的那幢老房子里,每天早晨吃着父亲送来的早餐和母亲为我们做的午饭,一起去街上逛一圈,一边看着那些孩子们嬉闹着,一边看着他们奔跑着去上课,这是我现在最渴望拥有的一切了。”

我的话音落下,车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扭过头去,发现克里斯蒂正看着我,脸色有些凝重,眼神复杂,我看着她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但是她却没有解释,只是将头转过去看着前方。

汽车行驶在小城北城区工厂集群内的几栋工业用大楼外,在窗外转瞬间闪过的一排排的厂房前我看到了许多军绿色的大楼,这些大楼大多数都是作为军营的军营设施。我们在一幢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大楼前停下了车,熄了火后克里斯蒂打开车门下车,趁着这空档,我也抹干了眼泪紧跟着走了下来,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些身着小城共和国蓝色军装的人在忙碌着,似乎是在清点统计运往前线的军用物资以及人员名录,不过即使抱着强烈的好奇心我也没有驻足观看。

大楼前门边上挂了一块与身后墙壁格格不入的牌子,上面白底黑字地写着:“北方革命军临时指挥部”。小城共和国的军衔制度是延袭小城城主国的小城中央城主府与小城维稳同盟会的,所以就出现了由高到低分别是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少将、准将、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大尉、上尉、中尉、少尉、准尉、一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三级军士长、四级军士长、上士、中士、下士、上等兵和列兵,军官四等十五级,士兵二等九级,共计六等二四级的陆军军衔制度,军官等过多导致了将官亲自上战场,而连校官都要亲自冲锋陷阵的奇妙景况——而且在外国向小城共和国支援的外派军官身上多发,或者说基本都是。

“西尔维娅,莫雷科夫上将的办公室这栋楼里面的三层,我们走吧。” 克里斯蒂向前走去,我则紧随其后跟在她的身后。

这栋楼的大门前有着不少警卫,这里的警卫明显比外面的那些普通士兵要严格许多,而在门口的两个岗亭前,有一队穿着蓝色冬季作战服,上面有着印有北方革命军特殊标志的臂章的士兵正严密注视着每一辆经过他们岗亭检验的汽车,以防止他们携带武器或者携带枪械潜伏进大楼。

在我和克里斯蒂走进大楼的时候,两个站岗的士兵向我和克里斯蒂敬了一个军礼,但是目光中却没有丝毫尊敬的意思,而是透露出一丝淡漠和不屑。我看出来了,他们对我们这些从小城共和国本土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中的人有着非常强烈的敌意。

是啊,毕竟我们这些在大后方苟且偷生的懦夫远比不上在最前线的军人。

我恍惚间似乎看到克里斯蒂瞥了我一眼——带着怜悯。


小城纪元573/02/13 - 06:17 - 北方革命军政府(Northern Revolutionary Military Government) - 小城北城区(North of the Small Town) - 北城区工厂集群(Factory Cluster of the North of the Small Town) - 北方革命军临时指挥部(Temporary Command of Northern Revolutionary Army)

一路上我们都畅通无阻,不过在走到第二层的楼梯前,一个穿着一套蓝色军常服,脸上戴着一副黑色墨镜,一副军官模样的人拦住了我和克里斯蒂。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我和克里斯蒂,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敌意和警惕。

“哦,我们是来找人的。”克里斯蒂微笑着说道。

“找人?”那位军官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冷哼一声,“找什么人?我们军长现在正在开会议,你们等一等再说!”说完他便转身向另一边的楼梯走去,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他戴着上校的领章和肩章。

“雷蒙德·马伦利亚(Raymond Malenria),你好好看清楚我是谁,”克里斯蒂沉下嗓音,把我吓得半死,因为我在她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的笑容,有的只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你连你之前的顶头上司都不认得了吗?”

看来克里斯蒂的年龄远比看起来年长,还是个不小的官。我记得她之前说过自己在内战爆发前在小城维稳同盟会工作,所以我们面前的马伦利亚上校之前是她的下属吗?

“克里斯蒂准将?”刚转过头去的那名军官刚才的嚣张劲不止到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堆笑,“您……您真的是您吗?”听到马伦利亚对克里斯蒂的称呼,我差点被呛死。

“不错,是我。”克里斯蒂的语气变缓和了很多,但是仍旧不苟言笑,“但那是我在小城维稳同盟会当二级军事参谋时候的军衔,我现在的军衔是少将——不过现在主要是在做文职工作,目前是被那个东部战区的老元帅调到了第二战线指挥部,紧接着我便被安排到超自然技术应用学院进修。”

“哦,原来如此。”这个叫雷蒙德·马伦利亚的军官听完克里斯蒂的话后,脸上顿时变成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令我感到很惊讶,随后他一脸笑容的问道,“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要是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上去。”

“那就多谢了。”克里斯蒂说着就向楼上走去。


小城纪元573/02/13 - 07:35 - 北方革命军政府(Northern Revolutionary Military Government) - 小城北城区(North of the Small Town) - 北城区工厂集群(Factory Cluster of the North of the Small Town) - 北方革命军临时指挥部(Temporary Command of Northern Revolutionary Army)

距离克里斯蒂进入莫雷科夫上将的办公室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我在办公室门外等候,如坐针毡,虽然旁边有个士兵被克里斯蒂以自己名义嘱咐要照顾好我,但我还是坐立难安。最终时间又走了十分钟,我看到门缓缓的被打开,索菲娅出来了,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索菲娅缓步向我走来,从她的脸上捕捉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怎么样?”我看到索菲娅出来后,立马放下手中盛了一半咖啡的杯子赶快迎了上去,不过索菲娅却似乎有点犹豫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我实情。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还是开始讲述了起来——她向我述说了,一个关于出现现在传说之中的在东城之外的所谓老城区的怪事的来龙去脉。

她说,本来老城区是小城所建立的第一个城区,起源甚至还要比主城区更加提前,但当时的一任城主在这座老城区的统治可称上是残暴至极——甚至还不如灰色帮派联合所控制下的东城区一隅。到了后来其他城区陆续被建立,而老城区逐渐衰落下来。为了将这些仍然在老城区的居民搬到新建立的城区,使新建立的城区发展,当时的城主又强迫老城区居民搬迁至新建立的城区。再到后来,小城的版图越拓越宽,成为了拥有了九个大区的强国,也就没人在意老城区时代小城中央城主府所不光彩的过去了,同时为了与老城区时代决裂,小城中央城主府也在暗中封锁着消息,老城区也就完完全全地成为了一个只活跃在街头巷尾的传说了。

这个怪事是从十七年前就发生的,而且据说在十七年前那个老城区并不是什么异常,而是只有一些普通的建筑,但是在十七年之前,那座老城区突然间消失了,不知道被什么能力给搬运走了,而且搬运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位置,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和报纸报道出来,甚至就连报道一些离奇的怪谈传说内容的《薇泽尔(Vizerl)周刊》都没刊载——她还是这份报的忠实读者,所以肯定不会记错。她实际上的年龄要比看起来大得多,而原先和她同在小城维稳同盟会委员会原会长沃伦·希尔塔也是如此。

而这个事情还在一些老城区传说爱好者引发了一系列的猜测,各式各样的版本都有。有些是说那些老城区里面的居民突然失踪了,有些则是说那些居民突然尽数暴毙而亡,可就在这种谣言四起的时候,那个老城区突然又神奇般地出现了,这使得谣言不攻自破。可是自从老城区出现后的第三天起,那个地方就时不时被一片白雾所笼罩,据说试图去往哪里进行探险的人都无一生还——甚至大部分连尸体都没被发现。

小部分被发现尸体的却是在一些离奇的地方,比如曾经九年前红极一时的“南境雪原东海岸冰层尸体”。五千年前形成的冰层内发现了一具十七年前死亡的尸体,虽然小城中央城主府封锁了这具尸体身份的具体消息,但还是有人做出了正确的猜测,那具尸体就是十七年前老城区起白雾后去往老城区探险的失踪人员之一。

而这些资料是在内战开始后由小城维稳同盟会内的共和派提供给了小城共和国国家情报局第二处的,其中也有一部分给了北方革命军——当然是在原小城中央城主府驻北城区的大区长官洛克菲勒·莫罗夫(Rockafrecher Morov)不得已宣布北城区及小城属北境森林脱离小城城主国,并宣布自己就任北方革命军政府的总督且加入小城共和国之后。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又要去到那个老城区里面探查一番吗?我们此行的目的难道不是只有收集资源这一项吗?”在听完索菲娅的叙述之后,我皱了皱眉头,不禁疑惑地看着她问道。我知道,那座老城区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将会是小城中央城主府的禁区,而且里面还可能有大量的危险物品,我真的很怕自己一旦进去后再也回不来了。

索菲娅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真的认为这趟只是为了把那些平常搞不到的物资运回去吗?”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其实是因为这次任务有一些别的目的?”我的脑子迅速转动起来,突然灵机一动。索菲娅在小城共和国的时候就是情报专家,她所负责的任务自然与那些危险的地区脱不了干系,但这个时候却要我也一起去那种地方冒险,不难理解其中的含义。

“没错,而且还不仅仅只是这些东西!”索菲娅点了点头,她的眼睛中透漏出了一股坚毅的光芒。

“什么意思?”我迅速接话。

“小城共和国和北方革命军政府都怀疑老城区里还有某些秘密,但是由于不好展开大规模搜寻,于是就要求我们搜寻那些秘密,本来我是想自己去的,可是应上面——主要是军事安全保卫局局长摩尔斯克·兰塞尔(Morsk Lansell)的要求——对没错,不是国家情报局局长格里·古尔卡利亚(Gerry Guercaria),这次行动一反常态地是由军事安全保卫局提出来的。兰塞尔局长要求我一定要在学院里再找至少一个搭档一起进行这次行动,然后我就找到你了!我也不太想这次行动过于招摇,不过也有我个人性情孤僻的原因在里面。”索菲娅一口气说道,几乎完全没有停顿。

听了索菲娅的话,我深感自己早就已经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抱歉,”索菲娅抱住了我,“我应该在之前就告诉你的。”


小城纪元573/02/14 - 23:49 - 小城属东境海洋(Eastern Sea of the Small Town) - 西沃特瓦尔斯专员辖区(Commissioner Jurisdiction of West Watvalls)

经过了天多的短暂休整,索菲娅和我现在已经驱车到了位于小城属东境海洋北部毗邻北方革命军政府与伊比利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目前战线且正与其交战的西沃特瓦尔斯专员辖区,这个地方便是小城中央城主府戈尔斯·阿比特尔(Goles Abitel)城主向南沃特瓦尔斯帝国割让的所谓“西沃特瓦尔斯”即小城属东境海洋的过渡政府,而阿比特尔城主选择将其建立在北部也是为了减缓小城城主国在北方的压力——尤其是来自伊比利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压力。

至于目前实际控制西沃特瓦尔斯专员辖区的西沃特瓦尔斯过渡委员会,其主要领导人是罗莎莉·莱曼(Rosalie Lehmann)委员长,但实际上直接听命于南沃特瓦尔斯帝国元首巴巴罗萨·蒂尔茨堡(Barbarosa Tilzburg),正因如此,西沃特瓦尔斯专员辖区在蒂尔茨堡的微操下打了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败仗,要不是军官素质还算不错以及小城城主国的支援,西沃特瓦尔斯专员辖区早就从南沃特瓦尔斯帝国的版图上消失了。

抱着对蒂尔茨堡指挥的的嘲笑,我们最终驱车到达了所谓的老城区。

“但愿,”我看着眼前的一片断壁残垣,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紧攥着我的心脏,“一切安好。”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