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
评分: +1+x

Mr SoilMr Soil
以混乱与无序著称的东城区,哪怕是平安夜也是如往常一般,时不时有两声枪响与警车的警笛响起。
米克斯静静地坐在楼顶,脚悬挂在屋檐下,他的背依靠着鸦巢的避雷墩,手里握着他的“弩炮”,楼下时不时有穿着暴露的站街女走过,招揽着醉醺醺的饭票。
“哼,看来查尔斯又被那群女孩堵了个水泄不通咯。”他这么想着,抬起手中的枪械,调试一番后又往天上开了两枪,他很少会坐着开枪,但是枪械的后坐力使他的后背狠狠地撞击在水泥墩上,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尤其是在经历了那样一件事后。
“怎么?还不睡?”Soil依靠着运输机的舱体,抽着了一支烟,那点火星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队长不也是吗,”说着,米克斯又开了一枪,“我睡不着。”
Soil慢慢走到他的身后,趴在水泥墩上:“那种事情,习惯就好,每天都会有人死,你救不了那个小姑娘不是你的错……”
Soil又吸了一口烟,不说话了。
“我实在不会安慰人。”他说着,将手里的烟头弹出去,那点火星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熄灭,落在马路上,被驶过的汽车碾过,又碾过。
“知道,我知道。”米克斯抬起枪口,又放了下去,脸上五味杂陈。
“习惯就好……”Soil变戏法似的从白大褂里拿出一个啤酒杯,打开酒壶,倒入满满一杯生命之水,那可是他的私藏,“要下雪了,喝点吧。”
米克斯也是豪横,拿起啤酒杯吨吨吨地喝了一半:“这么晚了队长怎么还不睡呢?”
Soil则是小抿了一口,眼睛迅速的瞟了瞟:“我?贤者时间罢了。”
“噗嗤。”
米克斯忍不住拍着腿笑了出来,很显然Soil并不在意,他似乎早就习惯了:“欧米伽今天晚上和他妈疯了一样,如果不是小熊软糖吃完了估计现在你还在一个人孤零零地打枪呢。”
嬉笑完后,是长时间的沉默,只有两人酒后呼出的雾气在空中飘荡。
“下雪了啊。”
“是啊。”
“回屋去吧。”
“走吧。”


Broadcast machineBroadcast machine
“咔嚓”
是落在地上的枯枝被碾碎的声音。
这是北部的森林每日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声音中极为普通且常见的一种声音。
即使在夜晚,依旧可以因为一些细微的动作而产生。
“所以说你只是突然突发奇想想要出来散散心?”Hodness似乎有些不满。
“啊……大致上情况确实是这样…… ”Broadcast有些心不在焉地敷衍道“只是觉得今晚的夜色挺好……不出来走走感觉有些对不住……啊……不过……让你操心了……对不起……”
“啊……那情况我大致是知道了,也就是说你突然到边境的森林散步到后半夜而且因为散步得太过剧烈导致差点又损失了一套衣服?”Hodness似乎变得有些激动“这种事你没必要隐瞒吧?”
“其实确实没什么事啊……只是出了点小意外……意外而已……真的。”Broadcast尬笑着说道,“话说我白天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要不要听听看?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在这个事情没解决前请不要假装没事一样地转移话题。”Hodness冷漠地说道,“不要以为谈一些其他无关之事就能逃避,那样的话……后果会怎样你应该很清楚吧?”
“那个地方呢……在北城区,”Broadcast似乎并没有理会Hodness的警告,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如果要说的话,那里应该是目前我居住在小城的这段时间里见到的最奇特的地方了。那是一片充斥着浓厚的白雾的荒地,能见度极低,自然,估计是当时无聊罢……我走进了那团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随后就是一段极为漫长且单调的摸索……只有真正身处在那团白雾之中,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它的恐怖……视线所及之处,均是那些变换的,乳白色的气体。虽说是摸索,其实我当时早已经迷失在了这片白障之中。随着时间的逝去,就在我心中的好奇将要完全得被恐惧所替代时……我似乎在白雾的变幻中看到了……啊!”
Hodness突然一把拉过了Broadcast,随后马上向后跳去。
“砰”
“咳……”Broadcast勉强在翻滚中支撑住了身体,并向前望去,借着月光,她发现不知何时她们站立的地方突然插入了两只如墨般的触手,触手蠕动着,似乎想从坑中脱出,“这是?”
“恐怕是遇到麻烦了,现在也只能得出它可以通过一些震动来感知猎物方位,”Hodness捡起了一些枯枝“不过……还得确认一下。”说完,她便朝着左前方和右前方甩出一些枯枝,伴随着枯枝插入泥土的声音,几声重物撞击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总之趁现在……跑!”Hodness突然喊道并向后拉过Broadcast的手开始飞奔……


MrPasserbyMrPasserby
月光,只是白色。然后是阴影,黑,一片的黑。

白色的是小城,黑色的是小城。北方、南方、东方、西方,界限分明的是黑白,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灰色若是一出现便会遭到黑白双方的蚕食,被瓜分殆尽吧。

黑色的西服在小城内的黑色徘徊。黑色惧怕白色。黑色决不可在白色中出现,白色不允许黑色的存在,正如黑色不允许白色继续扩散一样——

黑色与白色针锋相对。

白色的衬衫在小城内的白色游弋。找出徘徊的黑色,这便是白色的使命之一。黑色在东城区,白色如此想到,东城区是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是黑色的乐园。

那西边呢?,白色警服对白色衬衫发问道,西边怎样,月光普照之地。

有了白色才有黑色,白色衬衫回答,黑与白针锋相对,而又相互依存。

白色警服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白色衬衫继续向着更东边行进。

棕色的布衣探出窗户查看黑与白。棕色布衣什么都没有理解——坦白来说,黑与白就只是黑与白,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

愚蠢的棕色,黑色西服与白色衬衫都这么想。

不过黑与白就确实只是黑与白而已,也就只能是黑与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棕色的确是出现在黑与白之上。从这点意义上来说谁都没有错。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