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评分: +1+x

“我们到站了,罗伊。”

肩头传来轻轻的触感,瑞秋轻柔的声音将我从宁静的睡梦中唤醒。张开双眼,从一体式车窗中的景色让我怀疑我是不是穿越到了中世纪,与睁开眼之前的最后记忆大相径庭。

嘛,毕竟这几天为了收拾东西实在是太累了,一上车就睡着了——

揉了揉眼睛,从架子上将所有的行李搬下来,挽起瑞秋的手臂,走下列车。

走下列车,蓝天,白云,清新的空气,将残留的瞌睡虫扫走。像少女纤纤细手般柔和的微风拂过我的脸颊,也将身旁瑞秋鬓角未绑起来的几缕散发轻轻扬起,在我的眼前漂浮,乌黑的发被柔和的阳光染上浅金色。

真是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象啊。

上一次这么放松,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啦?

……确实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不过,看上去,我们以后的日子都可以比较放松的度过了吧……希望其他人也是如此——如果一切能够按照预想进行下去的话。

顺着人流,我们下了月台,走出了大厅,坐上了一辆等着拉客的出租车,而目的地嘛——

“师傅,请带我们去南城区门卫室。”

去见个老熟人吧。

路途并不算遥远,在我失去对窗外景物的兴趣然后睡着前就已经到了。在确认把所有的行李都拿下来后,我和瑞秋顺着标识走向门卫室。

“叩叩——”

“请问门外的是哪位?”

“罗伊·莱肯和杰莉珂·莱肯。我们受马帕斯比·格林的邀请上门拜访。”

“好的,瑞沃露什明白了,请进。”

铁门轻轻打开,一名穿着……女仆装,对,穿着女仆装的小姑娘正站在门后,对着我们做了一个优雅的提裙礼。随后她转身,伸出手示意让我们跟着她。穿过几个门后,我们在一个小房间前停下来,门里传来了二胡的声音。那个自称为瑞沃露什的小姑娘示意稍等,随后转身轻轻扣门,整套动作文雅又流畅,而且很可爱——绝对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琴声听了下来,一个少女的声音从中传来,再门里门外二人简洁的询问与回答后,刚才紧闭的门被里面的人打开,一个穿着绿色军大衣的高个子少女走了出来。

“啊,罗伊,你来了。旁边这位是……哦,杰莉珂,初次见面,你好,罗伊之前向我介绍过你,很幸运你们能在生命中遇见对方。哦,叫我老马就好,如果觉得不合适也可以叫我格林。”

“很高兴认识你,额……老马。以后请多多指教。”一直站在我身侧的瑞秋向前跨出一步,柔和的握住老马伸出来的手,带着柔和的微笑回复了她。

在短暂的自我介绍和寒暄之后,老马像是终于想起来我们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啊,罗伊,这是南城区的地图,一些重要的地点,比如警察局,还有我帮你们租好的房子——虽然不算大,但至少环境宁静干净些,”老马从军大衣的内袋里拿出了一个装在纸包里的地图与一串造型古雅的钥匙放在我的手上,看向我俩的眼神里带着一种前辈的柔和,“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真是麻烦你了,老马!”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感激之情,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抱住了老马——还像很久之前那样。

“让您费心了,老马。”在我松开老马后,瑞秋也上前主动握住了老马的手表示感激。

“啊,没关系,没关系……哦,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准备一下去收拾收拾房子了——啊,让綦玊帮你们一起收拾吧。”老马轻轻拍了拍身旁小姑娘的肩膀。

“瑞沃露什明白。”綦玊轻轻点头,做了个提裙礼,然后走到我们身旁拎起来两个箱子,“先生,小姐,请。”

在门卫室外,静静地等待出租车,站在我们两个人身前,温和的风时不时刮来,将她银白色的散长发刮乱,但她还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这孩子,头发都乱了……我帮你整理下头发吧。”

瑞秋从挎包里取出来一支小梳子,轻俯下身子,另一只手托起綦玊修长浓密的银发,另一只手用梳子轻轻的将杂乱的银丝重新整理进洁白的瀑布里。很快,四处散乱的头发都服服帖帖的拢到背后。

“好啦~”瑞秋直起身子,带着轻快的语气轻轻搓了搓綦玊的头顶,“好软啊……

不过綦玊没有啥特别的反应,还是静静地看向某个方向。

“嗯?嗯……呼呼~”看着没什么反应的綦玊,瑞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轻轻将身子贴了上去,将綦玊搂进怀里,放在头上的手继续Rua着綦玊的头发,然后是戳脸颊,揉脸蛋。

“姆姆……”綦玊发出了很可爱的声音……

这孩子好可爱啊……”这时候的瑞秋已经将下巴倚到綦玊的头顶上,像个孩子一样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晃着脑袋,嘴里轻声哼着轻快的曲子。

“滴滴——”出租车终于来了,我们也要离开了。

“咔郎,”綦玊将箱子的拉杆抽出来,走向出租车的后备箱。

“啊——梦境结束了……”因为綦玊突然往前走,瑞秋一个没站稳踉跄了一下,然后嘟着嘴巴走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将行李搬上了车。

“师傅,去这个地方。”我往驾驶位上探着身子,给司机指了指地图上标记好的地点,然后坐回到座位上。

像洋娃娃一样,真可爱啊。”身旁,瑞秋正像玩着洋娃娃的小姑娘一样揉着綦玊的小脑瓜——说实话,我也有点想摸摸这孩子。

“啊,瑞秋,让我抱着綦玊吧,你歇会儿,别累着了。”

“哦,好吧。”瑞秋像抱猫一样将綦玊放到了我的腿上,而綦玊歪着头打量着我。
轻轻将手放在綦玊的头顶,丝绸般柔软的触感,从手掌间传来,缓缓地转动手掌,柔软,柔软,还是柔软——

“好可爱啊——”

我不由得感叹道,随后不由自主的加大了Rua綦玊脑袋的力度。

“唔……唔……”綦玊发出了可爱的声音。

“姆……”这是瑞秋发出的声音。

罗伊?

我的肩膀突然被柔软又温暖的东西盖住,回过头去,鼻子埋进了泛着清香的头发里。

我也想嘛……

脸上平静的像是刚刚入睡的孩童,刘海下玫红色的眸子轻轻地闭上,瓷器般洁白的脸颊上泛起了两朵红晕。

——RUA——

将手从瑞秋头后绕过去,再轻轻揉捏着瑞秋肉鼓鼓的脸颊——软乎乎的,手感很棒,还传来了“唔诶”的声音。

脖子里传来了毛茸茸的触感,身子也被温柔的抱住。

将头倚在瑞秋的脑袋上,食指勾弄着她的下巴。

嗯?”身前的綦玊隐约发出了好奇的声音,脖子另一侧里也传来了毛茸茸的触感,在车窗反射的画面里,綦玊歪着头看着我们二人,随后又转头看向了另一侧窗外。


一段时间后

我们到了老马在地图上标出来的小区,兜兜转转找到对应的单元楼,又花了不少时间将东西在新房子里收拾整齐——那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一个起居室,一个杂物间作用的书房,房子隔音很好——所以我能吹我的口琴了,或许还能学学别的乐器。

时候也不早了,该去吃午饭了。

“今天中午有没有想吃点啥?”

“先逛逛看,了解一下这里的饮食习惯吧——”

“咔郎——”

身前的井盖突然毫无征兆的打开,随后是一双黑乎乎的手把住井沿,仔细一看,好像原来是白手套。

这景象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我和瑞秋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奇景,但是身旁的所有人都还在干着自己的事情,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包括綦玊,她仍在往小区门口的方向走去。

井里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随后是两只细长的手臂与一个戴着矿灯头盔,胡子拉碴的脸,他的身后背着一个帆布双肩包,上面系着一把小折叠铲。

他站在我的身前,打了个响指,随后便换上了一身干净的便装。

这一切让我目瞪口呆——真正的,目瞪,口呆。

“你好啊,今天的阳光可真是灿烂!是个去郊游的好日子——”他做了个标准的绅士礼,热情地与我攀谈,但突然停了下来。

“您二位是新来的吧,”他微微笑着,接着张开双臂,大声高呼,“欢迎来到小城!欢迎来到这个神奇的世界!您可能需要些时间来适应这个神奇的世界,不过,您一定会爱上这里的!再会!”

他说完后,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留下我和瑞秋在原地消化着刚才见到的一切。

啊,确实需要些时间来适应这里啊。

“所以说,中午去吃什么?”

“边走边看吧——慢慢适应这里的饮食习惯。”

我挽着瑞秋的手臂,快步跟上前面的綦玊,向地图上标记的饭店走去。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