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半
评分: +11+x

3:27am. 学院图书馆旁的一个路灯上,站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呼啊…终于过来了。”科尔站在昏暗的路灯上。

夜晚的小城景色是如此飘渺,能感受到的,只有那路灯散发出来的比这月光还要飘渺的,但同时比月光更要温柔的淡淡幽光。

“哈啊!…..又….又是这种感觉….明明好像要想起什么东西来了却又….忘记了。”科尔捂着头抱怨.

”啧…烦躁…算了…赶快进去吧…好不容易能摆脱那俩家伙跑出来闲逛,这样的机会怎么能浪费。”说罢,科尔跳下路灯,往图书馆大门门口走去。


稍早之前

1:54am.

“哇啊~…”

科尔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科尔环顾着四周,昏暗的客厅里没有一点亮光,也没有阳光从窗户外渗透进来。

”等等…这个情况…该不会是…“

"1:55"

啊原来是下午了呀,今天好多云呢一点太阳都没有

”1….1点…我还是继续睡吧”说完,便又倒了下去。


一小会后

“….烦躁”

科尔坐在沙发上,很显然,她又没睡着。

“….怎么办….睡不着了….又只能去路灯上呆着了吗。。”

科尔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随后陷入了沉思。

“我可是魔王啊。。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

“嗯….?….说起来…“她抬起了头,“我既然是魔王的话。。图书馆里会不会记载关于我的事?”

“哼…反正没事干…去看看吧。”科尔站了起来,踮起脚走向卫生间。

一会后科尔便走了出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穿上了黑色的风衣,绑上了马尾。

踮着脚走到门口,看着靠着墙就寝的卡尔森和躺在鞋柜里的卡尔顿,“这次就不带他们了吧,嘿嘿,你魔王大人总得有点私人时间。”

拿出卡尔顿旁边的另一双运动鞋穿上“哟西,出发。”科尔戴上帽子,走出房间关上门,开始向学院走去。

“这鞋子穿起来怎么这么难受啊,什么牌子的…奈克?什么鬼牌子,啊不管了走吧。”


3:28am.
“大门是…锁的….我忘了这茬了….”因为前阵子的一些破事,学院里的图书馆目前一直处于闭馆状态,要进入的话必然要用些其他手段了,不过对于毫无准备就跑出来的科尔来说,稍微困难了点。

“啊啊啊啊…这下咋办,我来都来了你要我中途回去这是肯定不可能的了…那么….”一遍嘀咕着一遍走到了图书馆的右侧。图书馆的右边只有一条窄窄的过道,而另一侧就是围墙。科尔站在拐角向内看去,过道的尽头是一片草地,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几只游于花丛中的萤火虫。

“唔…什么都没有…那…窗户…呢?“科尔抬起头,数个玻璃阁窗排列在墙上,而这之中,有一个窗户上面却有着明显的破洞。“那是?”科尔走上前,往上一跳便踩在了窗户边缘。破洞很大,占据了大半个窗户,像是失足少女不小心撞破的一样,刚刚好是能允许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人穿过去,玻璃的尖端上都有一层薄薄的灰,这个洞应该是不久之前造成的,“这是紧急逃生通道还是备用入口?…算了不管了,既然有人这么好心给我开了个洞的话…”

“嘿欸”科尔穿过破洞 ,从墙上跳了下来。“欸…我刚刚是不是有话没说完?啊算了不管那么多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进来啦。”

图书馆比想象中的还要安静,没有灯火,只有透过玻璃射进房间的几道淡淡月光,一道道高耸而整齐的黑影立在房间的正中央,那些是书架,看上去比想象中的更要有年代感,上面整齐码放着一排排各色封皮的书。

”等下…这…这么多….我该怎么找我要的东西。。”

“….啊啊不管了,一排排看过去吧。“科尔慢步走到一排书架底下,抬着头看着多到令她反胃的书籍,“没…没事…反正夜还很长…”

科尔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明亮的白光从手电筒里照射出来,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夜色与陈旧书籍相交的平衡。

“小城的由来…白鲸…还有坍塌…没听过…也不是我要的……”手电筒光线的白色圆圈照射在一本本书籍上。“《这个世界本不应该再有魔法》…奇怪的东西,蛮薄的,还有什么…《雪之主讼歌》挖藕,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但应该跟我没啥关系……”

科尔转过头,看向另一排书架,面对如山高如雨多的书籍,她又着急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这么多要找多久啊……虽然说图书馆貌似近期是不会开放的了但…万一我真找了一天,雨辰姐姐一天没见到我,会不会着急啊…这还是一天…万一真的呆了好几天的话那她…”

着急的发牢骚的科尔突然把目光焦距在了手电筒的白光所照射的位置上,她镇定下来,抬着头看着被照射的那本书,一点一点读出了印在背后的书名。

“《列王之境》?”


跟其他书籍不一样,这种平淡无奇的书名,毫无特点的外包装,却像是散发着什么奇妙的魔力一般吸引着科尔。就好像有人送你一个不明品牌的巧克力,你即便不知道它是杂牌的还是正版的,没有尝过它的味道,但却依然想接过打开尝尝一样

科尔转身离开,搬了个梯子回来爬了上去,”让我看看嗷…在哪里来着的…啊找到了,列王之境。“

科尔翻开书,手电筒照向被翻开的羊皮纸,附在书籍上的尘埃也因此飞散在空中,在灯光的照射下若隐若现。

“空的?!这一页呢…也是空的?不对,这像是被撕掉了的,后面呢?啊有字了…”

“全都是模糊不清的东西…能看清的…好像就这些了…”

它高人一等,广盖千居

它即为被支配者又是反叛者

它知晓着头戴冠者终成王

此为恶人长眠之地

腐首成尘

它宛如在做白日梦一般,连自己的悲伤都觉得模糊不清

它试着在黑暗中不断扩展的风景中祈祷着自己能清醒过来

它在天命之轮停止转动的那一刻起自封为王,却因此被自己选择的颜色涂饰的世界囚禁了自身

帽子 王冠 齿轮

“看不懂…还有别的吗……….好像不是看不清就是被撕掉了,或者直接是空白的,很怪欸这本书…啊有了,最后一页这里…是…”

看清你的现实,否则稍不注意就会和梦境混淆——列王之境

“这又在讲什么…基本上都是摸不着头脑的东西…”科尔失望的合上书,准备将书放回去时发现,原本的空位被一团黑色的东西填满了。

“这…这什么啊”一脸惊恐的科尔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团完全漆黑的物质,即便在灯光的照射下也是完全漆黑的一片。

“噫…恶心…这什么东西啊…什么时候上去的…”盯着这团黑色的物质,科尔吞了吞口水,“这个图书馆我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了…”她心想。

“我想…回家…”科尔慢慢地,试探性的用那本书碰了碰那块物质,想试着能不能将书硬塞回去。书本触碰到它时发出了粘稠的声音,科尔下意识的将手往后缩,黑色的物质沾粘在书的一侧,拉扯出了长长的细丝她越往后拉越能感受到明显的拉扯感。

“黏…黏住了…别吧…”突然那块黑色的物质中伸出细长的黑色触手绑住了那本书,使劲地想将其夺回。“什么…这算什么啊这…作弊啊!…”科尔越是使劲地拉扯,它就伸出越多的触手缠住书本。

“真的是…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我总感觉把书给你放回去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啊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别怪我作弊了。”

科尔空出一只手,伸向书架,一个散发着淡蓝色幽光的方形的像是魔法阵一样的东西被“画”在了书架上,随后,“poom!”的一声,一个震荡波从这个法阵里“发射”了出来,巨大的推力将科尔往后推去,而那本书也随着科尔从黑色的触手里逃脱了出来。

“漂亮!”

“…欸等等…等等前面是书架!”科尔转过头来,才想起来自己的身后是一大排书架,她便随即又念写出了一个法阵在自己的预测着陆点上。

又是一声,这次是科尔重重的撞在了自己放的法阵上面,摔倒了地上,晕了过去。


6:██am.

清晨的阳光借着彩色的阁窗玻璃再次造访了昏暗的图书馆,碎光班照射在科尔脸上,唤醒了她。

她扶起身子坐了起来,揉着眼睛,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是…哪来着…”

“啊!…这是图书馆来着,欸等等我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进来的我从哪进来的?!”

她扶着旁边的书架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脚下有一本书,便弯下腰捡了起来。

“列王…啊我想起来了!等下现在几点来着,不对现在是什么时候?!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啊啊啊啊啊先想办法出去吧…”科尔走到进门口旁的小书桌旁边,看着大门“我记得…这两天闭馆对吧…那我是从….”她又走到一旁,看着墙壁上面那个有着大洞的窗户“啊~我是从窗户进来的啊,好了好了,走吧。”科尔将书放进口袋,走到墙边一跳便跳了出去。

直到最后科尔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书架上的那个地方,那团黑色的物质不知何时早已消失无踪。

站在来时的路灯上远眺,清晨的小城还是与往常一样,永远半阴半晴的天空,和谐的微风,来来往往的奇怪的人们。

她总是喜欢站在附近没人的路灯上眺望,要问为什么的话,可能只是喜欢这个高度的视角和环境吧,而只有随处可见的路灯刚好能满足她的这种奇怪的癖好。

“嘿…什么嘛原来还是一点没变啊,这座城。”

高人一等,广盖千居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