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
评分: +8+x

“于是在后来,小城的住民们召集最合适的人选,组建了那支小有名气的探险队。

所有成员都由意识体组成,这支不存在的探险队并不惧怕小城边缘的恐怖。空间的剧烈扰动与现实的扭曲,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小小的隆起而已。于是,他们怀着小城居民的自大与渺小,沿着西部沙漠开始,不断走向世界的边缘。而恰巧是这次远征证明了“边缘”这个称呼本身就是错误的,一个延续了千年的谬误。在出发时,他们亦认为自己的确在沿着沙漠在往“前”走。

他们错了。

最初有一位探险队员发现了他们脚下黄沙的变化——似乎沙漠本身开始变得更加稀疏,变成一滩流动的沙海。那些沙漠里有砂岩砌成的断壁残垣,化成沙海中的珊瑚礁。逐渐遮蔽天日。遥远地,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感知到了所谓“世界的边缘”。

那是一个不断旋转的,现实的涡流。十一维的时间与空间被扭曲,以永不停歇的,令人恐惧的方式相互缠绕,折叠。

他们惊愕地发现自己来到了四个界限的交界点。以边缘的罅隙为中心,一切孕育而出。

第一象限——又名北境森林。从边缘的虚空中近乎疯狂地生长出盘虬纠缠的枝干与枝条。淤积的植物组织顷刻间被流淌的泥土覆盖,白骨附上蠕动的血肉,先是微微抽搐,接着展翅翱翔到无尽的彼方。倒垂生长的巨木将根系扎进过去,贪婪地吞噬着名为“存在性”的营养。森林尽头,一切无机的灰烬凝聚成为逆熵,称为“生命”的,宇宙的奇迹。

第二象限——又名西境沙漠。世界被掩盖上沙土的黄色,不知从哪个现实抽出的无尽黄沙喷薄而出,将涡流的这一部分也变成永不停歇的沙尘暴。高耸入云的宏伟宫殿从空间的裂隙中被吐出,时间被霎时剥离,宏伟的楼阁顷刻间坍塌,王朝陨落。时间在沙漠中变得毫无意义,正如那支未曾存在过的探险队所经历的一样。

第三象限——又名南境雪原。在绝对零度下一切运动被停止,空气生长为巨大的冰山,向远方隆隆前行,逐渐飘散为冲上云霄的雪花。从未融化过永久冻土在静止中生长,倒吊的雪山上寒潮飘荡。这一切美丽而怪异的雪景,都被封存在了静止的时间里。雪花在静止中飘荡,飞舞,纷纷而下。

第四象限——又名东境海洋。无尽的滚滚海水汇聚成奔腾的水流由时空的裂缝中奔走开来。一开始,那水流仿佛有意识般,自我组织,交汇成流水的圆舞曲。但在顷刻之后一切的秩序都被打破,优雅的水流腐败扩散为最为可怖的海啸。海床深不见底,深渊中蠕行潜伏着万千没有名字,亦从未存在过的神。在海洋的源头一切组织性被打破。汹涌的水流足以将行星的核心撕裂,吞没。

于是他们明白——小城的边缘是小城的核心,而小城的核心只是它的表面。

如今我们知道,小城的“表面”与“外部”远比它的核心要小。它狭小的边缘地带,即为小城的市中心,被这个宇宙广袤的中心所包裹。因此,当那支探险队走向沙漠的边境,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前进。

而是在任由自己被吞进小城的中心。

但除了解明小城的结构之外,那支不存在的探险队还发现了其他的现象,其他的东西。

曾有人说过,在过于庞大的尺度差异面前,一粒尘土也便成为一个世界。他们发现,由小城核心吐出的物质与法则,其本身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循环,仿佛被看不见的血管运输,在罅隙的表面奔腾。小城吞尽物质,又在漫长的旅程中将它们分解、消化成为更加稳定的形态。小城本身,也看起来没那么像一个毫无生机的陷坑了。

于是便有了一个猜想。小城,就仿佛存在着自己的生命一样——在时间与空间的荒原与深渊中遨游。而小城的核心,则是它吞尽一切的口。

在它的外壳上生活,如草芥般的我们建立起自己的城郭。

而那只在深渊中浮游,直至现实尽头的白鲸,今天也将继续漂流下去。”

————节选自《关于小城由来的猜想》,S.H.著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