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后,雨声依旧
评分: +5+x

Carlie静静地站在一栋木屋的窗外,看着屋子里十五年前的自己轻轻地转动着手中的竹筒,竹筒中隐隐约约传出沙子流动的“沙沙”的声音。她喜欢这种如同雨声一般的乐音,那是一种能让人褪去焦躁的声音。“吱呀”一声,女孩身后的木门应声打开,传来了一位老人愠怒的叫喊声:“嘿,Carlie!又来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女孩兴奋地将手中的竹筒拿给祖父看,说:“祖父,你看我自己做的的雨声器怎么样啊?”

窗外的Carlie轻轻摇了摇头。正如她记忆里的情景,祖父拿过竹筒,粗略地瞟了一眼。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件乐器做得的确简陋,发出的也并不是“沙沙”的雨声,而更像是雨滴砸在屋檐上的滴滴答答。他随手把它扔在一旁,本就不甚结实的竹筒顿时被摔得裂了一道长缝,窗玻璃上映出屋内点点的烛光,也倒映出窗外Carlie意料之内的失落。望着女孩失望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Carlie轻叹一声。

祖父不是一位音乐家,他只是喜欢砍下屋后的竹子做出各种各样的乐器。Carlie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喜欢那一根长长的竹筒,里面填上沙子或其他东西,转动的时候就能听到雨滴落下的声音;祖父称之为“雨声器”。Carlie儿时一直不明白的是,如此简单的原理和构造,为何祖父能将它做得如此精致——那精心打磨过的竹子外壳,还有那似乎能够治愈一切坏心情的乐声,是童年时的Carlie日思夜想的。但无论Carlie怎么央求,祖父总不肯让她学着做乐器;可能是因为祖父认为她“还不够”吧。在她的印象里,祖父是不会笑的。他也不常与家人说话,而是将毕生的时间几乎都花费在四维空间中。Carlie默默地伫立在窗外,一句话都没有说,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是她与祖父的最后一次对话——十五年前的那一天夜里,祖父走进了四维空间,就再也没有走出来。Carlie重温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心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屋内,女孩小心翼翼地捡起竹筒,一言不发地走出了祖父的房间。Carlie知道她要去哪里。她目送着十五年前的自己把破碎的雨声器丢到了竹林里,然后跑了回去。她一次也没有回头。暗淡的竹林吞没了破碎竹筒的轮廓,散落的沙石已经与泥土融为一体。远山上撑着不落的残阳已不再如血一般殷红,渐渐地隐匿在云层之后。夕阳映照下的,是时空旅行者和她的曾经。

Carlie静静地伫立在竹林边,等待女孩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她快步走进黑色的竹林,看到了——一根小小的竹筒躺在地上,竹筒表面粗糙地泛起月光般银白色的光泽,那是令人心痛的白。她轻轻伸出左手捡起了那根竹筒,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她默默地转身,看到夜幕下的竹林边缘现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琥珀色的瞳孔蓦然间放大;祖父马上就要离开了。

她跑到林子边,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越来越近,看到十五年前的祖父用手在空中画出一扇门的形状。她勉强说出话来,却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已经被压抑的情感弄得沙哑:“祖父……请您不要走。”

祖父闻言,像触电一样转过身来。他盯着对方琥珀色的眼睛,微微表现出惊讶,但又迅速地恢复了往日的威严:“Carlie,你回来了,但是不要告诉我将会发生的事情。记住了,我们是时空旅行者,不是预言家!”

Carlie垂下眼神。她从口袋中拿出她的雨声器,对祖父说:“那,请您带上这个吧。”

祖父看到雨声器的一瞬间,Carlie观察到了祖父脸上细微的变化。嘴角轻轻的抽动——暗含着喜悦与内疚,只持续了不到十分之一秒,但是Carlie没有错过。刹那之间,Carlie明白,自己这一趟时间旅行不是无谓的。她目送着这个让她误会了二十三年的人走进四维空间,眼泪终于夺眶而出。目光所及之处,万物都变得暗淡了下去,那是她多年以来从未体会过的悲伤。

泪眼朦胧之中,她想起了自己曾经在祖父离开后寻找着祖父做过的乐器,可唯独没有找到那一根竹筒。回望木屋,它却仍安详的躺在祖父的书桌旁。

Carlie终于顿悟了。

她用意念控制着雨声器飞出了窗子,飞到了她的手上。她的目光轻轻地掠过乐器光滑精致的表面,感受着它沉甸甸的分量。她捧着雨声器,透过泪帘看到周围的竹林和房屋全部化成了虚无的蓝色光晕——她已经彻底离开了她改变不了的曾经。片刻之后,Carlie已经站在小城的街道上,却听到了熟悉的令人窒息的声音——

她以前从来没有想到,小城里也是会下雨的。

Carlie站在雨中,仔细地聆听着久违的雨声。她把手中的雨声器轻轻地翻转过来,那“沙沙”的声音与雨声几乎完美地融为了一体。她想起了记忆中祖父的面容,再一次将雨声器翻转过来。这一次,她看见竹筒的底部刻着几行中文,那是极其整齐的小楷字。她轻轻地读着: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
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

Carlie闭上眼睛,倾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那是经历了十五年的岁月之后,依旧留存在她记忆里的声音。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