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
评分: +1+x

威尔斯疲软地被丢进囚室,脑袋砸在地上,他太累了。

每天高强度地折磨,没有太阳。
亦不见天日。

还得听着威廉被电击时的惨叫。

他翻了个身让自己可以躺着,他甚至腾不出多少力气来挪动盖在自己身上那肌肉近乎萎缩的臂膀。

他妄自菲薄地笑笑,猜想着某个家伙死前的模样。
如果事情如他所料,那么那家伙现在也大概早嗝屁了。
那家伙身上的危险性可比带着的价值要高上几十万倍;不像他自己,还属于是可控,还有着可以牵制的方法。

可他们永远别想掌控一个疯子。

他虚弱地闭上眼,怀疑着自己为什么最近总是开始想起那个家伙,或者说……
开始理解那个家伙。

以前,他或许懂,但他始终无法彻底理解Soil那家伙为什么一直摆着一副随时会抛弃同伴的臭脾气,骨子里却又无比照顾他们的原因。
现在,他明白一些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威廉或许也不会被一起带过来。
这个可怜的丫头,她肯定吃了不少苦。

TI█靠着自己的能力或许还可以在城里苟且一段时间,只要注意避开机器人就行。
否则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时刻准备把哺育的雏鸟丢出窝吗?
你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才会这么做啊。


“威尔斯先生是吗?”一个听起来相当细微的声音传到了威尔斯脑中,这个声音很轻,因为他只有一只耳朵听到了这个声音。

“谁…?”威尔斯睁开眼,吟道。他已经失去了过多的力量来反应,光是简单点哼声都在带走他体内残留无几的水分。

“我是卡尔顿,你应该记得。现在与你对话的是我尽力从封锁中以微观粒子渗透出的少许单位组成的分身。”

威尔斯没有回答,他闭上眼,又动了动眼皮,示意继续说。

“墨瑟长老和Ayrde先生要来营救我们。”

威尔斯还是没有回答,但是明显有了一声更重的呼吸,随后又变成了刚才一样的“尸体”。

沉默了一会后,他还是开口了,声音很哑:“没用的……那群改造人甚至可以一巴掌把我走天上拍下来…周围也有专门反制魔法用的魔能剥削力场,也真是多亏了那个家伙的技术,啧……更别说那两个…怪物,得知了消息后他们会第一时间赶来这里,到时候,咳咳……”威尔斯无声地咳了两声,似乎在安抚干燥的呼吸道,“我们都得完。现在挺好,起码我们都活着,科尔也活着,威廉也是……”

“……这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件事。”威尔斯明显听出了卡尔顿犹豫了,“威廉小姐她,已经死了。”
“你一直听到的是他们的录音。”

威尔斯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瞪的老大,他的呼吸变得十分粗重,他的血压正在急剧攀升,血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上眼球;但他也只能做到这些,随即他的眼神就开始涣散,紧接着就在高血压与低血糖的联合作用下晕了过去。

囚室的门被打开了,医疗机器人开始了治疗。
道尔顿的分身也及时隐藏了起来,哪怕只是通过微观粒子组成的细小分身,如果被发现了,他的主人科尔也绝不会好受。

“活下去吧。”
道尔顿在离开前,对着尚且还有一丝意识的威尔斯说道。



“她还好吗?”隆巴顿担忧看了一眼卧床的小女孩,跟着欧米伽去了隔壁的武器室。

“她还死不掉,在她解开自己的心结前,她是绝不会让自己死的。”欧米伽说着,从工作台上打开了一个长盒,从里面拿出几件装备,“因为失去了『立方体』的供能与动力装甲的保护,你得万般小心;不过他们应该也没有什么能量武器,所以我刚在你手臂上装的迎击腕炮足够应对,这东西可以自动分解高速靠近的无机物,当心飞弹与榴弹就够了。这把是L3D-镭射灯,你应该还记得怎么用;这两把冲锋枪装载了通用弹药模块,可以适用所有中小口径的弹药;还有这个,”欧米伽从脑侧的发丝中拔出一个U盘,放在隆巴顿的手中,“这里面是我的一个副本,配合你脑中的机械植入物可以作为临时协控AI。同时根据我的推算,你大概率可以在那个地方的军事武装部或者尖端科技研究部找到你的动力装甲,它应该和『晶体管』还有科莱丽塔保存在同一个地方,这个密钥接入后可以篡改老一套的系统并植入我的新系统以解除内部的锁定,记得在路上顺便绑一个拥有高等权限的家伙,这里面是你以前的装甲的设计图,让他根据现结构来改造。”
“做回曾经那个在战场上绝对的存在吧”。

“是。”隆巴顿的回答坚决果断。

倘若前路是深邃的黑暗,
也有人早已为他点亮提灯,让他得以举灯前行。

找到研究数据,传回
让欧米伽来制定针对性的战术
最后,活着回来

“她要醒了…”欧米伽说着,站起身往回走。

隆巴顿跟在身后,但就在那个小女孩朦胧的眼神要扫视到他时,他将自己隐入了黑暗。
他没有做多逗留,在确认了Stocking没有生命危险后,迅速离开了。

最后,活着回来
##日志系统修正完成##
找到她,带她一起回来。



三名机械警卫站在屏障外,他们手里的都是真枪实弹,就连腕部的电击枪上都额外附着多功能的震爆器。

他们身后的是针对少许犯人特制的特殊牢房,居住环境较其他牢房更好,但半透明的屏障狱门让内部的场景尽收眼底,不包含丝毫隐私。

对病人来说,隐私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威尔斯躺在床上,他好久没有躺过这么舒服的床了,也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他睡得很舒服,胸口轻微地起伏着,就连一声不和谐的呼声都没有。
他太累了。


威廉的死在某些层面上对他而言是解脱。
他不必再时刻担忧威廉的死活,这让他释然了许多,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但等他自己意识到这件事时,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评判眼前镜子中这个自私的混蛋。


威尔斯醒的时候,他哭了,嚎啕大哭
酣畅淋漓地大哭
哭到这个可怜的男人流光了泪。


他一拳砸碎眼前的玻璃,扣出一块碎片,想要扎向自己的喉颈。
被镜片划伤的手指停在前方,他停住了,电击枪的飞镖勾到了他的衣服上。

“威尔斯博士……”

“我永远爱你。”

不知是威尔斯的幻听,还是威廉的灵魂所残存的余响制止了他……
也可能是电流致使的肌肉痉挛。


机械护工进来收走了被泪水浸湿的枕头与被子,换上干净的床褥。将犯人的晚餐放在地上,根据记录,这个囚室里的犯人通常不会吃这些东西,放在桌上还容易打翻徒增自己的工作量。

但这次,眼前那个家伙竟然主动接过餐盘吃了起来。

它没有做出反应,它也没有必要做出反应,这里是监狱,不是托儿所。
它只需要保证犯人活着就行,对绝食的犯人注射镇定剂再注射营养液。

它根据犯人的要求又留了两份饭菜,随后跟着推车一起走了出去。
它的任务就是半个小时后再来收那些餐盘。

威尔斯博士
嗯?
你说,如果有一天太阳熄灭了,那你该怎么办
傻家伙,天上的星星——
都是太阳啊



“感觉怎么样?”欧米伽又扫描了一遍素体的数据,“还习惯吗?”

“感觉……”刚经历过意识转移的Stocking抬了抬自己的手,感受着属于自己的新身体,“好怪”

“一下子变高了,不习惯吧。”欧米伽轻笑两声,“我就先保留一定的操作权限吧,以备不时之需。「Halfman」的内置系统已经调整为训练模式了,先习惯起来吧。”


Stocking与新身体的适应速度有点超出了欧米伽的预期,这倒是件意外之喜。

“在意识转移的时候,我顺便把你背包里的内置智能核心与「Halfman」的操作辅助系统整合了一下,确切地说,应该是对接。这一并提升了她的算力与智能程度,她现在已经会说话了。同时…我还发现了先生的一点小小礼物。「P.I.X.A.L」,打个招呼吧。”

“您好,Stocking小姐。”她的背包说话了,先前无论Stocking怎么改进都无法让这玩意开口,现在她会了,“正在与「Halfman」进行数据连接,正在上传行动指标,拟呈操作协助方案……”

“这是…?”

“这就是我说的先生的小小礼物,原本我以为琵克莎的行为数据采集是为了让她可以更好地协助你们工作生活,原来先生早就算到了如今这一步。”

“「P.I.X.A.L」系统的存在就是为了采集你们的行动数据,在使用各项机体时就可以调用这些信息并提供相应的操作辅助。简而言之,你想干的任何事情,现在她都能先一步推算出方案,并相应地去调整机体的各项状态。”

“类神经链接?”

“比那更好,不需要神经元同步的优点就是对使用者的副作用与最基础的机械操作几乎无异。”

“……但这一切也都建立在「P.I.X.A.L」与为我而生的数据库上,如果驾驶员不是我,那这套系统反而会严重妨碍操作。”

“先生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将「Halfman」交给其他人,能驾驶它的只要你们两个。”

“我们…两个……”Stocking侧过头,不知看向何处,“姐姐……”

“……我们会带Panty回来的,相信他吧。”欧米伽安抚地笑着,但随即便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道,“不过如果是有那方面的需要的话…可以找我喔。我对那种事情可比你们两个要得心应手喔。”

“那种事…”Stocking一时语塞,如果她此刻用的是自己的身体,那她现在一定是面色娇羞,满脸通红,“现在就不要说那种事了……”

“不过……谢谢。”


“这就是,他们的最新成果……”
墨瑟和Ayrde看着放在Ayrde手中的子弹,那枚子弹中含有一种由某种蓝白色半透明的水晶构成的弹芯,水晶的颜色淡到有些瘆人,近乎惨白;子弹的构造与物理杀伤效果上则比较类似于达姆弹,但不具备铁皮那么强的韧性与穿透性。

“虽然声称是实验性产物,但已经有了初步发放。我从军械部拿到了一定量的配比,全是装好弹匣的没有散弹,说是为了保护一些特殊警察……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

“让法师拿着可以无效化魔法的武器去对付法师,武器的外壳还是为了保护法师特制的……去他妈的。”

“尽管他们目前已经公布了部分可作用对象,但由于没有关于物质魔法相关的数据,我目前并不清楚其对物质魔法构造的物体有多少影响。不过我也自己做了些实验,我得到的远比我认为的更……超出了我的认知……”
Setrick深吸一口气,说出目前已知的实验结果。
“它会以一种类辐射的方式来吸收周围的魔法能量,如果是接触到目标则会像海绵吸水一样迅速吸收目标内蕴含的魔能,吸干都不为过;会吸收的包括但不限于法师本人,可以接触或穿过并感应其魔能构成的术式,魔导阵,精神碎块,元素媒介,蕴含元素魔力的任何实质,被灵魂魔法影响的物体,被死灵法术所控制的任何东西,但这会解除控制其的死灵法术,蕴含魔力的炼金阵法。同时只需要一点点,它就可以破坏魔导阵导致魔能的流通不畅以此干扰魔法的构筑,后果难以估计。”

“和那个小方块一模一样的特性啊……”Ayrde吐了口气,他先前借那两个原型机碎成渣的核心晶石做了点小试验。虽然不会吸收包裹它的用物质魔法构成的东西,但他也对这东西的构造无能为力。

“还有一件事……”Setrick的耳朵动了动,“如果击中的目标是魔法师,那这枚弹芯基本上是无法取出的。它会滞留在目标体内一直吸收对方体能蕴含的魔力,直到「饱和」,它才会自行消失。”

“「饱和」?”

“是的,在吸收达到了阈值的魔法能量后它就会开始自行消解。如果进行常规手术,弹芯的结构强度也会在吸收少量魔能后变得更加脆弱,基本不可能取出,反而会破碎导致二次创伤;哪怕只是为了取出弹头而进行手术,轻微的碰动也极可能让弹芯碎裂。碎裂后的弹芯更加危险,他会以更快的速度吸收患者体内的魔能。要解决问题只有一个方法。”

“从外部注入魔能让弹芯先行「饱和」并消解,再手术取出弹片是吗。”

“是这样没错,但问题是……很少能有魔法师在弹芯消解前活下来。外界的巨量魔力注入与体内魔力循环的枯竭……”Setrick的目光凝重,尾巴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都表示这很是不妙。

“过于粗暴地抽取或向一个人的体内注入魔力,这很容易伤及魔法师的灵魂……这会让他们灵魂破碎的。”墨瑟也确实可以感觉到Ayrde手中的子弹也正在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魔力,但这一枚子弹的效果对他们来说还是收效甚微。

“但是他们的物理结构强度并不高。”Ayrde回想起那颗破碎的晶石心脏,只是失去平衡系统保护后轻轻一摔就碎成了什么样,看得出来并没有做多少防护。

“是的,这应该也就是为什么这种水晶被用来作为弹芯而不是作为弹头。弹壳和弹头的构造也起到了一定的稳定作用,除非放置在魔力充沛的地方会让他极易『饱和』失效,除此之外他对环境并没有太大要求。”

“必须好好想想应对的策略了……”墨瑟沉吟道。

“还有一件事需要注意。”
Setrick的耳朵竖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异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

“让部队万分小型任何的轻型装甲部队…我之前在北城区看见数量庞大的运输车队,我在边上刻意放出了一点点魔力,不出所料,里面很有可能是大量弹芯的原材料。”

大伙默默听着,Ayrde的眉头皱得却越来越严重。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视线放远一点。”他抬起头,凝重地说。
他想起来原型机体内那些颇为奇妙的结构是在哪里见过了,是欧米伽的数据库。
如果他们真的如他所想的那般学习了Soil的科技的话……
那些对魔特攻兵器应该也在他们的菜单里,他们不可能放过这么系统的针对性歼魔研究资料。

Soil曾经设计过一种特殊高爆弹头,弹头会在高处爆炸并散布弹头中所蕴含的一种特制细屑,散布在空中后的细屑可以有效扰动非接触式的魔能流动,这可以使大部分低阶魔法和基础魔法失效。但这家伙从来没有拿出来过,估计是把项目给砍了。
但现在的情形,让他不得不再次为了这种东西担心起来。

“Avalon,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先生,根据欧米伽提供的现实拟呈算法,可以判断您的想法,是对的。”
Ayrde闭上眼,鼻子长长地呼了口气。
“而且,可能还会有些其他的东西。”
Avalon将一些东西以投射到主人的虹膜上,Ayrde的瞳孔有些颤抖,如果这是真的……

“Ayrde。”墨瑟没有多说,他看得出来伙伴的面色非常不好。
“我得喝点东西冷静冷静。”Ayrde构造出一杯热可可,热可可的水面在他的手里荡着涟漪,他放在嘴边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如果那种东西真的出现……”
“我们必败无疑。”

他又喝了一口,这一次他让热可可在口中滞留了很久方才咽下:“Setrick,你在北城区看到那些运输车是什么时候?”

“两个月前……在此期间也依然有运输车源源不断的开过去。”

“你知道运输车的出发地是哪吗?”

“「喀尔克格研究中心」,也就是『S.T.A.R实验室』中城区旧址。”

“而那些新式子弹是最近才开始分配的。”

“对,弹匣上蚀刻的日期是一个礼拜前。”

“袭击我的两架原型机虽然战力了得,但结构有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看得出来是赶工的产物。他们如此忌惮「我」的存在以至于赶工都要造出对付我的武器……”

“信息部和研究部没有充足的时间改进这些东西,他们很着急,而急了就容易出错。现在交给北城区工厂的蓝图其实很不完善,只有很少的匮魔水晶能成功地被制成弹芯并做成制式弹药。”Ayrde将剩下的热可可一饮而尽,脸上的表情舒缓了些,但心中的焦虑却愈发沉重,“我们还有机会……但总攻必须尽可能提前了,而且没有时间进行佯攻,需要将两次袭击结合成一次。我们的救援也要趁早,尽可能快地为他们提供支援。如果不能抢先一步赶在他们之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如果没有其他事了的话,我挂了。关于总攻和佯攻的事情,我会好好想想……”
“好,到时间再联系。”
“嗯。”

挂断了通讯,Ayrde将手里的子弹碾了个粉碎。
“Ayrde……”
“如果他们真的造了那种东西,最先受苦的……会是安泽,他会是一个完美的受试者。”
“我们会救他出来的。”
“我会的。”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