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评分: +6+x

正午1时,装备店

Ayrde坐在自己的店里,品着一杯热可可。

正午时的东城区比较清静,这也是他难得的休息时间。

但今天似乎与以往不同。

Ayrde看到一个穿着着黑色马甲的男子驻足在自己的店前,打量了一番后推门而入。

“欢迎。”Ayrde懒洋洋地应道。

黑衣男子打量着店里的物品。

“老板,你这里有什么好用的枪械吗?”

“枪械么…”Ayrde手一挥,两个展柜便从墙壁中抽出,浮现在那名男子的面前。

“目前就只有史密斯m29转轮手枪和柯尔特大蟒了。”

“真是有趣的技术。”

黑衣男子打量着两个漂浮的展柜,问道。

“这是利用了反重力装置么?”

Ayrde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我哪有那能耐造出反重力装置,这些展柜下面安装了几百个微型离子发动机,因为太小,所以肉眼不能察觉罢了。”

黑衣男子也跟着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我能验验货么?”

“当然…”

突然,Ayrde听到店门处传来嘈杂的议论声。他连忙转过头,发现店里多了几个拿着砍刀的男人。

“你们是…”Ayrde警觉地微微放低了身体,并从身上抽出了两把折叠刀。

“Ayrde先生,我们只是想让您配合一下我们做一笔大生意,您和我们走就可以了。”

“说清楚你们到底要干什么。”Ayrde冷冷地应道。

“您看,我们并不想动手,但我们总要找些来钱的路子。只要您不反抗,我们保证让您平安的回来。”

这时,Ayrde注意到了为首的人左臂上的纹身,两个英文单词:“Wells Family"

“先生,你先退后,这些人…”

话还未说完,Ayrde便感到勃颈处一阵刺痛,同时意识开始逐渐模糊了起来。

倒地时,他看到了身后穿着黑马甲的男子手中的注射器。


“还以为有多难搞呢,不就是一麻醉针的事。”

“好了,把人带走,这笔生意应改成了。”

“事成之后去喝一杯吧。”


不明时间点,似乎是黄昏

伴随着一阵低吟,Ayrde睁开了眼。

他试图挪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双臂被几根粗大的铁链吊在了墙上,自己则跪坐在地上。

“Ayrde先生,你可算醒了。”

Ayrde循声抬头,看见了先前那个穿着黑马甲的男子。

“…没想到啊,我竟然会被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放倒。”Ayrde冷笑道。“看你们的行装打扮……这事儿怕不是要钱那么简单吧?”

男子掏出了一个银色的打火机反复地把玩着,听到Ayrde的话,他嘴角一抽,淡定的回应道:“我们身上的‘装备’都是党内的标准套,只要加入就会分发的,实际上……我们并不富裕。我们只是想通过您向您的朋友获取一部分财产罢了。”

Ayrde:“???”

你们当我瞎吗?您身上这一套怕是已经够我小店三周的收入了啊!你告诉我这是标配?

我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黑手党?开小店貌似并不能让我发家致富的样子。

Ayrde摇了摇头,冷静了下来。他打量着四周,这里貌似是一座废弃工厂,裸露的混泥土墙壁和生锈的巨大管道随处可见。同时,还有许多穿着黑色外衣的人把守在不同的角落。

“说真的,Ayrde先生,您不该把自己的市民档案写的那么详细的,这让我们的行动变得异常简单。”

男子合上了打火机,微微探过身来。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说道:

“您的市民档案详细地记载了您的能力和行为方式,这太缺乏一名特战队员的基本素养了,您让我们可以精确的制定这次的计划。就目前来说,我们做的很不错。”

“在把您带到这里之前,我们已经取走了您身上的一切武器和设备。当然,我们把它们放在了您的店里,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利用价值。”

“同时,我们在这里布下了黑魔导阵,您就别妄想在这里施展您那诡异的物质魔法了。”

“哦对了,别想着能有警察来救您,小城里能干的那几个警察才不会注意到这件事,而底层警察不敢招惹黑手党的。”

男子收回身去,再次翻开了打火机。

“所以,我们建议您配合我们做完这笔生意,因为您貌似没有希望获救了。”

工厂二楼,一间暗室

Tim坐在一张沙发椅上,通过面前的单向玻璃看着一楼的情形。

“啊——果然混不过去吗,Ayrde那家伙已经开始怀疑起来了。绑票这个理由好像被识破了啊,真是的。”他抓了抓头,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来,要是这次计划失败的话会被老大骂的吧。”

“呵,上次拆穿我时不是挺能说的嘛,怎么?你也不行?”一道尖锐的声音从沙发椅后方传来,随即一道娇小的人影走近,她走到Tim身边,戏谑地看着他。

“卡尔啊,你怎么……嗯?不对,狄克?你人格融合了?”Tim一下子从沙发椅上蹦下来,惊讶地说道。

”啊?噢,你说这个啊。”卡尔露出一个诡异地笑容,随后其脸部开始变幻起来,几秒后一张Tim的脸就出现了。“新掌握的能力,所以说小城真是个好地方啊。”

“哎……走吧走吧,看见这张脸我就烦。”Tim摆了摆手。

卡尔见Tim不再言语,微微笑了笑,化作一团黑影融入了其身后的墙壁。

与此同时,一楼

听过男子的话,Ayrde非但没有沉默,反而鄙夷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们**觉得我,前特战队员兼战术反应小组组长会打不过你们这种垃圾?…哈哈哈哈…”

黑衣男子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一些,抬脚踢在Ayrde的腹部。

“唔呃…”

Ayrde低吟了一声。

“我想你应该清楚现在的情况,你是我们的人质,所以最好给我老实点。”

“你的那些引以为傲的能力和可靠的朋友,他们救不了你。我说过了,你……已经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呵…”Ayrde抬起头来。眼神中充满了戏谑与不屑。

“真是可笑的家伙…”

“你们说的不错,市民档案中详细的记载了我的能力,但那也仅仅是我部分的‘能力’罢了”

“如果你真的以为一个特战队员会蠢到不给自己留后手,那你可真是太低估我了。”

“我也不妨告诉你,你们搜出的那些装备,没有一个是我平时用的,我也从没指望着让它们派上用场。”

“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也不妨用你们练练手。”

“本以为可以交几个朋友,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我也不想动手的。”

话音刚落,Ayrde双手一挣。

啪嗒!

两条铁链被他强行扯断!与此同时,Ayrde前方的空间一阵波动,一道瘆人的红光从虚空之中射出,红光掠过男子的脖颈,随即他便身首异处。

一把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刀刃斩掉了他的头颅!

随着黑衣男子倒地,一旁的人也注意到了这里的异动,纷纷转过身来。

晚了。

Ayrde站了起来,手里握着那把被诅咒的刀刃,一层层血色迷雾缭绕着刃身,在这稍显阴暗的环境下,散发着幽幽的光芒,眼神里充满了对杀戮的渴望。

突然间,那血色长刀的光芒大盛,隐隐照亮了周围的环境,那不是圣光,而是……血光!

“下一个是谁?”

有一人迅速抬起了枪,但还未来得及开火,Ayrde便出现在他面前。

“太慢了。”Ayrde轻声说道。

猩红色泽的刀光穿过那人的身体之后,只剩下了支离破碎的身躯。

“应该再快点。”

Ayrde笑道,随即一脚踢在那人的腹部。刀刃割开了男子的肌肤,彻底将男子切为两半。

鲜血溅出,染红了灰色的墙壁,染红了Ayrde的双眼。

「愤怒」,这是让人陷入疯狂的最佳良药。

其余的人反应过来,纷纷将手里的枪瞄准了他。

砰——砰——

枪响,但没有命中。

不如说,Ayrde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众人一惊,正四下打量时,Ayrde突然出现在了其中一个人身后。

“不要在瞄准的时候…”

一阵阵血红色的刀芒闪过,穿透了那人的身体后又击中了边上的混凝土墙壁,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裂痕。

“…到处乱看啊。”

一颗颗子弹打来,Ayrde连忙躲闪,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一发子弹射中了右肩。

疼痛,极度的疼痛。

“啊…”他低吟了一声,随即闪到一旁的水泥桩后。

“看起来,他们也不全是废物…”

血雾消失,Ayrde双手在空中虚握,手中便多出了两把手枪。

双枪一黑一白,枪管前端纹有细长螺纹、海军陆战队型弹簧底部、经过修改的弹匣卡榫,套筒部分有着明显的凸出。

「混乱的秩序」,这是双枪的名字,隐于黑暗,执行光明。

Ayrde把左右手交叉叠放在胸前,嘴中默念道:

三……

噗——噗——

那是手枪子弹射入水泥柱的声音,周围的黑衣人开始朝着Ayrde缓步接近。

二……

一人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水泥柱,他弓起身子,掏出匕首,脑袋紧贴着柱面。

一。

砰!

一束白光贯穿了水泥柱,也贯穿了那人的脑袋,代表‘撕裂’的法则从天地间凝聚,坐落于那人的尸首之上,瞬间,那人的尸体就化作了一块块碎肉,同时,撕裂的力量从那人的‘尸体’上蔓延开来,朝着周围扩散。

等到周围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三名西装男命丧当场了。

“后退!”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们开始四处逃散,没有丝毫的秩序可言。

Ayrde长舒一口气,左手迅速收枪,黑羽的后坐力太大了,以他的身体素质都有些吃不消。

此时,他已经靠着混乱的人群逃出了工厂。Ayrde神情淡漠,再次举臂,打算一枪结束了这些人的性命。

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枪上,同时,一把袖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到此为止吧。”Tim冷声道。

Ayrde哼了一声,浑然不惧,他右手上的白骨指向了Tim的左胸,黑色的光泽在枪口凝聚。“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气氛变的凝重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异变徒生。

“Ayrde,你在这啊,咦,你不是被人绑了吗,咦,Kim?你也在啊,咦咦咦?难道……”Anzetos从远处跑来,其身后还跟着一名体格强壮的男子。

“算了,这次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吧。”Ayrde放下双枪,后退了几步。

Tim也是收回了袖剑,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没有人发现,Tim的眼睛,一直都盯在那无名男子身上。

”啊~舒坦。“Ayrde闷了一口热可可后,收起Anzetos带来的保温杯。接着便要将双枪收回。

嗡——

一阵诡异的破空声袭来,Ayrde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半人高的透明球体正快速的朝着他们接近,其周围的空间不断地崩碎。Ayrde从其上感受到了庞大的危机。

可是那球体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等到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已经错过了出手的最佳时间。

Ayrde连忙召唤双枪连射,一黑一白两条光线射入球体,仿佛泥牛入海,几秒后就消散了,球体依旧快速地朝着三人接近。

“什么?!”Ayrde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刚才发生的诡异情形。

“退后!”Ayrde怒吼到,猩红的光泽在他的左臂上爆开。随着一刹间的波动,一把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村雨」,被诅咒的刀刃。扭曲万物之法,斩断万千虚实。

右手握在刀柄上,然后拔出。

然,球体在距离村雨刀刃只有一指之距时,突然急剧收缩了起来,只一瞬,变消失的无影无踪。

轰——

Ayrde只觉得身后冲来一道极为巨大的光束,下意识的向一旁闪过,几乎同一刹那,一道白色的雷电轰过了他刚刚站着的地方,射向了站在正前方的Tim。

Tim的嘴角不屑的扬了一下。

没人看到发生了什么,白色的钧雷凭空消失,只剩下站在原地的Tim。

来不及想发生了什么,Ayrde连忙转过身,却看到了跪在地上抱头呻吟的Hamton和撑着剑的Anzetos。

“这是…”Ayrde惊讶的说到,按理说他们站在自己的身后不会受到球体的影响,但貌似…

“是那道雷电…”Anzetos开口了。“Hamton他就突然跪在了地上。接着就是那道雷电。”

“它来的太快了,我也没法多想,只能先劈开再说…”

“Hamton,果然是你啊。”

是Tim。

Ayrde的手再次握住了刀柄。

瞬间,Ayrde已经站在了Tim的面前,刀刃横在Tim的脖颈边。

“是你…”Ayrde的眼里闪着血光,身音低沉的说道。

“是你安排的这次行动,是你想借绑架这个借口来迷惑我,是你引出我的朋友。刚刚在人群中大喊,来让我有机会逃出来的人是你。发射的那发塌缩炮也是你。如果我没猜错,在那群人进到我的店后,坐在街对面观察一切的人还是你…你到底想干么?”说到最后,Ayrde手腕一翻,直接将刀贴在了Tim的脖颈上。

Ayrde眼里闪的寒冷与愤怒似乎要将Tim撕裂,之前那一瞬间的愤怒险些让他失去了理智。可是,他忘了他面对的是谁。

趁着Ayrde还未彻底从愤怒中挣回理智的间隙,Tim抬脚蹬在他的胸口。

轰!!!

Ayrde翻滚着飞了出去,他本能的把刀插在地面上稳住身体。

Tim这一脚几乎是下了死手,硬生生的轰断了Ayrde的三根肋骨。

他借这一脚告诫Ayrde,自己完全有能力碾死他,而他最好乖乖的停手,免得经受更多的皮肉之苦。

剧烈的疼痛感自胸口传来,连带着自己异常清晰的心跳声。

Anzetos这才看清场上的情况,可苦于Hamton还在挣扎,不能出手制止现在的场面。

正在他万分苦恼的时候,Tim走了过来。

Anzetos警觉地竖起了手半剑,但他接着意识到,自己这么做也是无事于补。

Tim径直走到Hamton面前,然后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Hamton勉强睁开了眼,然后对上了Tim的视线。

刹那间,一丝记忆涌进了他黑暗且空洞的脑海中。

小城、黑手党、一次又一次的行动、时间与空间的塌缩…

他来过这里!

Hamton的眼神逐渐清醒,眼底……闪过了另一抹颜色。

“RIM?”

Tim点点头,然后下意识地向一旁闪开。

一道血红的刀光从他的眼前斩过。

Tim心中一惊,然后快速回过头。

Ayrde已经再次站了起来,他的眼神异常的黑暗,嘴角则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知为何,Tim的脑海中闪过了「危险」的信号。

一阵巨大的压迫感传来,Tim下意识地想弹出袖剑,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

Ayrde的右手在空中虚握,一道道灰暗的枷锁自Tim身边浮现,那是「业」对宇宙生灵的限制。

其中最靠近Tim的一条枷锁开始不断虚化,消散。同时,Tim的气势节节攀升,很快就和Arade不相上下。

又是一道枷锁开始了虚化……

然,下一秒,之前消散的那条枷锁重新凝聚,并再次缠绕在了Tim身上。

一切,就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什么?!”Tim本能的想到了Anzetos。“难道是他?”

而Ayrde已经再次抬起了红色的长刀,腥红的血光再次亮起,然后融入了刀锋。

刀尖偏转,这是刺出的前兆。

Tim闭上了自己的眼。

真是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啊…

但预想中的疼痛与窒息并未传来,Tim疑惑的睁眼,发现长刀的刀尖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而Ayrde却没有再用力。

杀戮欲和理智在Ayrde的眼里不断地闪过,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Anzetos!”Ayrde大声吼道:“把我捆住!!!”

“不用你提醒。”

话音未落,Anzetos就已经用藤条牢牢地束缚住了Ayrde,然后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

再次创伤的疼痛感让Ayrde再次产生了强烈的晕厥感,同时,缠绕在Tim身上的锁链崩毁,然后化作了尘土。

Tim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几滴冷汗从他的鬓角流下。

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一瞬间面对的是那个被他一脚轰飞的Ayrde。

这时,Hamton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而Anzetos则也是解开了捆住Ayrde的藤条。

Ayrde摇晃了几下,很快就再次站稳了,眼神中的杀戮欲也淡化成了一丝略带无奈的目光。

“谢了Anze,不然我手里又要摊上一件大事了…”Ayrde略显无力地拍了拍Anzetos的肩膀,之后转过身来面对着Tim和Hamton。

“好吧,我想你也意识到了我在极端情绪下会变成什么模样……但如果你只是为了找到Hamton,大可直接来问我,没必要整这么多没用的。而且我的市民档案里有明确说道不要在任何层面上威胁到我的朋友吧。”

Tim略显不适的拽了拽自己的领带,然后斜着眼说道:“我承认我们在这个事情上有些…过于自信了,但你应该也看得出来,Hamton,他曾是我们中的一员,而我有权力让他回归组织。”

Ayrde抓了抓自己已经十分杂乱的头发,说道:“我没有兴趣知道这些,如果Hamton真的和你们黑手党有过牵连,那这事就和我没有关系了。我没有插手他人事务的习惯,所以你大可直接带他走。”

“都说不打不相识,不如交个朋友吧。”

Ayrde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Tim盯着Ayrde的双眼,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那么就这样吧,对了,这是谢礼。”Ayrde将长刀收回了鞘中,霎时,几道红光闪过,方才死在Ayrde手下的人出现在四周,略显惊慌的四处张望着。

等他们看到Ayrde和Tim、Hamton、Anzetos几人站在一起时,纷纷将手里的枪对准了他。

“把枪放下。”

Tim的声音响起,几个手下疑惑地看着他,说道:“可先生,他…”

“我说放下。”

因为不敢违抗上级的命令,其余的人纷纷把枪放了下来。

“办事不利我就不说什么了,现在给我滚回总部,有时间再处理你们。”

Tim说完,转身看着Ayrde。

“抱歉,这次任务是我策划的,既然你不计较这些,我也就不多说了。至于Hamton的事你大可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的。”

“这样最好。”Anzetos说道,然后拍了拍Ayrde的肩膀。

“你快撑不住了,走吧,我带你回木屋。”

Ayrde无力的点了点头,然后拖着自己的身躯和Anzetos离开了。

Tim看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家伙的过去一定很有意思吧…这件事就这么解决貌似也不错…”

第二天,一间房内
Hamton坐在窗前,双目无神的盯着外面的风景。

“别发呆了,总部来任务了,快收拾收拾,要走了!”

Tim的声音从房门后传出,吓的Hamton立马跳下了窗台,认清来者的身份后,他才松了口气。

稍微正了正身上的西装后,走出了房间……

同时,树屋
“啊!疼疼疼疼疼!!!”一阵阵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声从树屋中传出。

“鬼叫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Setick走下一楼,没好气地说到。

Ayrde放下手中的煎锅,淡定的说道:”嗯,接下来一段时间早饭要你们自己做了。“

……

(完)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