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的反击战
评分: +10+x

城际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代号“行者”的不明威胁性生物于北区分政府辖区边境夏令时3月24日5:00登陆,并突破分政府军队的海防防线,向小城中央政府驻地移动,按照预计路线将于小城中央辖区夏令时3月25日9:45抵达小城中央城区。

宣布启动V级威胁应对措施,所有可调动的武装单位进入待命状态,城际防卫队已开赴交战前线,与“行者”产生交火。

特别宣布,GEV必须在3小时内进入战斗状态。

— Cis Dine,CIPN主管

3.24 9:41



“现在我身处北辖区沿海地带,‘行者’已经向内陆进发,防卫工作不容乐观。北辖区的城镇建筑均遭到了严重破坏,市民现已被临时救援队安置。此次袭击事件总共有近4000名市民丧生,近万人受伤与失踪,沿岸防御工事全部损毁。”

——城际新闻记者 Dicpland报道

最令我们不敢相信的是,这个只会横冲直撞的家伙在后来的战斗中表现出的异常的坚韧与智慧。在苏比里海滩的反击战中,我们的炮火对它完全不起作用,最新装备的150mm破甲型电离子融合弹药没法打穿它的角质外骨骼。相反,它在看到我们的防御工程时,并没有愤怒地冲上来砸烂碉堡,而是抡起一辆冲到它跟前的HVN步兵战车,扔到了我们的指挥部上层装甲中,又让它的弹药舱在那里爆炸。

——海防战役“三月战役”总指挥官 Gonz·Brone


3.24,6:35 第一次城防会议

“让GEV来收拾残局?城防军是有多没用啊……”东区代表叹了口气。

“也看看GEV是不是真的有用,失败的话正好把它撤掉。”南区代表说道,“你看呢?式?”

“GEV就是为此而生的,如果失败了,也应当消失。”式的手盘在下颚前,“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只是第一次而已。”

“不要毁在你的第一次上啊,式。”

“我明白。”

“你的那些所谓装置真的能动?式,你要认真。”散会后,北区代表追上式。

“它们不是废物。”

“你这可是在拿整个城里的人开玩笑啊,你知道为什么开了一个半小时的会,只有最后的十五分钟才说了几句没有意义的话,打发你和你的GEV去收拾这片烂摊子吗?”北区代表有些急躁。

“我明白,你有必要相信GEV。因为城防军已经指望不了了。”


3.24 6:50 紧急备战 同步训练

“所有驾驶员集合。”

“现在开始点名。”N博士拿出平板电脑,“法兰,村田二叶雄,格兰特,凌霜,陈式昭,都到了。”

“是的!”

“开始训练,进入驾驶舱。”

五根柱体被吊塔吊到控制台前方,驾驶员相继进入面前的柱体。N博士宣告,“实验开始测量。”

“同步率越高,你的思想就越清晰,就越能控制VRN。心里不要有杂念,会干扰到同步建立。在你们感受到不那么杂乱之后你们可以说话,作战的时候需要你们这么做。我来监控你们的同步波动。”N博士向底下的实验舱喊道,“这次的战斗由我来指挥,所以你们一定要信任我的话,也只能信任我的话。”

“明白了。”驾驶员齐声答道。

7:04至7:16之间的谈话记录

村田死了?
你才死了呢。
我就是死了也是法兰。
格兰特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适?
谁这么关心格兰特啊……
凌,我很好。
法国佬,别太张扬了。
嗨,开玩笑。
我说,你们觉得那玩意长什么样子?
反正我们五个肯定能打过他就是了,你说是吧,陈?
我不这么认为。
别这么悲观嘛,他又不会去华人区,他也去不了。
但他的路线上有日本区和法国、美国区。
这就是村田和格兰特夫妻俩该管的事情了。
不要再他妈的开玩笑啦!

“反应速度!”N博士冲着对讲机大喊。

几架机器迅速拾起铸铁地板上的步枪,快速地抬起枪口,瞄准。

“射击技术还是很不错的嘛……陈,你要多练。平时可以模拟训练。”

“这份工作为什么一定要让十几岁的孩子来做呢?”副部长尼诺叹息着说。

“十几岁的孩子,大脑的状况要比几十岁的人好出几千倍,与VRN建立同步的时间会大大缩短。”式望着在训练的驾驶员们,“尼诺,你是GEV的副部长,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但我始终不能明白,为什么这种危险的工作要让小孩子去做。”

“还能有什么办法?”


3.24 14:20 北政府辖区交界地带

Dic:对于即将开赴战场这件事情,你和你的同伴们没有感到害怕吗?

法兰: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个只会近战的怪物而已,城防军的军备落后了。

Dic:那你们掌握了什么先进的武器,以至于你们如此自信?

村田:足以摧毁那个怪物的武器。

Dic:哈哈。希望真的如此。陈小姐,您将会驾驶……

陈:五号机。

Dic:支援性勤务机?

陈:是的。

Dic:哦。看来您很擅长医务。凌与格兰特将会驾驶攻击机,对吗?

凌:是的。我会亲手撕碎那玩意的外骨骼。

Dic:哈哈,听起来很霸气啊。那村田……

村田:重装掩护机。

Dic:看来你们的斗志很高昂啊……(沉思)希望你们可以在那里保持这样的状态。

(齐声):不会辜负式司令对我们的厚望!

N博士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这段访谈记录。

“这帮孩子,还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N博士掏出手机,“式。”

“我听得见。”

“再把中央议会的作战要求发给我。”

“好。”


警告:下列文件为VII级机密


无C级权限下访问将被记录并立即处以纪律处分。

临时报告:VRN

VRN为计划代号“夜行”产物,旨在保护小城的自身安全以及在必要时刻扩大自身军事力量。所有VRN现统归于GEV(特殊安全防卫司)管理,经中央议会批准,GEV在3.24~4.30期间掌握对VRN的一切维护、修建、调动及报废权。

VRN

VRN是为应对最近出现的大型不明威胁性物体而设计的军用机械,通过流线设计与支撑零件维持机体平衡,同时装配有通用原件导轨,可装配附加部件。大部分VRN拥有人形机械设计,并以近距离作战作为主要杀伤途径。

与其核心技术有关的一切信息属于C-A级机密。VRN由普通原件、神经原件、火力原件及驾驶舱组成。

普通原件

即组成VRN机体各部并负责执行机械运动或提供动能、防护等需求的部件,如机身装甲、内置电池、类肌肉组织等。

神经原件

负责执行信息接受、运算、传输及效应的元部件,是VRN正常进行作战的关键,如MAGIC芯片等。

火力原件

应军工部门要求,装备于VRN机体外侧及内侧,用于对目标进行有效打击的一切设备。诸如活塞式机炮,弹簧式榴弹发射器、内置U6地雷、JJ92D核心、NDF高频震动磁电导轨刀等。

驾驶舱

装载驾驶员的柱状舱体,在与VRN建立神经连接后可控制VRN的行动。可弹出并进行逃生。

驾驶员

拥有良好神经条件,并与VRN吻合度较高,拥有一定训练或作战的人员,负责驾驶VRN执行任务。

现有机型

一号机:进攻型近战突击机

二号机:进攻型火力掩护机

三号机:进攻型近战突击机

四号机:重装型掩护机

五号机:支援型勤务机


7.21 15:34 中心会议室

“N,看来你很会打仗啊……”南区代表的脸色格外阴沉。

N博士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从3月24日下午的第一场“林场战役”开始,一直到三天前的“停车场狙击”,他全盘指挥这场五架VRN与小城陆军进行这场阻击战,进行了将近4个月的时间。在这四个月里,城防线不断后退,北政府辖区大部分被攻占,怪物已经杀到了中央城区的护城河前。好在他努力地避免战斗造成的损失,大部分城区建筑未遭到严重损毁,五架VRN无一损毁,驾驶员也健全。

“N,我看得出来你是什么意思。你想要把战线的纵深拉到最大,跟怪物打消耗战,不是吗?我们完全有把它耗死的能力,这点我向你担保。但让怪物夷平大半个小城之后才给它致命一击,我想大多数人不会接受。”东区代表的口气相对温和。

“但不这么做的话,地下避难所里的人怎么办?如果VRN与行者的战斗打碎了他们的天花板,就会有几千人死亡。”N博士反问道。

“现在的伤亡多一些,总比一直死人要好。”

“抱歉,我做不到”N博士头也不回地离开会议室。

“慢着,”西区议员叫住了他,“只能让C来了吗?”

N像触了电一样地愣着。


7.23 1:35 院前街道

“再看一遍N发给我们的作战指导。”

“他们有多少人?”

“十五个左右,C算一个,还有两个西区的文职,一个助理。”

“明白了。有重武器吗?”

“可能有几架机枪,没有大家伙。”

“明白。”队长扣下电话,拿起对讲机,“楼顶?卡里?你还好吗?”

“好。”

“地面?”

“可以。”

“写字楼?”

“随时可以行动。”

“记住,狙击组失败了你们再行动。卡里已经在点位了。”

狙击手握紧了枪,眼睛紧盯着瞄准镜里的黑色装甲车。

“能看到C吗?”

“夜视镜不够清楚,但能看出来。面具和照片上的基本一样。”

“不要失手。”

装甲车的车门打开,下来几个全副武装的重装士兵。等了一会才有一个看不清楚面庞的人下车。

楼顶闪了一下火光。

“目标已经击毙。”卡里收起狙击枪。

“等等卡里,你没有击毙他,他还在!”地面组的通信语音显得格外慌张,“他们早就发现我们了!你刚打死了个重装护卫!”

卡里并没有给他们回话,他早就被一发子弹贯穿胸膛。


7.27 4:00 GEV作战储备中心

“大清早把我叫出来干什么……”法兰还在打哈欠。

“这次不是闹着玩的……”N博士的脸让人看不清楚。

“怎么了?”法兰笑着问,“那个怪物打到东城区了?”

“下次战斗由C博士接替我指挥。”N博士的声音没有一点感情。

“C博士?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保重,告诉其他人。”N博士扔下这句话便消失在还未散去的晨曦里。

“怎么回事……”


7.28 1:00 战前动员

“这次战役是我们对‘行者’发起的最后一次战役,中央政府把今年75%的财政预算额用来准备这场战役,确保这场战役的胜利。”副部长尼诺站在舰桥上,“不能因为你们的懈怠坏了小城的未来!”

“明白!”五名驾驶员齐声喊道。

“我们会沿着人工运河到达塔特斯辖区,也就是距离护城河最近的,也是唯一的平原。这里是护城河外最适合VRN发挥自身优势的地方,你们要撕碎那个怪物!如果失败了,责任只会属于你们。”

“C,你有信心吗?”式部长望着坐在指挥席上的C博士,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反应。

“交给我就好。”


7.21 23:03 GEV集中办公室

N博士狠劲摔碎了一个水杯。

“式,你他妈的疯了!你知道在协定书上签字的后果吗?”

“你已经尽责了,你可以离开。”式部长冷静得出奇。

“C会把我们的所有积蓄都摧毁的!”

“你打了四个月的仗,按照C的指挥方案,在‘行者’刚出现的一星期内就可以灭掉它。”

“那代价又是什么呢?三架VRN全部损毁,五个地下避难所被破坏,北区核能发电站全面瘫痪,并且有发生泄漏的可能。三名驾驶员牺牲,近万人死亡与失踪,这还只是计划损失预估,如果实施,这会是以多少人的生命为代价的啊!”

“那也比现在的北城区全面沦陷,大部分地区根本无法重建,一帮又一帮的难民发动示威游行还要从本来就拮据的财政预算中抢去补助,而几架造出来了却什么用处也没有的VRN和几个废物驾驶员还站在这里要好得多!”式猛地拍下桌子,“VRN的诞生,就是为了击退‘行者’,以及之后的‘行者’。”

“但驾驶员,不是为了击退‘行者’。”N走出了办公室。


7.28 9:54 最终战役

“二号机,加大力度。”听筒里传来C博士冰冷的声音。

“知道了!”法兰的语气很不耐烦,他的眼睛已经布满血丝。他又推下遥控拉杆,二号机上仅剩的几挺闲着的机炮也开始射击。

战斗在C博士的指挥下进行了8个小时,怪物明显地虚弱下来,C博士甚至依靠一号、三号机的磁电刀把战线推进了100米。但相应的,这100米的范围内建筑大部分被毁,地下避难所及管道完全坍塌,整个北城区的供电停止。

“行者”还能保持站立,但现在被二号机的火力系统压得睁不开眼了。

“三号机。”C博士的声音一贯的冰冷。

一旁还在单膝跪地的三号机撑着地上跳起来,用磁电刀插入“行者”的胸膛。拔刀时一股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凌看着一片殷红的显示屏。

一号机抱着霰弹枪冲过来,对着“行者”的伤口倾泻了一梭子。

但“行者”显然没有被打怕,趁着格兰特开火的瞬间,一拳打在一号机的头部上。

格兰特感到一阵眩晕,“行者”掐住一号机的脖子,把一号机拎了起来。

“无知的错误,没有人能救他。”C博士的面前有五个红色按钮,他按下了自左向右数第一个。

“一号机自爆!”还在和“行者”缠斗的村田用手中的盾牌挡住一片飞来的残骸。“行者”似乎很受打击,爆炸让它在原地眩晕了近四分钟。

四号机重锤砸到“行者”的左肩,但四号机的右臂被“行者”手指上的角质硬化层撕开,损坏的机械部件洒落一地。撕碎手臂的痛感被神经传输系统同步传递到驾驶员身上。

“呃啊!”村田强忍着疼痛,但痛感马上消失了。他的左边是五号机,用盾牌替他挡住了“行者”的下一拳,同时切断了村田与右臂的神经传输。

“几台机型围绕着它打了这么半天,它还是没有半点死亡的迹象啊……以前N指挥的时候,三号机险些砍死这东西,迫于有一个核电站在脚下没有那样做。它是不是进化了?”尼诺站在式的身旁。

“不,这种生物不可能进化。”C博士的声音格外低沉。

“所有机型,把它引导到北工业区进行战斗。”

“北工业区?C,你真的疯了。北工业区都是些核能发电与军工的勾当,VRN就是在那里建造的。如果损坏了核电站和供电网,蔓延到河流中,整个北城区,或者说整个小城就完了!”

“尼诺,不要多说。”式部长依旧盯着电子地图。

尼诺没有多说话,他知道式与C的作战风格。

“已经到北工业区了!”法兰对着话筒大喊。二号机已经持续开火近2小时,部分枪管已经熔断,“还不能停下来吗?”

“可以。”听筒里传来C博士的声音,“拾取最近的近战装备,开展肉搏。”

“好!”法兰激动地拾起格兰特掉下的霰弹枪,冲向“行者”。

三号机还在用磁电刀刚在“行者”的硬化皮肤上,切割效率很显著,一刀便将“行者”的半只胳膊切了下来。令他们不敢相信的是,刚切下来的半只胳膊,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内没有注意,便有了一副新的手骨。

“这家伙……会再生!”


7.29 0:23 Dicpland

驾驶员的遗体一具也没有找到,地上的金属制品根本分辨不出哪一个是城市里的,哪一个是VRN的部件。10小时内五台VRN全部损毁,核电站被二号机拔起,砸向“行者”露出来的心脏,终结了它的生命。

现在是夜晚,什么也看不见,反而可以很清楚的隔着防护服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受到强辐射的影响,这里的天空已经开始变色,甚至在这周围可能出现时间线错位。“行者”的尸体已经被GEV搬运回去,存放在不知何处。回收小队还在寻找可用的部件与生还的驾驶员。

就像上面说的一样,在“8h战役”中,所有机组驾驶员听命于C博士的指挥,在八小时内迅速解决了前任N博士四个月都无法打败的敌人“行者”。但随之而来的残酷而血腥的作战过程,C博士冷血高效却残忍暴戾的指挥与所有VRN损毁,至今未有驾驶员获救的结局激起了舆论界的一片哗然。


8.17 16:43 院前街道

“这样真的好吗?陈?”

“是的,我要躲在Dic先生那里。”

“请放心交给我。”Dic的眼神很认真。

“如果那天回收小队比Dic先生提前找到了你们,这里就是另一种样子了呢。”

“那我们要暂时道别了呢。”N博士微笑着说,“回想起来,UNV1就是从你做出了那篇报道之后成立的。”

“是你最先发现那些事情的,对吧。”N博士用很温和的目光看着Dic。

“是的。我想为小城的安危,献出自己的力量。”

“当时的想法真是傲慢啊……”两人笑起来。

“不,我很感谢。你的梦想,一定要实现啊。”

“博士,车子已经备好了!”村田站在门口喊道。

“好!”N博士转过头来,“那我走了。”

“好的,请小心。”Dic的话里带着几分感激。

“感觉街道好安静啊,街上也没有城防队的人,和北区差别真大。”村田边走边说。

“是啊,大概是把城防队都调到东海沿岸去了。”

“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你的心情真好。”N博士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村田。

“当然啦。大家都能得到清白,Dic先生也很努力,所以我也要加油才行。”

是啊……说的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积累的东西,并非全部白费。今后也是,只要我们不放弃行动,未来就会不断延伸。

N博士从门口迈出脚的时候,下意识地瞟见了一辆停在路口的黑色轿车。他低下头看了一眼。

车前的司机突然中了一枪,N本能地把村田护在自己身后。从轿车的车窗里伸出三把突击步枪。

几发子弹打到N的身上。

“博士,你在干什么啊,博士!”N没有听见村田撕心裂肺的喊叫。

“呃啊!”N猛地拔出手枪,径直向轿车开了三枪。

两把突击步枪停止射击,轿车开走了。

“什么啊……我的枪法还是挺准的嘛……”N博士喘着粗气,鲜血早就流了一地。

“博士……”村田露出惊恐的神色。

“你怎么发出那种声音……村田!”N博士强撑着站起来,“我是UNV的领袖,S.N.Gervane啊,几颗子弹不要紧的……”

“怎么会……你怎么会为了我这种人……”

“保护组员是我的工作!”

“可是,可是……”

“够了,你们走!大家还在等着你们……”N博士艰难地向前走动。

C,我终于明白了

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最后的落脚处,只要不断前进就行了

只要不停止,道路就会不断延伸……

“因为我是不会停下来的……只要你们不停下来,那前面一定就有我!”N博士突然倒了下去。

“所以说……不要停下来……”

N说出了他的最后一句话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