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与年》
评分: +7+x

Soil身着浴袍渡步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而不是往日的博士袍,这很少见,这很常见。

尤其是当欧米伽闲着没事的时候,至于发生了什么,我们猜猜就好。

他走到自己的转椅边,手抚着椅子的靠背,将它转向自己,坐了上去。

“嘶——啊……”看来属于屁股的痛苦还未消散,他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小熊软糖,顺手丢进了一旁通向焚化炉的垃圾管道。

“先生,还……”

“不不不,不用了。”Soil连忙摇头,前倾身子拿起桌上的酒壶,又仰下,贪婪地喝了起来,呛得咳嗽了两声,“你差点要了我的老命,欧米伽。”

“哼哼。”欧米伽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半自豪半开玩笑似的笑了两声。

“罢了罢了。”Soil抬起酒壶继续喝着,把椅子转了个向,看向窗外,抬起左手,映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看了看手表。

“真快啊……”

Soil放松地把身子一瘫,靠在椅背上,一脚踢开了一根悄悄伸过来没安好心的管状机械臂。


查尔斯摇晃着自己的雪克壶,打开,倒出又一杯佳酿。

他在杯子的底下垫了一个杯垫,推上桌。

“您要的,客人,加了薄荷油。”

“多谢。”那人接过酒水,在鼻息前轻轻品味着,端到唇边,喉结一上一下地运动,“哈……确实是好酒。”

“您夸奖了。”查尔斯的眼睛眯着,隐藏在他的金色刘海之后,灰黑色的面罩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我们就姑且认为他在笑吧,“还有什么事吗?”

“不,没有了。”那人哈哈地笑了笑,将酒杯连带着杯垫一齐推了过去,起身离开。

随着那人的转身,查尔斯柔和的目光变得锐利,用平日招牌的动作拿过酒杯与杯垫,迅速从杯垫底部抠下纸条,微微过目,就丢入一旁的垃圾管道之中。

“查尔斯,”他的衣角突然被拉住了,是抱着玩偶的Stocking,“布丁吃完了,给我做。”

查尔斯愣了一下,心中刚起的杀意瞬间被浇得荡然无存。

『今天就免了吧。』他这么想着,和蔼地笑了起来,将女孩抱到吧台上:“当然可以了,我的公主殿下。”

Stocking也愣了一下,但马上进入了角色:“那好,本公主命令你,给我做布丁!”

“是~”


“大块头,干嘛呢?”Panty走到天台的边缘,撑着栏杆,转头问一旁的米克斯,“不冷吗?”

“我是大铁框子,又不怕。”米克斯抽着雪茄回答道,将头转去另一面,吐出嘴里的烟气,“倒是你,穿这点不怕冷?哦对,衣服有内置的保温模块,我忘了。”

“下来点。”Panty吩咐道。

米克斯自然知道她想干什么,他单膝跪地,俯下身,让她顺着自己的脊背爬上肩膀,找了个凹陷坐下:“我当初把肩扛炮的接口做这么大真是天才。”

米克斯又吸了一口雪茄,这次故意对着肩上的小人吐着烟。

“咳咳咳咳,你干嘛!”Panty咳嗽起来,用手扇着风企图驱散呛人的雪茄烟。

“好好好,对不起。”米克斯笑着道歉道,站起身,走去了天台的另一边。

Panty坐在他的肩上,为了防止摔下去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

他莞尔一笑,突然一个急停,Panty重心不稳往前一滑,掉了下去。

“啊——!唉?”

她并没有摔到地上,而是被人提了起来,是米克斯,他及时揪住了Panty的衣领。

“你干什么啊你!?”Panty手往下一摆,生气地说道,“哼,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对不起,对不起。”米克斯带着笑意地道歉着,将对方重新拎上自己的肩膀,“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我错了。”

“我很生气,哄不好的那种。”Panty撅着嘴,侧着头不看他。

米克斯叹了口气,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掏出自己的魔方:“鞘,拜托你了。”

“鞘知道了,隆。”魔方轻轻发声,裂缝处迸出光芒,方块从表面飞离,留下一个圆形的核心飘在手心处,散发着暗光。

“麻烦了。”

圆形的核心缓缓上浮,悄然升入苍穹之中。

伴随着新年的钟声,无数的焰火飞向苍穹,


Soil一边用双脚与越玩越来劲的欧米伽缠斗着,一边喝着酒壶里的酒,他看着窗外缓缓升上去的烟花,无奈地笑了笑,带着苦与不甘。

因为他的脚被缠住了,他逃不掉了。

“别太凶,谢谢。”他无奈地提了一个要求,渴望减轻他接下来的痛苦。


伴随着座钟的报时声,烟花升空的破空声,布蕾的香气飘荡在酒馆的后厨之中。

查尔斯将一碗新鲜出炉的烤布蕾浸入没过半碗的水中,烤上焦糖,片刻之后拎出递给在一旁焦急等待的孩子,还不忘给个勺子:“小心烫。”

伴随着小女孩满足的笑容,他的心也由衷地笑了起来。

看着食客满足的笑脸,心里也感到共鸣,身为厨师,这应该是最高兴的时刻了。


伴随着烟花在空中绽放,艳丽的色彩倒映在他们的脸上,但彼此之间依旧一言不发。

随着烟火逐渐步入尾声,Panty渴望的惊喜仍未出现。

『算了,这个铁皮疙瘩能想出什么呢?我也真是高估他了。说不定他的惊喜已经被那些焰火埋没了。』

她这么想着,转了个身,从他的背上爬下,而米克斯没有丝毫的阻拦。

她委屈得有些想哭,但是又没有哭的理由,只能忍着,任由苦涩的泪水回到肚中。

“下雪了啊。”米克斯沉稳的嗓音在她的背后响起,那声音是多么容易让人产生安全感,“你要走了吗?”

一片雪花落下,调皮地粘在她额前的细发上。

“今,今天不是不会下雪的吗……?”

“怎么样?你喜欢吗?”

隆那带着看热闹一般的温暖笑容绽放在他冷漠的铁皮脸上。

“我很……”Panty刚打算承认,又想起什么,“哼,勉强原谅你了。”

“好啦好啦,属于你的烟火才刚刚开始呢。”米克斯重新捧起她,将她放在肩上,“鞘?”

“鞘收到。”

一发响彻天际的焰火划过,在空中绽放出一个足以括住穹顶的烟花。

他们沉浸在美妙的烟火之中,眼眶中映着漆黑的夜空与绚丽夺目的花火。


然后全城的车都不约而同地嘀嘟嘀嘟响了起来。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