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实验室,以及野史记载中的伊波特山
评分: +6+x

手起刀落,没有谁能够挡下一击。

戏虐般的笑容在人类的脸上浮现,这些杀戮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举手之劳,而他这么做似乎只是为了体验这种快感。

望着对面瑟瑟发抖的原住民,肆意玩弄,最后随手将其屠杀,这就是它所做的一切。

遗迹,我们的第一道防线,沦陷了。

人类,不,Exile Dreemurr甚至不能确定那是个人类,正在我们的土地上不断前进。

“第八位吗……”Exile抿了一口金色花茶,放下报纸,想到。“希望雪镇的狗狗部队和瀑布的英雄能挡住它,我们还差最后一个。”

就在这时,有人敲了敲门,一张纸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谁啊?”Exile感到很奇怪,毕竟外面风这么大,大家都呆在屋里。

打开门,疯狂的涌进屋内的,只有狂风。而门外空无一人。

“暴风雨要来了啊……”他想到。

上面还有一句话,写着:“明天晚上8点,去你心中现在所想的那个地方。”

随着Exile读完这句话,纸片开始消散,变成尘埃,随风飘去。

随着纸片的消散,Exile的脑子里逐渐构建出一幅地图,通往一个他曾无数次路过,却从未进去的地方——

热域实验室的厕所。

真是奇怪的事情。

无论如何,先睡觉吧,Exile想。

梦中,那些怪异的符号仍然在他脑中盘旋。

第二天的天空仍然阴沉,仰望头顶,那里酝酿着一次次电闪雷鸣。

新的一天,从铸造室开始。

当今的时代,地下的自动化已经极其完善,那些无时无刻不在发出巨大声响的机器代替了忙碌的手工作坊。对于失业的怪物们,地下拥有核心——给整个地下供能的地方,所以不必担心能源问题。

Exile踏过雪镇终年积雪的土地,耳边还回荡着其它怪物们的窃窃私语:

“又是那个怪胎,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总是自己手工制作武器,工具。”

“看这方向,恐怕又是去铸造室的吧。”

“可不是吗,要不是他有皇室血统,我早就把那个碍眼的违章建筑给拆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是Exile每天都需要面对的。

……

下午3点,铸造室中。

“嘶~”炽热的金属武器刚刚接触水面,便发出嘶嘶的声响,同时冒出的还有环绕在整个铸造室顶端的水汽。排气系统立刻启动,防止阻碍视线。

“得嘞~”看着恢复了银白色的金属露出水面,Exile嘀咕了一声。

“又是一个好胚子。”人工智能迅速扫描了一遍成品,用电子音生硬的说道。“复原度97%,灵能指数96,莫氏硬度9……适配灵魂:毅力。”

“一般般吧。”Exile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并不十分满意,拿起一把激光打磨器开始手动打磨。

……

晚上7点半,Exile Dreemurr离开了烟雾弥漫着的铸造室,前往热域。

“去了总比不去好,这种事情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Exile一边缓缓地迈着步子,一边哼着歌,想到。

推开厕所的门,一个奇怪的声音在Exile耳边响起,正对应着那张纸上记载着的神秘符号。“按下你碰到的第一块砖。”那个声音说。

“什么?”

“随便按一块砖,凭你的直觉,闭上眼,只要用手去碰就可以了。”那个声音又说了一遍。

Exile闭上眼,屏住呼吸,按下手边的第一块砖。

瞬间,地板分裂开来,Exile落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数秒后,Exile落到了地上,所幸,他坠落的地点被一片花海环抱,使得他没有受伤。远处,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高挑身影慢慢走来。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Exile惊恐地问道。

“别害怕,是我邀请的你。”他说道,“就是我给你的那张纸。”

Exile发现他的声音就是那个刚刚指引Exile的声音。

“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Wing Din Gaster1你可以叫我Dr. Gaster。我是Alphys2之前的皇家研究员,核心之父。”

“原来您就是核心之父……欸不对啊,我记得您不是落入核心然后……抱歉。”Exile脱口而出,然后又赶紧闭上嘴巴。

“没关系的,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Exile Dreemurr,你听好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Gaster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是的,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应该已经熔化在核心里了。但是问题就在这里,最近的时间线很不稳定,导致我重新回到了这里。经过我的研究,有某种力量在干扰时间线……这使得时间线左右跳动,有时还会重启。多次的重启后,时间线出现了差错……”Gaster指向自己,“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

Exile显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相信吗,我就知道会这样。那么跟我来吧,你很快就会明白一切的。”Gaster说着,转身就走。

Exile将信将疑的跟在后面。

一路上,到处都是未知用途的机械,但其中有很多都显然已经遗弃多年了,机体表面开始氧化。

“我们到了。”Gaster把Exile领到一个灰色的机器前。“进去吧,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坐进去后,机器前的舱门自动关上锁死了。一个头盔盖在了Exile的头上,机器开始运转……

无数幅画面闪过Exile Dreemurr眼前,有美好的回忆,有深刻的谈话……但更多的,是布满地表的血迹和天空中落下的尘埃雨,以及一个人类的狂妄的笑容。

回忆,它们,全都回来了。

数分钟后,机器开启,Exile倒在了地上。

“那么,你现在明白了吗?”Gaster扶起Exile,问道。

“当然,那个人类,那个我再也不会忘记的人类……以及,我消散的亲人和朋友们……”

“冷静。现在你只是一个铸造师,帮不上什么忙。”

!”Exile激动的问道。

“我现在研究出来一种方法,可以临时阻断这个人类篡改时间线的能力,这样,只要我们消灭它一次,它就会永远的湮灭在这个世界里,再也不会出来干扰我们平静的生活。”

“所以呢,这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你且听我细讲……”

……

“所以说,你想让我去一个新的世界,然后依靠我传送时的副产物,一个裂缝,来切断时间线?”Exile把Gaster的话复述了一遍。

“就是这个意思。”

“非我不可?”

“非你不可。”

“但是……为什么?”

“你在这个世界处处受排挤,而且你的灵魂足够强大,能创造出一个足以切断时间线的裂缝。”Gaster回答道。

“看起来……我没有什么选择了?”

“是的。为了大家的未来。”

“为了大家的未来……”Exile的角逐渐渗出晶莹的泪水。

“好……那我去整理一下行囊……”

“呃……记得不能带太多,不然传送时会出问题。”

“我看看……精雕工具,真刀,5KG纯银,

以及那个灵魂结晶

这样行了吗?我至少得带这么多。”

“行吧,我去把功率调大一点。”Gaster向外走去,Zhou紧随其后。

几分钟后……

“准备好了吗?再看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Gaster仰望着实验舱里的Exile Dreemurr,说道。

“准备好了!为了怪物们的未来!永别了,雪镇!永别了,伊波特山!”Exile Dreemurr抹了抹眼角,喊到。

“永别了,祝君好运!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

Gaster按下了按钮。

白光一闪,万千星云在Exile眼前流逝。各种图像不断闪烁,如诗,如梦,过去的一切都逐渐消散,化为尘埃。而眼前的光线越来越亮,最后,所有的仪表都稳定下来,而主显示屏上显示了一个地址——

南境雪原

艰难地爬出仪器,Exile瘫坐在地上。

“看来成功了,接下来就看Dr.Gaster的了。”

“这是哪里?南境雪原?这是什么鬼地方?”他艰难的站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四处望去。

近处冰雪覆盖,松柏常年积雪,有些枝条早已不堪重负,扯断了。

“这里倒是蛮像雪镇的……说不定我能在这找个地方住着……”Exile想道。

而在那朝阳升起的地方,似乎有几缕人烟。

彩蛋:Gaster那边如何?(转载视频)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