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一):在Jason事件前的十二联合
评分: +4+x

小城纪元572/05/21,这个日子将载入史册。作为Jason事件的见证人之一以及作为一名小城共和联盟和后来小城共和城邦的小城共和城邦情报安全局的一名特工,我认为有必要将内战中就我所知的不为人知的部分叙述出来——那是几大势力勾心斗角的过程。

——小城纪元576/08/29,Steve,于小城共和城邦所属西部沙漠,Viterdo街206号

Jason事件要从那声枪响向前拨四个月的572/01/27开始讲起。 那天,我的上级——后来的共和城邦临时指挥总司令——当然,具体名字不能透露,给了我一项新的任务,她让我去搜集有关十二联合的情报,当然,最好是渗透进十二联合内部,最重要的一点,她要求我从头到尾不向共和联盟回传任何一丁点资料,对所有行动给予绝对的自由——换句话说,从这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叛变”了。我询问此次行动的具体目标,但她什么也不肯说,保密这很正常,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当天下午,我来到了十二联合的总部,凭借着我出色的伪装没被任何人认出来,甚至连同事TIM也没有——他和我可是老熟人了,我对自己的化装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待到我走到了十二联合总部的门口,我才发现这里的气氛感觉有些异样,但是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似乎是有些紧张,但我又不敢确定究竟是不是这一点令我感到不安。在大门附近几十米处,我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这些都是我的同事,他们似乎并未认出我,而我却轻易的将他们认出了,于是我心中便不由得感到一阵窃喜,好像在伪装这一方面这天下没人比得过我了。

随着我的左腿踏入十二联合总部,我的头向左自然的扭去,同时右手贴在右大腿右侧做了个不易察觉的小动作。我坐到了靠近墙根的桌子边,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放下他手中的咖啡从离我三张桌子远的地方起身向我走来,很自然地坐到了我的正对面,随后便用他拿犀利老道的眼光审视着我。同时,我也审视着他。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过耳黑发,胡子可以看得出来没有精心修剪过,大概是一个生活不拘小节的人,目测年龄三十往上但不过四十。可凭借着我多年的工作经验,外表上的伪装是骗不过我的。我马上注意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在这一片混乱里显得很扎眼——他的领口上有一枚别章,但最不对的是这枚别章精致得过头了,而且上面过于干净了,这也许算是一个败笔。剩下的也就没什么好看的了,一身卡其色外套,左右下方各有一个兜子,不带纽扣。他的下身是蓝色的牛仔裤,很普通,双脚穿着一双灰色的运动鞋,鞋带乱糟糟地向左右延伸,走路的时候抬脚鞋带也跟着飞起来。其余的方面就以我的眼光来看还算不错。

我一向是不反对邋遢的,尤其是这种为了工作与事业不得已而为之的邋遢,但就从我自己的观点来看,你不能邋遢的这么的别扭,这往小了说是个人的失职,往大了说这就是对整个共和联盟情报系统的不尊重,对整个共和联盟的不尊重,对所有小城人民的不尊重。

他这时已经开口了:“我看你心事蛮重,脸色发黑啊,想必定有不适。依我看啊,您这恐怕是——肾虚吧。来瓶补肾片,把虚的补起来。”这是我和这位代号为“R.H.21”的人的接头暗号,他也和我一样被“叛变”了。我很自然的回答道:“哟,又是那一套江湖骗术,想要忽悠我?”他很为难地笑了笑,接着我的话回答道:“您可以问问十二联合的各位,我的药有没有效果。”他掏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在我眼前晃了晃,里面的药片随着晃动发出了“沙沙”的撞击声。“您可看看,我这药可是有小城药品卫生局签发的证书呢,编号可都在上面。”他边说着这话,边将手中的白色药瓶往桌子上一放。我打了个响指,装作很勉为其难地说:“好吧,多少钱?”“不贵,25碎。”我的话刚出口,马上就得到了他的回答,“我这可是给你打了五折。”我耸了耸肩,左手从左上衣兜里掏出25碎放到了桌面上,随后用另一只空置的手将桌子上的白色小药瓶踹进了上衣的另一个衣兜。

我走到十二联合总部的前台,这时R.H.21已经上楼去了。在前台工作的是一个约莫着有二十岁的年前小伙子,很面生。我敲了敲桌子,这声响才令他回过神来。紧接着我便抛出一句话:“我想加入十二联合,有什么条件么?”这人挠了挠头,吞吞吐吐地说:“没什么条件,只要是异世界的来客,基本都会通过的。如果你想加入,你应该去问一下现在在联合里最有势力的茨克·霍尔斯(Cick Horse)先生,他就在温格尔旅店105号。”我正了正我的帽子,道了声谢,然后就踏出了十二联合总部的大门。

我不是不知道霍尔斯在哪儿,应该说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我早就在温格尔旅店订了一间房,402号。

到了温格尔旅店402号,我仔细检查了了整间房间,确保没有人进来过。我打开了那瓶R.H.21给我的补肾片药瓶,把里面的深红色椭圆形药片全部倒到了桌子上,不出我所料,这药瓶底部被药片压着一张纸。我使用镊子将这张纸从药瓶并不狭窄的瓶口抽出,舒展开来。

注意G区域,已确认其打入U。5月,Jason,紧急。

G代表灰色帮派同盟,U代表十二联合。至于后面的时间和人名,我不敢断言代表什么。是的,我那时把Jason误认为了人名,以至于我一开始走向了错误的道路,直到572/05/21的那声枪响。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