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特别篇!

四月四日,清晨。

  清明

  阴,早上五点整。

  保安室

   Tim难得的穿着一套优质细亚麻布西装,皮鞋擦得锃亮,打着一条黑白条纹的领带。一朵浅红色的康乃馨正插在他的西装翻领上,Tim的面色庄重异常,他拿起桌上的一瓶酒,打开了门。

  酒,是劣酒。

  人,也是杂人。

  卡尔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双蓝紫色的眼睛,周围又淡淡地涂了点眼圈,显得神秘而美艳,有道是: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卡尔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窗边的寒刖,再随手抓了把黑伞,出门。

  剑,是好剑。

  人,啊她不是人…

  雨声渐起,云鹊飞过天际,为这苍凉的日子增添了一抹诙谐。

  过了一会,云鹊飞累了,找了个石头靠着。

  那是一块墓碑。

  碑,无名。

  碑前之人,亦【无名】。

   Tim没有去管那立在碑上的傻鸟,或是他未曾察觉,或是他想着在这一刻…能有个见证人。

  咚!

  酒瓶被打开,琼黄色的酒液浇在碑前。距我推测,那应该是这碑中之人生前最爱喝的酒,啊当然也有可能是Tim唯一买得起的酒,啊甚至都可能不是酒是别的什么黄色的液亻

  好了不开玩笑,咱们言归正传。

  倒完了酒,Tim拿出翻领内的康乃馨,横放在墓前,又叹了口气。

  不知他…

  是为这地底之人叹气,还是为他身后之人。

  “朋友?”

  卡尔撑开伞,又往Tim边上靠了靠,随口问道。

  “刎颈之交”Tim顿了顿,“我【退休】前的事了,一起出了几次任务,后来再次听闻他的消息时,他已经不在了。所以谈不上朋友,只能算是故人。”

  “哦~,可你还记得他最喜欢的酒。”卡尔道。

  “呵,一座空碑罢了,他的尸体又怎么轮得到我这种小刺客去处理,他怕是尝不到这酒的味道咯…”说着,Tim低下了头。

  卡尔沉默不语,她的故事,远没有这么丰富,也没有这么精彩,她甚至都找不到什么安慰的话…

卡尔从包内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里面是一些锡箔的纸元宝…

“烧给他吧…时间紧,我也没折多少…”

“谢谢。”

“嗯。”

Tim从卡尔手中接过袋子,倒出里面的纸元宝,再从衣侧的口袋里拿出打火机。

叮!

火光闪耀,Tim松手一扔,火机落地,引燃了周围的元宝,最终形成了一个小火堆。

“走吧…”Tim转身握住伞柄,对着卡尔说道。

“打火机…”

“送他了。”

好,下次生日就送他一个打火机好了。

卡尔觉得很赞。

咕~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嗯,应该是Tim肚子的声音,绝对不是作者叫了一声。

  卡尔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撕开包装纸,递到Tim嘴边,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

  “诺,吃糖…”

   Tim抬起头看着卡尔,注视良久,他提起卡尔的手,把糖喂进自己嘴里。

  “我记得你不喜欢吃糖。”

  卡尔不作回应,放下手,就任由Tim牵着,两人逐渐走远…

一起去吃顿饭吧……

评分: +4+x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