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谈话(一)
评分: +1+x

“唔…”

   “这里是…”

   一阵刺痛惊醒了Tim,他下意识的开始观察这陌生的环境。

   可他却发现,这里竟是自己平时生活的那间保安室。

   “这里是你的【精神殿堂】,哦,你要是记不起来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名字叫Tim,是一个29岁的单身保安。”

   一道声音从Tim身后传来,他想转身抽刀,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

   “我见过不少人的【精神殿堂】,大多都是金玉辉煌的宫殿或者别墅,像你这般造保安室的倒是少见。”

   “哧溜,哈!”

   说着,身后那人喝了口茶水。

   “我劝你别乱动,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破碎的精神碎片给找齐的,要不然,你早去地狱陪那群老家伙打牌了。”

   到这,Tim还是未能理解这一切,他再次问道:

   “我为什么…”

   “你被一名叫Caspar的中年男性摧毁了精神体,由于他经验不足,没有彻底毁灭干净,所以你剩余的精神力铸成了这样一个小房间。”

   身后那人再次打断道,他还顺势敲了敲边上的墙。

   咚!

   Tim感到脑袋有些疼。

   “那你…”

   “而我也正好闲着无聊,发动了一个找人聊天的法术,就来到你这里了。”

   “我举个例子吧,就相当于你在游戏里开了个私人房间,然后我碰巧匹配进来了,可我刚进来你就退了,所以我只好动用管理员的权限把你再拉回来。”

   “懂了吗?”

   Tim点了点头。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啊,不过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呵。”

   那人笑了笑。

   “没错,我是会读心术。”

   Tim不知从何时,缓缓接受了这一切。

   “那我该怎么…”

   “不必谈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这一切都是我种下的【因】,若你真想报答我的话,回去之后多闹出点大事情,也算是一种【果】吧。”

   Tim很难受,嗯,这种话说一半被打断的感觉,就很气。

   “那么…”

   Tim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他连忙朝后望去,然后他看见了…

   “墨瑟?”

   “啊不是,你的记忆里没几个好看的人,我就随便找了个人物模型整了整。”

“好了,说正事,这个法术是有限制的。”

“你必须从我这边学到点什么,这个法术才会消失。”

“要不,元素掌控?”

说着,“墨瑟”手掌上扬,几颗五彩斑斓的能量球浮现。

Tim摇了摇头。

“那就教你怎么操控因果吧,这个我拿手。”

Tim再次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要是学会了这些,绝对能变强许多哦?”

“变强了,麻烦事就变多了对吧。”

“你这人…”“墨瑟摇了摇头,摆出一个思索的动作,思考良久后,说道:

“这样吧,我来教你怎么把【无】玩的花一点。”

“行。”

墨瑟见Tim终于松了口,也是叹了口气。

今天是怎么了,平时那么些人明明都是抢着来学自己教他们了,这人怕是个**吧。

“你对【无】的理解是什么?”“墨瑟”问道。

“呃……可以让我自己的存在感变低?”

“不对,他的施法目标不是你,正好相反,是除你以外的所有人,你本身不会收到能力的任何影响。”

“换句话说,你的能力,是屏蔽绝大多数三维生物对你的感知。”

“那你有没有想过,屏蔽人们对别的东西的感知?”

“嗯?”

“墨瑟”把自己手中的茶杯递给Tim。

“试试?”

Tim伸手抓住茶杯,脑内回想着自己用能力时的感受,几秒钟后,他把茶杯扔向“墨瑟”。

茶杯接近“墨瑟”身边时,突然减速,最后被他稳稳接住。

“啊…失败了吗……”

Tim撇了撇嘴。

“没有,成功了。”墨瑟平淡的道,“我能接住是因为,你屏蔽的等级太低了,对我无效。”

“算了,今天我心情好,再教你个别的吧。”

“你试着把【无】坐落于这个空间,哦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

Tim闻言,再次伸出手,几秒后,一条锁链被他抓在手中,他再次使用能力,那锁链开始便的逐渐透明,直至消失!

同一时间,一道伤口悄然出现在“墨瑟”的胸膛处。

“墨瑟”却不以为意,他伸出手指,在空中一划。

自他的视角,可以看好无数色彩斑斓的线条,而其中,正有一条被切断,正在不断消失。

“这是…”Tim故意没有说下去。

“这是【业】,用你们的话来讲,就是【因果】,知道你刚刚干了什么吗?”

“你他妈把这个世界关于体力的限制都虚化了!”

“啊?”

“意思就是说,所有人都变成超人了!”

“这种事毫无疑问会改变这个世界的未来,未来被人擅自更改,那人就会受到伤害。”

说着,“墨瑟”胸膛的伤口蓦地消失了。

“我已经把“你尝试改变未来”的这条因果删掉了,也就是说,一切都相当于没发生。”

“牛逼牛逼。”

Tim恭维道。

“哼,看你学的也差不多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午夜,温格尔酒店保安室外。

Caspar正神情黯然的抽着一支烟。

他很少抽烟。

因为他平时都没有什么需要抽烟来排解的烦恼。

现在他有了。

他为了组织的利益杀了他的兄弟。

他不得不这么做。

他再次打开门,想最后看一眼Tim。

随后,他便瞪大了眼,似乎不肯相信这一切。

只见Tim正站在门前,淡淡的道:

“这么晚还不睡,来保安室干嘛,还偷我烟?”

“回去回去!”

说着把Caspar推出了保安室。

“哦,对了。”

Caspar回过神来,神情复杂的望向Tim。

“内战,我会演一出好戏的。”

“你就看好吧。”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