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严寒的危机(完)

Setrick歪了歪头,他并没有发现什么。

Tim拿起桌上的一把M1911,熟练的装上消音器,很顺手地抬起胳膊,枪口直指卧室的门,几乎在这个动作做出的刹那,一名全身黑衣,武装到牙齿的突击队员蹑手蹑脚地想要推开房门。

子弹穿过消音器,一小块玻璃被击碎,一名成年男子倒地。

“走廊里两个,窗外一个……”Tim在心中默数着,“一米九五、八十公斤,一米八、八十三公斤……”尽管对方已经尽可能地保持安静、而且走廊中铺的是地毯,但Tim还是从细微的脚步声中推测出了对方的身高和体重,“窗外的那个是高手,纵然挂在吊索上,他的心跳也很稳定,且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常人可以捕捉到的声响……门口的两个虽然也挺专业,但只是诱饵……”

那些不速之客还没现身,Tim就已将对方的信息和战术分析了七八成,并已从精神上做好了应对各种状况的准备。

砰——

两秒后,房间的大门被踹开了,先行的高个儿径直冲向了起居室,比他略矮些的那个则是快速地检查了过道旁的衣柜,随即也跟了上来。

然,高个儿的那名杀手,却是在踏入起居室的一瞬之间,就被一发子弹爆了头。

要知道……这位在踹门之时,便已平举着枪,把手指扣在了扳机上;他是随时都准备着射击进入自己视线的任何人形物体的,哪怕是具尸体,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先补几枪再说。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连一枪都没开出来就领了便当。

跟在高个儿身后那位反应也是很快,直接架住同伴的身体当作人肉盾牌来使用;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因为他们的夹克和羊毛衫底下都是衬着防弹衣的,就算是死人也能用来暂时抵挡一阵。

可惜,接下来迎接他的,并不是什么隔着几米的远射击对决,而是更凶险的杀机。

呼——

一秒后,随着一声破风疾响入耳,一道闪电般的人影已从起居室的角落袭来。

由于弯腰躲避,这名杀手的视线势必受阻,他只能通过地上的影子和脚步声判断那人冲过来了,但当他准备瞄准迎击时,只听得,又一记枪响传出,同一秒,房间里的灯……灭了。

但,那名杀手的所站之处,却仍是亮的,因为他身后的走廊里还有光照进来。

这名杀手也不笨,他立刻将同伴的尸体往前一推,自己则用一个弯腰转身的翻滚动作扑向了走廊,想要撤回外面去。

不料,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他的脚踝已被一只手给捉住了。

在他身体失去控制的那半秒之内,一发子弹精准地命中了他的后脑,赏了他一个脑浆四溅。

砰!乓啷啷——

同一时刻,房间的窗户被人用枪打破了,紧随其后就是一阵身体撞碎玻璃的动静。

不用回头看,Tim也知道是窗外的那位进来了。

只见他右手持枪,枪口从他的左腋下穿过,对着他的后方连发了四弹……

这四枪射罢,从窗外入侵的那位“高手兄”也基本残了……

其躯干中了两弹、手臂和大腿也各中一弹;落地时,他已是血流如注,只能翻滚着挪到床边,靠着床体的掩护来躲避他的追枪。

高手兄之所以没死,有两个原因:

其一,因为他是从外部通过滑索接近的,所以Tim很难通过听觉准确地判断出他的身高和体型,这样一来,在进行盲射时,Tim自然会选择靠近“中心”的那个范围来射击,于是就有两枪打在了防弹衣上。

其二,Tim这四枪……本就没有下死手。

“等等!”两秒后,高手兄在经过了一番短暂的内心斗争后,急忙开口喝道,“我投降!”

在“立刻就死”和“事后被组织追究责任”之间做出选择,也并不是那么难的。

“谁派你们来的?”Tim也没有半句废话,听到“投降”二字后,直接就抛回去这么一句。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但并不知道命令是谁下达的。”高手兄回道。

“这个回答不足以让你活着离开这个房间。”Tim说这话时,正站在门口的过道儿上,悠然地换着弹匣。不过,他突然看到了男子手腕上纹着的伞的标志,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此言一出,本来还在撕床单包扎自己大腿的高手兄,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就要完。

“不过,眼下你这句,我姑且信了。”直到五秒后,Tim的后半句话才出口。

他这一口大喘气,可是把高手兄吓得走马灯都看完了。

“走吧”Tim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Setrick全程都没有出手,不是因为他对Tim的信任,只是他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意识到‘这也许是赌场里的那条‘大鱼’的‘追兵’时,Tim早就离开了卧室。

同时,南城区,一家新开的早餐店

一名黑发男子正瘫坐在一张椅子上,他手中的监视器,正反映着Tim复活的消息,他双眼呆呆的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哎~局都设好了,莱斯那家伙是不是来的太慢了点。“

“如果你是在等我的话,那还真是抱歉了啊。”一道粗重的女声从他的背后响起。

“呵。“那人干笑一声,把手中的监视器甩给他。”你在这地方干嘛我不管,别把任务忘了就好。“

卡尔也是笑了笑,不再言语。

一星期后,东城区

清晨,Tim走出了保安室,伸了个懒腰,刚想抽支烟,一摸口袋,烟盒空了……

”哎……“Tim叹了口气,望了眼隔壁街的便利店,摇了摇头,还是决定不去了。

开玩笑,他还欠那老板娘10碎呢!

找了张路边的长凳坐下,Tim发起了呆。

一名老人来到了他的身前,十分礼貌地问了他一句:“请问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这个老人须发皆白、手里拿着根导盲杖、看起来一副和蔼可亲、人畜无害的模样。

然而,Tim对他的回应却是:“不可以。”他用冷冰冰的语气说了这三个字,随即又补充道,“我希望你能再装的专业一点,当然,如果你认为你演的很好的话,那我就只能屈就一下了。”

两秒后,Tim从鼻子里出了股气,用略有些无奈的语气接道:“首先,作为盲人也好、老人也罢,你走路时的步幅和体态都错了。

“其次,这年头,失明后既不装电子义眼也不做视神经修复手术的人,无外乎两种原因:一,非常……非常穷;二,视神经被彻底破坏且坏死多年故而无法修复。

“而你,穿着价格不菲的衣服、拿着最新型号的电子导盲杖、眼窝里还有着完好的眼球……

“这已经不是伪装得够不够到位的问题,而是你在暴露自己的智力了,所以……”

他没有把话说尽,翘起一条腿,那意思就是——“兄弟你别再自取其辱了。“

“切……”对方顺手摘下了脸上墨镜、美瞳以及假发,直接看着Tim冷笑道:”本以为你只是个三流货色,推理能力不错嘛。你的那种复活手段短时间内无法使用第二次吧,哼,上次把你放跑了,这次可不会了。”

Tim把手贴在额头上,说道:“哎……我想你误会了,且不说上次是我故意放水,是什么让你觉得……."Tim说着,一个白色短发,黑色瞳孔的男子从一旁的冰激凌车里走出。”我……不会防着你。“

说完,三人周围的空间一阵波动,周围场景一换,等到卡尔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置身在一片森林中央了。

同时,一个黝黑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它,Caspar在传送完成的第一时间扣动了扳机。

轰————

蓝紫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点燃了周围的树木。”咳咳……我寻思你是要呛死我吗?“Tim从一旁走出,朝着隔热防护服里面的Caspar竖了个中指。

Caspar没有回应,他的目光透过浓烟,看向了卡尔的”残躯“,说是残躯,其肉体正在不断地再生,短短的几秒内,已经恢复如初了。

同时,张三的早餐店内

Wells走到张三桌前,冷冰冰地说道:”最近……城里突然出现的那个怪物,和你有关系吧。那可是让我损失了不少弟兄“

“我……”张三还没说什么,Wells就粗暴的打断道:”还有那几宗失踪案,也都是在你……入住小城的那天开始发生的。“

”所以,无论是从警长的角度,还是教父,你都不能留。“Wells说着,手中的光团已经化作了一把长剑,”放心吧,那个叫卡尔的会给你陪葬的。“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啊,警长大人。”张三说着,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在桌上。“看看吧,和你所调查出来的有哪些区别。”

Wells半信半疑地拿起文件,看了起来,文件上记载着狄克·莱斯的身世,能力,性格等等的详细记录,比起警局档案组给出的要详细很多,而越看,Wells就越是心惊,因为文件上连卡尔通过“噬”获得的能力也列举了出来。

张三再次说道:“你说……要是威尔斯家族少了这么两员大将,它还能走多远呢。嘿嘿”

Wells不再理会张三,转身走出早餐店,朝着城外奔去。

同一时间,城外
”切。“Tim的脸色十分难看:“这都炸不死吗,怪物啊。”

说罢,一道道破空声响起,随机一发发五彩斑斓的能量球朝着卡尔飞去,又是一片片蘑菇云。

Caspar放下枪管,飞回Tim身边,边说边扫描道:“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应该已经……呃”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旁的“Tim”一手抓了起来,随即一击重拳把他打飞到空中。

远处,Tim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三块血骨,对着Caspar大叫道”b计划!“

Caspar闻言,按下防护服上的几个按钮,一个个液态金属球不断地从防护服中飞出,把卡尔包裹在内,同时,塌缩炮再次在Tim手腕处成型。

卡尔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机,他开始挣扎起来,但却无济于事。

一个透明的球体开始在Tim的掌心处汇聚,并不断地变大,显然,Tim对塌缩炮使用了”无“,并且让它的能源供给变的无意义。

同时,一发暗黑色的能量球已在Caspar的手中凝成。

这一瞬,Tim和Caspar虽没有交流,但心里已经达成了共识;两人和方圆几公里内所有生物的性命,都赌在了这两发上……

谁料,意外,出现了。

  那一瞬,但见一道人影突兀地出现在了卡尔身前,刚好挡在了塌缩炮轰来的轨道上。

  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Wells。

显然,过快的速度使他有些把控不住距离。

他现身后二话不说,一手握住了Caspar手掌上的能量球,另一手光芒泛起,来了个徒手怒接塌缩炮。

但是,依旧无济于事。

周围一切物质开始消失,那透明的球体中央开始生成另一个黑色的球体,并产生一股奇怪的引力,球体开始不断地膨胀,过了十几秒才停止了膨胀,开始缓慢的消失。

与其一同消失的,还有Wells,卡尔,Caspar的机械分身以及周围半径五公里内的所有东西。

半小时后,Caspar带领着黑手党的众多人手来到了森林中,并接走了依旧未曾缓过神来的Tim。

同时,南城区,一家开了一个礼拜的早餐店

一名黑衣男子喝了口茶,他随意的用纹着伞状纹身的手背擦了擦嘴,随后露出了一个诡异地笑容,喃喃自语道:”搞定,这下……就把所有人都拉入局了啊。“
(完)

评分: +4+x

« 来自严寒的危机(二) | 来自严寒的危机(完)|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