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严寒的危机(二)
评分: +6+x

午后,温和的阳光照在雪原上,似乎为这片极寒之地带来了一丝温暖。鲍勃打开酒馆的大门,重新理了理贴在墙上的悬赏单,从冰箱里拿出半瓶喝剩下的威士忌,又随手煎了一盘炸薯条,把躺椅对准窗户,开始享受起了这清闲的时光。

门,被人打开了

鲍勃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悦。

可……当他看到来人是谁时,心中的不悦顿时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崇敬和畏惧。

“Kim。”鲍勃手忙脚乱地从躺椅上站起来,Tim是他这边的常客,在这间“酒馆”的地下,有着许多家非法的交易场所,枪械,大型军火,毒品,奴隶等等。起初鲍勃并不在意Tim,可当他看到了Tim悬赏的价钱,看到一个个的赏金猎人有去无回,看到基本每晚都会光临这里的Tim,逐渐的,他开始慌了。而每次Tim来这边,只会随便买上把手枪,或者短刀,袖剑,从来不见他买过什么“货”,因此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讨好这个奇怪的家伙。

渐渐地和他混熟了之后,Tim也经常会来他这边蹭一顿,而眼下这个点,明显不是来蹭饭的,因此他的目的也很明显了。

一路无话,Tim跟随着鲍勃来到了地下。期间,他已经和鲍勃道明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光临这里,突然,他停了下来,朝着左边的一间房望去。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出现在房内,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着,蜷缩在屋内的一个角落。此时,她也看见了Tim,诡异地朝着他笑了笑。

Tim朝着那里指了指,说道:“啊,那是……"

”哦……那个是人贩子放着的,说买家大概明天会来。”鲍勃说道。

Tim歪了歪头,他清晰的听到了那房间里传来了十几道强壮有力的心跳声。

用赏金猎人身上的钱买完了装备和食物,Tim又在酒馆睡了一觉,等到他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把门打开,掏出一支烟,打火,点上,再叼在嘴里。走出酒馆,徒步走向北方。

走了约莫十几分钟,Tim朝着酒馆的位置又看了一眼,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事要发生。此时的酒馆在Tim眼中就只有一个黑点的大小,突然……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随后一道冲天的火光从酒馆地下升起,在一瞬间就把酒馆烧成了灰烬。

在一片火海中,有一道人影缓缓地站了起来,它的皮肤在高温和火焰的炙烤下变的焦黑无比,在下一刻却会不断的有新的皮肤长出。

然而,在下一刻,火光,人影,酒馆,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远处,Tim见到如此诡异的一幕,也不想再多做停留,暗自叹了一口气后,再次朝着北方行进。

走着走着,Tim突然感到背后一凉,,本能地抽刀便挡。

当——

短刀在两者相撞的一瞬间崩碎开来,Tim后撤了几步,甩了甩被震的发麻的手臂。

借着迸发的火星,Tim也看清了那人,竟然是之前的那个“小女孩”。

“我叫卡尔”“女孩”开口道,他的嗓音十分尖锐。她耸了耸肩,接着说道。“拜那群人贩子和黑心商人所赐,狄克收到了很大的刺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这副身体都要由我来接管了。”

她这句话出口时,其右手已经掐住了Tim的咽喉。

卡尔的速度很快,远超Tim的想象,在他的眼中,对方就像是瞬移一样抓住了自己,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那么……”卡尔一边说着,一边手上加力,轻松地把Tim举了起来。“你能告诉我比起当我的零食之外别的好处吗?”

Tim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强,其脸上也已现出黑紫之色,此时,他便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果断地对眼前的敌人使用了“无”,先保下命再说。

不料……

“哦……这就是你的能力吗?我怎么什么也没感受到,你这不行嘛。”卡尔仍旧站在那儿,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呲啦——

两秒后,还没等Tim合上眼,卡尔就顺手一撕,将其撕成了两截。

紧接着,他就伸手从Tim的腹腔里拽出了什么,塞进了自己嘴里,并在嚼了几口后,露出了一种满足的神情。

狄克·莱斯,是一个多重人格症患者,他最早的主人格到底是谁,已经无人知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所有的人格都姓“莱斯”,而且在其精神世界中以兄弟姐妹相称。

有人相信,“多重人格”是人类进化的一个方向,所以那些人格不但具备不同的个性,甚至会掌握不同的技能、知识、和能力。

这种理论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狄克应该算是一个可以支持这种说法的例子。

由于狄克这个人格更适宜在平常人的社会中生活,所以他出现的几率比较大,但有时,其它的人格也会在某种诱因下、或是在“必要的时刻”冒出来。

而这其中最强的一个,就是“卡尔”。

卡尔是一个女性人格,年龄不明,其能力名为——噬。

顾名思义,这显然是个有点副作用的异能,它可以通过吸收对方细胞的行为去获得对方的能力和记忆,而在他的精神世界,也会出现一个类似于对方的人格。

Setrick走回了树屋,从他耷拉着的耳朵和毫无精神的眼睛就能看出他有多累,他打开灯,不经意的朝着树屋角落,那里,摆放着一个高两米多、直径一米多的圆柱形玻璃容器,容器的底座通着电,里面……还装了个人。

那是个男人,二十多岁,短发,看着像是亚裔,长着一张典型的冷血杀手脸。

伴随着仪器发出的声响,这个男人醒了过来。

他睁眼后,看了看周围的状况,很快就发现自己被浸泡在液体中、一丝不挂、喉鼻处还被插了补充氧气和营养液的管子……但是,对于这些,他好像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

他只花了几秒的时间,就适应了这个身体,然后就看向了容器外的祭者,从内部敲了敲玻璃。

Setrick见到这一幕,呆立在原地,先前的劳累一扫而空,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人。

咚!
容器内的男人见状,又猛地敲了一下容器的玻璃壁,打断了Setrick的发呆,并冲后者竖起了中指。

Setrick连忙走上前,在旁边的一个操作台上摁了几个开关。

下一秒,只听“咕——”的一声,那个玻璃容器内部的水被迅速放干,紧接着,容器的外壁就从中间打开。

容器中的男人自己用手抽出了喉咙里的管子,干呕了两声,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呼……真是疼死我了。”Tim抓起了早已备在一旁的一件西装和衬衣,边穿边道。

“之前你走得匆忙,有件事我不太明白但也没来得及问你……”这时Setrick说道,“既然你已决定用‘人造的身体’了,为什么还要制造一个这么平凡的身躯呢?只要让‘Caspar’帮你调整一下DNA……那瞳孔颜色、面部轮廓、骨架大小、先天身体强度、甚至发质都能改吧?你完全可以让自己拥有普通人的极限身体素质不是吗?”

“不用了,这副身体我用的习惯。”Tim摆了摆手,从西装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上,同时淡定地说道:“比起这些,你不觉得这房子周围’不清净‘吗?”

« 来自严寒的危机(一) | 来自严寒的危机(二)| 来自严寒的危机(完)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