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严寒的危机(一)
评分: +6+x

东城区,一座大赌场门前。
Setrick正坐在台阶上,一手揽着边上的石柱,一手拿着一把短刀,仔细地端详着。
“嘿,Setrick,好久不见啊~”一道悦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Setrick闻声望去,便看见一名衣着暴露的金发女子朝着他打了个招呼,顺便抛了个媚眼。
现在的Setrick,在黑手党的地位早已不似当年。能认得他,想来这女的还是有点手段的。
Setrick微笑着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他。那女的也识相,见Setrick不再搭理他,也不再打扰对方,朝着赌场内走去。
Setrick在等。
等一个麻烦。
近几年,小城内部的发展突飞猛进,带来的利益自然是少不了东城区的,日益繁华的赌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大户”和“赌徒”,同时也惹来了越来越多的麻烦。
就在昨天,来了一条“大鱼”,他一进门Setrick就注意到他了,那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只一眼就能看出是个体面人,和周围那帮邋里邋遢的油腻大叔们大不一样。
他穿着的那一身比和他对赌的那个家伙的全部身家还要贵的西装,还有他那种感到新鲜的表情,都说明了他所处的阶层和这里的人相去甚远。
除了有钱以外,他的实力也不错。
Setrick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到“赌场里那种‘阳光下的赌博’已经吸引不了我了”这样的信息,Setrick知道,他们对于真正的赌博……或者说对那个黑暗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而最终,这些人也都无一例外地被黑暗吞噬了。
“大鱼”的钱在一小时后就用尽了,但他的脸上不但没有任何焦急或失望的表情,反而还露出了兴奋之色。
他很爽快地掏出钱,打算再追加,但Setrick随便找了个借口拒绝了他。
很显然,他已嗅到了“麻烦”的气味。
可那些和“大鱼”对赌过的赌徒似乎并没有,见Setrick不肯松口,他们就骂骂咧咧的走了。
结果,无一例外地,这些人在第二天就消失了。
也不用想着他们的亲人会去报警什么的,从他们坐上赌桌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已经没有所谓的“自己的东西”了。
金钱、权力、挚爱的亲人、自己的性命……人类可以疯狂到什么地步,赌桌的限界就可以拓展到哪里。
他们的死,甚至不会有人去关注。
当然,除了Setrick。

但是,今晚并没有人来。
雪原,一座山洞内
米歇尔正小心翼翼地慢步接近一座山洞,他是一名专业的赏金猎人,凭借着神乎其技的枪法,很少有人能从他的手中逃脱,因此他在玄霜联邦境内也是个“名人”。
从两年前开始,玄霜联邦内就开始流传起了这样一个传说,在城外北边的雪原里,时常会有一只全身漆黑的怪物出没,无数前往雪原打猎的猎人都是有去无回,于是就有人贴了他的悬赏,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赏金猎人前往雪原,能活着回来的却基本没有,而对于“它”的信息,这两年来依旧无人知晓,或者说,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越来越多人的消失,带来的是越来越高的赏金,而高额的赏金又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赏金猎人,而米歇尔,就算其中之一。
就在五分钟前,他亲眼看见一道黑影钻入了这座洞穴,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传闻中的黑色怪物。
他抽出短刀,从衣袋里拿出两块布垫在脚下,用来减轻自己的脚步声。在洞穴的内部,他看到了
……一些炭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米歇尔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想要转过身,但是……已经晚了。
一把锋利的袖剑刺穿了他的喉咙,血顺着袖剑的血槽喷涌而出,袖剑抽出,又刺进了米歇尔的后心,米歇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转过脸,看向了他的身后,在那里,站着一名黑西装男子,此人身材高大,面容冷峻。随后。米歇尔就倒下了。
那人对着米歇尔的尸体随手一点,他的尸体开始“消失”,从此,这世上就不再会有人记得他了。
Tim把袖剑卸下,从山洞外抓了一把雪开始清洗袖剑。同时自言自语道:“啊~这破地方是越来越危险了啊,不能再呆下去了,既然能力已经控制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