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棱冰锥(Ψ):熔化,混合态
评分: +6+x

第 Ψ 章
熔化,混合态


一些大人物正在会议室讨论着什么重要的事宜。

会议室不大,和小城普通的教室差不多,只不过其中的课桌椅被换成了一个比较大的椭圆形桌子。空气充满了汗液的腥臭味,不知名的腐败味以及某种混杂着腥臭味与铁锈味的奇特味道——冬之城的室内总是充满了这种标志性的味道,据说这和东城区鱼市的关闭事件有关,以前这种味道甚至遍布了整个小城。室内杂乱无章的吵嚷声愈演愈烈,政治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在谈判桌上就活像一群在玩游戏时起争执的小毛孩,如果他们坐下,心平气和地谈论条款,那就是一群在心平气和地玩游戏的小孩。每一次争执,都有一场战争爆发;而每一次谈论,都有成百上千个家庭流离失所。其中一个身着西服,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光头面对另一个一脸凶相,看起来很强势的西服男人激烈争论。光头血气上涌,涨红了脸,头顶简直像个猴屁股,看起来像是在据理力争,也许没有道理,谁知道呢?

“咳咳,”见暗示没有用,一旁刚进来的会议主持人只得放开嗓子大喊以便盖过一群人的声音,不过即使这样也很吃力,“安静!各方代表!各方代表!”

争论声马上大幅度下降,减弱,只剩下零星,消失。谈判桌上的人面面相觑,很快便注意到了会议主持人身旁的一群手持照相机的记者,随后尴尬的表情只持续了一瞬。几乎是立刻,因为作为政客的本能,这一表情上的空缺被一种虚伪逢迎的表情代替了。记者们像是见多了这种场面,仍然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的大人物们,不过其中有一个很年轻的记者突然笑出了声,大概是刚工作没多久,紧接着他身旁的一个比他年纪大的多的记者扬起右手拍了他脑袋一下,他就不再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男人从散发出淡淡墨香的印刷机出纸口抽出刚印好,墨迹未干的《小城日报》,便像他往常的习惯一样,将报纸凑到鼻尖闻了闻,然后长舒一口气。今天的报纸散发着可能是希望一类的味道,混杂在一如既往的墨香中,给他的生活带来了点小小的改变。男人难得这次起这么早,甚至赶在了报社开门之前就来到了报社门口。当然地,Gray表现了她看到了男人在这个时间到来的惊讶,不过很快就理解了为什么。

“大人物们终于打算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了么?”男人敞开手中的报纸,看着头版头条向隔了一层报纸的社长发问。

窗外久违地不在下雪——按照以往情况来看,在这个时间点一定会下一场大雪。

“只是在讨论,”Gray整理着刚印好的报纸,纸张的摩擦声在室内甚至差点盖过了印刷机的运转声,“和会刚开始举行,就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

“世界的命运掌握在一群登上报纸的小毛孩手里,”男人似乎觉得这么说有点侮辱小孩子,便随后补上了一句话,“纠正一下,小毛孩改成猴子。他们比小毛孩还差些。”

……

机器的运转声,报纸的摩擦声。

……

“原因竟然是新年么?”男人甩了甩手中的报纸,弄出很大的响动,“果然是一群猴子。”

“这场仗已经打了几年了,真不知道有多少个新年,”Gray接过男人的话,“那我们可就有的看了,猴戏。好好对待我的报纸。”

“不过……这次和会很有希望。”Gray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两人相视而笑。

“春天不远了。”几乎是同时,两人脱口而出。

已经十八年了。


A403房间内,双人床上的Glyn被滴水声吵醒了。那声音是那么的真切,久违。声音中蕴含的奇特力量将躺在床上的少女唤醒。

窗外的三棱冰锥已经开始在锥尖部分蕴出水珠,滴落了几滴。一旁暖气边的冰凌融化得更快,地上甚至出现了一滩冰与水的混合物。一种自从少女来到小城后就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遍布了她的全身心。

朦胧的太阳从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清晨的第一束光穿过窗外的三棱冰锥,穿过窗户,在A403房间内的墙上分解出了一道彩虹。

春天大概真的不远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