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狂风
评分: +2+x

我出生在一个元素师的家庭,进行鉴别之后,顺利地加入了我父亲所在的家族—风潮。

父亲在家族中算不上顶尖地位和能力的元素师,小时候的一场高烧使天赋极高的他不得不身处家族中不高不低的尴尬位置。因此尽管父亲看上去十分和善实际上对我非常严格,我也就在这种高强度的环境下慢慢长大,变得沉默寡言。

有一次,我独自一人在庭院里训练,此时父亲有时出门去了,他那从不为我开放的书房宛如一个黑洞般吸引着我,我停下了练习的动作,凝视着书房中的深渊,无尽的深渊。最后,我如同被精神控制了一般呆滞地走进了书房。半小时左右后,我的身影重新从漆黑的书房中走了出来,眼神不再呆滞,而是迷离。

书房内堆满了各种书籍,有些书塔甚至有五六米高,我在由这些书塔组成的迷宫中穿梭着。这个时候,窗外的阳光照射到了我面前的一层书塔上。“流川……为什么我们家里会有水系魔法,母亲明明是阳炎来着……”这个时候,两本陈旧的书籍夹缝中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角,应该是张照片。我缓缓地抽出了这张照片,还好,书塔没有倒,擦掉了灰尘,上面是我和父亲……等等,这个人不是我,而且父亲也比现在年轻很多?他是谁?为什么会和父亲合影?为什么和我这么像?为什么……啊,父亲回来了,该走了。

“话说儿子啊,你今年15了吧?”

“没错,怎么了?”
自由
“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噩梦?”

“没有,怎么了?”

“……没事。”

这是一天晚上刷牙时,我和我父亲的奇怪对话。然后那天晚上我就做噩梦了,父亲也是相当有先见之明啊,不过准确地说,那也不算噩梦。

醒来,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草地是那种风烛残年的灰绿色,周围什么都没有,微风吹动着草地,这是时间没有停止的唯一证明。嘴张不开,腿动不了,我只能站在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什么我也不清楚。
禁锢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第二天晚上,依旧是同样的情况。

第三天晚上,同样的情况。

第四天,风似乎比以往大了些。

第五天,没有做梦。

我没有去寻求别人的帮助,因为我知道,只有能够进行心灵控制的医生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而我讨厌被心灵控制。

第六天,风声更大了些。

第七天,我似乎出现了幻听,白天时也能隐约听见嘶嘶声。

第八天,幻听似乎是微弱的风声。

第二十八天,幻听的风声变得比之前要大了,进展速度比梦里的风快很多。
一切都是幻觉
第三百二十八天,梦里的草原上已经非常大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能站在原地不被大风吹走。

.

..

..

.

第两千九百二十八天,耳畔的狂风依旧呼啸着,没有停止。
无尽的狂风……终将席卷一切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