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再忆
评分: +2+x

坦诚,她想和以前一样。

如果做不到,就只能回避。

“铃?……你去哪里,今天不是休假吗?”

她极力回避着图书管理员的目光,由她那灼人的凝视送自己到门口。

“我……有些事,等过一会再来陪雅蝶吧。”

话语含糊不清,这是她这种状态下的习惯,没有顾及图书管理员又说了什么,她只是快速的离开了。
没有走远,在房门外几步的位置,她停住了。她知道图书管理员不会追上来。

“现在,什么都不能充当借口了”

是的,她明白,图书管理员需要的只是一个人。
遗忘,是她用来保护自己最大的武器。
现在,只需要一个人。

很长时间以来她就明白她需要找的人是谁了,而今她终是如梦初醒一般,记忆模糊的往那个方向走去。

因为

“必须有个人在那个位置上……”

“而这次,不再是我了……”


阳光如不存在一般的倾泼到这座小城的每个角落,每一次感受和呼吸都曾几乎让她幸福。
即使现在她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记忆里暗色的小城仍能被她记起。
也许不该那么早去思考这件事,但她还是重新审视这里的每一丝细节与色彩,把它们排列到记忆的拼图上,以求某天能将些许破碎的过去裹在自己心灵最脆弱的地方。
她从来不坚强,她也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力。
图书管,旅店,博物馆,咖啡厅,街角的路灯在她面前印出一个真实的世界。
但现在,她必须告诉自己,是的,她没有权力。
她在这里几乎感到美好了,而那些在这个敏感脆弱的世界之外的东西早已让她明白,美好是不属于她的。

恍惚之间,她突然撞到了什么。

当她艰难的集中了注意后,Anze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停滞了几秒她才发现自己坐在地上。
她没有立刻起身,Anze也没有说话。

她知道他在看,她放弃了思考,只是不负责任的把自己的一切摊开。

我决定了,是啊……你知道了我必须得走

我放弃了,我不想说什么了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你都明白啊,要做的事情,我累了

我当然什么都不用留下,话都不需要,是吗,只是像以前那样就好了。

不会有什么变化的,时间可是最钝的磨具……

臂膀突然感受到了被拖拽的疼痛,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被Anze拉了起来

“你不能这样。”

我不明白

“你决定了对吗,那就得有个能为你的选择负责的样子。”

“和以前一样就好了?你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就站起来,至少在它们面前表现出你坚强的样子,不然你拿什么走下去?”

他是对的,你没有这个脸。

铃站了起来,看着Anze。

“你要去找她,是吧,为什么不快点呢,你和图书管理员还可以有最后的一段时间。”

“没必要的。”铃终于吐出一句。

“那给我证明,你有勇气去那里。”

沉默良久,铃慢慢转身,向原来的方向迈开了步子。
走了几步,她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Anze,他只是盯着他。

他知道了,真的没有其他事了。

确认自己的步伐是坚定的以后,她不再有顾及了。


回过神时,她眼前摆着一个杯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她不知道,也不重要。
她注意到自己身处一间咖啡厅,是她模糊中有记忆的地方,虽然她并不常来。但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文在她面前的桌子后面看着她。
出于紧张时的习惯,她的手无处安放一般的握紧了眼前的杯子。

“你说你要走了?”

即使很不愿意,她还是抬头看向文。她看不出她的眼里有什么,但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她。
她尽力克制自己不去做过激的反应,为此她选择端起眼前的杯子喝了下去,随后她立即将喝下去的液体全部咳在了地板上。
眼睛透过一层模糊的滤镜,她接过了递来的餐巾,连同酒精和眼泪一起抹去了。

“没喝过酒?”

辣味充斥着鼻腔,烧灼着味觉。
至少这能让自己清醒一些。

“我想请您照顾她。”

周围好像瞬间安静了下来,耳边只有些餐具碰撞的声音。
她低下头,不敢看文,只能等待文的回应。

“我?为什么。”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继续沉默。

“她需要的应该是你。”

“她只是需要一个人。”

她慢慢将视线向上抬高,试图看到文任何的表露。
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了一般,似乎每一秒都是煎熬,没有方向。

“我知道了。”

终于,没有任何谩骂或是说明,文还是答应了。
她将房子的钥匙递给了文。

“明天是月初……在早上去叫她的名字。”

“雅蝶,是吗?”

“嗯……”

又是一阵寂静,铃等着她最后的判决。
文轻快的起身,收好了杯子。

“你走吧。”


“铃?今天怎么了?”

“没事,还出去玩吗。”

“那今晚去哪里呢?”

“……你挑吧,去哪里都好。”

“能去图书馆吗?”

“……为什么?”

“就是想去看看。”

为什么是图书馆呢?

铃担忧的看着她,生怕她有什么特殊的用意。
直到走进图书管里,她才稍微放下心。

图书管仍是原来的样子,完好无损,甚至好像刚打扫过不久。

铃看着图书管理员笨拙的拖出两张凳子,来时的路上她说过,想靠着铃读一晚上的书。
图书管理员开始在书架中穿行,回头时,她发现铃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

“你不来拿本书吗?”

“……你帮我挑就好了吧。”

“欸,好哦。”

她看着图书管理员在几排书架间徘徊,最后抽出了一本看起来很老的书递给了她。
坐定后,她没有开始看,只是把书随意的翻了一部分,然后长久的停留在一页上。
图书管理员靠在她的身上,她却始终无法安稳。

这真的是最后的机会了吗?
她一遍遍的问自己,渐渐感受不到周围的存在了。

“铃……?怎么了?”

她想控制住抽泣,伸出一只手捂住了脸。
几滴眼泪落到了书上

“没……没事。”

“是因为书吗?”

“嗯……嗯。”她连忙答应。

“我好像还没见铃哭过呢欸……我的品味还是有效果的嘛?”

“嗯嗯……有点控制不住,不好意思。”

“没事的啊,有时候哭也挺好的……什么事受不了了,都不能憋着啊。”

“我……我有点困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欸,书你不拿着吗。”

“下,下次回来再看吧。”

她如逃离监狱一般的走出了图书馆。


午夜

铃绕过熟睡着的图书管理员,轻轻拿走了她床边的笔记本。
这是本新本子,不过已经用了不少了。
铃轻轻的翻开它,里面的字细小而认真的排列着,向她诉说着它的主人曾拥有的记忆。
铃翻到了记着她的那一页,然后轻轻的撕下了。
她翻到扉页,小心的写下了另一个人。
完成之后,她将笔记本放回原位。
字迹可能稍微有点不一样,但她不会记得的。
她还在熟睡着,月光映衬着她的脸庞,铃不由得停下来。

这是最后一次了。她想,她最后一次,在记忆中把她刻下。
然后,她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从此,她就是她的铃了。

不用意识去引导,身体自动的向前走去。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回去,想抱住雅蝶,想忘记一切,只有属于这里的生活。
但只是一瞬间,她知道结局已定,没有什么能让她回头了。

夜间的小城静悄悄的,没有了一丝声音。
没有寒风,没有月亮,只有离别。

明天的早晨,太阳升起时,生活仍会继续。往后,铃没有存在过。

至少对她来说。

她把手伸进衣袋,里面是从那笔记本上撕下的纸,那是她唯一拥有的位置。
她握紧了它放在自己的胸口,轻声祷告。

-完-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