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工作

清晨的街上,寂静无声,天还未亮,偶尔会有一些细小的烟尘,随风飞起,使初升的金光照应在上面,令周围的一切蒙上一层金色的光泽。

远处,一名娇小的少女,在有些凹凸不平的道路上有些吃力地走着,她已经来到小城有些许日子了,虽说依旧有些谜团未解释,但基本也可以生活了,她在附近的餐馆找了份工作,收入还算不错,她每天也并没有什么支出。既然生活都已经安定了,谁又会去探索些那些没用的还需要大量精力的东西?

但是,她确实会。

尚不清楚是自身品行的关系还是特异能力,她从到达小城开始,就喜欢探索,探索着一切。虽然具有人类的情感,但基本上不太喜欢动情,相比来说,会喜欢以一切不会越过其原则的手段来探寻想要的,或是想知道的。

虽然如此,但她却极为遵守规定,估计也是弱点之一,既然答应了每天会去上班,那必不能迟到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着她在路上的遐想,她的日常仿佛就是一具机器,单调且乏味,因此,她并不打算将思想拘泥于此。

在一个认真思考以至于忘记时间的少女认知中,路上的时间是很快的,在她还在想着下水道有什么时,她的双腿就已经将其带到了餐厅门口。虽然打断幻想确实是一件难受之事,但算起来,站在门口直到想出结果再进入餐厅明显是有些不值。因此,她不得不停止思考,虽然她的求知欲并不想就这么停止,当然,这些求知欲也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餐厅的老板还算是个和善的人,虽然平常没有任何表情,似乎跟过去的经历有关,看上去十分冷漠,偶尔也会开些少女听不懂的奇怪的玩笑,他并不经常动怒,少女对他,还是有些好感的。

此时他并没有到店,他通常都很晚到,也只是视察一下,并不会在餐厅待多久。

现在街上还算冷清,这座城市并没有醒来,餐厅里自然也如此。

少女没有在意,径直走向了员工通道。

员工空间与餐厅相比,就显得没有那么浮夸,相比之下,工作氛围更浓,一个华丽的空间,有时候并不那么适合静下心来工作。少女拿起了更衣室衣柜里的女仆装,撑在身前,似乎有些许无奈。她并没有多在乎自己的工作,只要有工作,她基本就知足了,当然,相比于那些最坏的打算,这份工作明显要好的多。

少女麻利地脱下了目前身上的衣物,女仆装并不需要穿有任何其他衣物,少女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娇嫩而瘦弱的身体很快就显露了出来,身体并没有多少发育,少女在更衣镜前扫视了一下,身体上没有任何过于突出的部位,应该不会有人会对这具身体产生任何感觉,当然,也有可能有,少女在打量完那个对自己熟悉又陌生的部位后,拿起了放在旁边长凳上的女仆装,有着记忆一般,穿上,并固定绑带。

这身衣服,确实是少女来到小城目前所接触过的最暴露的衣服,少女刚上班时,虽然有做过思想准备,但内心中还是有些抵触,第一天整天都红着脸且提心吊胆的记忆估计今生也不会忘记了。她曾怀疑过自己是否在过分保守,但看到同事的反应后,才知道这种反应是算正常的了。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从少女走出更衣室的那一刻,开始了。

另一名同事也已经到了,那是一位比她要年长的女性,似乎同时还在小城经营着一家新闻社,跟西城区的一家茶馆的老板似乎相识,每天都背着些似乎看上去像是武器的东西。

餐厅平常顾客很少,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她们的工作,工作总得来说还是较为轻松,大部分时间也就只是站在门口发呆。

在开始工作后,不久,他就来了,在视察并确定员工到齐后,他带走了一些食物,离开了。他似乎总有些别的事要干。据传言他和小城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以及旅店的老板娘都有着关系。“风流的家伙”少女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这样想到。

工作的时间是很快的,在你认真投入后,时间确实不值一提,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晚上,普通员工都已经下班,而她们,有些时候则需要加班一会。

少女时常会被晚上那些酒客粗俗的荤段子搞得面红耳赤,她并不能接受这些东西,并对这些东西感到一些本能上的恐惧,倘若有酒客拿她开玩笑,她便会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般不知所措,当然,不会持续多久,那些该死的家伙很快就会遭到其他酒客的毒打。因此,少女并不喜欢加班。

昏黄的灯光,照应在漆黑的地面上,将其染成了金色,街旁的建筑物偶尔还亮着几个房间,头上是繁星一片,微黄且不完整的月亮挂于正中。瘦弱的少女在这几乎一片漆黑的街上艰难地走着,街上,没有行人,整座小城,依然如往常一样,陷入了沉睡……

评分: +3+x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