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暮之鸦酒馆】

你在东区的街道上漫步着,看见一块大招牌,上面写着:

落暮之鸦酒馆
查尔斯先生随时恭候您光临

鸦巢诊所
不带急诊,营业时间—8:00~22:00


里面看起来热闹非凡,还有一群女孩簇拥着一个家伙。
推门而入,门很重,还“吱嘎吱嘎”地发出声响,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你。吧台边上是一道金属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后面的楼梯与升降台。
突然,一个声音在你身旁响起:

“请问要喝点什么吗?”

你转过身,是一个大约到你腰间高度的机器人。

“四号,退下。”

是那个被女孩们簇拥着的家伙下达的指令,他似乎是整家店中唯一活着的服务员。

“女孩们,现在不早了,该回家睡觉了,你们可以明天再来。”

他将身边的女孩一一打发走,招呼你坐到他面前,他戴着一个金属面罩,面罩遮住了他的下巴到鼻子,你看不见他的下半张脸。

“看你挺面生的,最近刚来?”

你向他解释了你的经历。

他饶有兴趣地听着,一边给边上来的顾客调酒。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Doge•Lawrence•Charles,你可以称呼我为查尔斯,要不要喝两杯?我请客。”

“得了吧,当心我扣你工资。”

边上一直拿着酒壶喝闷酒的家伙插了一句,他穿着一件一尘不染的博士袍,似乎很爱惜它。右手手臂是金属制成的,他眼睛似乎是异色瞳,一个黑色一个深棕色,等一下,棕色的那个是义眼。

“酒钱就从我的工资里扣就好了,行了吧,先生。”

“有你这句话就行,再来点马提尼。”

那人听到后,笑了一声,将酒壶抛给查尔斯,开始端详起你来。

“有意思……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同时也是楼上的主治医生,你可以称呼我为Soil,嗝。”

趁着你俩聊天的空闲,查尔斯已经调好了酒,将杯子推给你。那酒呈茵蓝色,底层带微紫,杯口用青柠做点缀,你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入口清凉不辛辣,有很浓厚的薄荷气息,又带有很浓厚的回甘,尾调则是如朗姆酒一般的醇厚。

“怎么样?”

查尔斯挑眉,问道。

你给了这酒一个不错的好评。

他听到评价后,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希望这酒叫什么?”

这个问题把你问住了,一旁的Soil在听到问题后大笑起来。

“你个家伙,想不出名字就忽悠路人给你想,真有你的。”

你在思索一番后,给出了最符合这道酒味的回答。

“温特斯特(Winterst)吗……确实不错,很适合给薄荷酒当名字。”

突然,Soil拿起手机,走到一旁,接起电话。

“你好,请问……信息发给我,价钱不许少,就这样,明天早上你就能看到货。”

他挂断电话,翻到柜台后,蹲下,从吧台下拖出一个箱子,查尔斯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摘下面罩检查一番,你看到了他的五官,挺帅气的,这应该就是他被那群女生追求的原因。

“九号,过来顶班。”

查尔斯重新戴好面罩,启动了身后柜台里的一部机器人,将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放到吧台上,跟着拎箱子的Soil从后门出去了。
你愣在那里,不敢有什么动作。
因为你看见了,箱子里的……

是枪。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