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后的剪影
评分: +2+x

“哦,这实在是太糟糕了。如果我们不撤离的话,车队的援军可能赶来,到时候大家都完咯。”

在猛烈的进攻下,格雷赫尔和克洛特于掩体下快速地交流。

“艹!但凡我们人再多一点也不至于会被这支该死的车队压制,这是我自抢劫来最耻辱的一次。”克洛特这么说着,同时一枪托打晕了冲上来的敌人,并在他的头上补了两枪。

亚历克希尔抱着盒子狼狈地从机枪密集的火舌中逃窜过来。对一脸挫败感的克洛特劝道:“他们已经牵制我们太长时间了,支援要是来了,这里就要变成我们的坟墓了。”
克洛特一脸不甘心的表情,但事已至此,要是继续纠缠下去可能的确很难办,而且很可能损失几个人手,这支队伍经历了不少挑战,现在,每失去一个人就是对这支队伍的一次沉重地打击。
“好吧,我们先撤离这里,让玛丽在撤离的路径中埋几个地雷,最好铺几个捕熊陷阱,虽然这种老套的夹子很容易摆脱,但可不是那么轻易地被发现。”

格雷赫尔和玛丽留在了撤退队伍的末尾,尽可能地拖住他们追击的脚步,这个车队似乎并不想放过这支小军团,或许是消除后患,要么就是几天前那张格雷赫尔一看就犯恶心的通缉令上标明的巨额奖金。

“玛丽,他们的支援似乎已经来了,而且正在以极快地速度向我们这里逼近,拖延的那点时间毫无作用,而且距离藏身处还差很远一段距离,我觉得我们很难摆脱他们了。”

“哦,是吗?格雷赫尔,你老毛病又犯了,我们很擅长隐藏自己的足迹,他们未必能发现我们。”

玛丽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内心也很慌乱,但她强装轻松的样子,因为她得给别的队员自信心。而这个时候,已经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喊叫声和光亮让她们的心凉了半截。

他们追杀到这了!

现在,必须有一个人把他们引到别处,地雷,捕兽夹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而那个负责吸引他们的人已经有很少的可能性生还了。

“格雷赫尔,你怕死吗?”玛丽苦笑地对格雷赫尔说到。
“玛丽,你是说你要…….别干那事,要去也是我去,我已经对我的家乡,亲人不含任何眷恋了,但你的父母还想念着你!”
“呵,家人?我的父母在13年前就被一次暴动中成了牺牲品,如果不是这支队伍救了我,我可能也会死在那些士兵的电锯底下。现在,我对生存,死亡早已没有任何感觉,死了我一个人,至少还能保证这支队伍的存活。”

格雷赫尔愣住了,玛丽骗了她,一个月前她对自己说等到自己30岁时,一定要回到家乡看望自己的父母,可没想到那句话是为了哄骗自己,以及说出一个虚幻的梦想。

玛丽跑向了那支队伍。

格雷赫尔想大声挽留,但他不能这么做,她只能强忍自己想哭的心情,用哀怨的眼神和玛丽告别,奔向了撤退的队伍。

“啊,你来了,玛丽呢?”克洛特刚说出这句话,就突然沉默了,整个队伍停下,并且每个人都低着头,远处发生了几声枪响,这意味着又一个成员永远离开了他们的队伍。

队伍不能停留太长时间。

他们已经看到了远处自己的藏身处所在,只要躲进那里,这支队伍就彻底地安全了。

但是,黑夜中闪烁着几个绿色的光点,之后,那些光点出现的越来越多,而且寂静的可怕的环境中有着某种野兽的咆哮

“妈的,该死的,操,听好了队员们,现在,尽你们一切的力量,努力地活下来吧!”克洛特绝望地喊叫着,在光的照耀下,那些光点显出了自己的全部。

狼群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冲向了他们,狼的数量非常的多,仅仅是走动都能发出巨大的踢踏声。现在,仅有几十人的队伍对抗狼群,更何况枪械和子弹数量非常少的情况下。

“保护格雷赫尔活下来,她是这支队伍里最年轻的人了,她应该过她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跟随我们四处流浪。”克洛特用出奇平静的口吻说到。

人们将枪上膛,去面对这在那个地区最令人恐惧的狼群。

狼群冲向了他们。

随着一股股鲜血喷出,狼群的侵袭如海潮般汹涌,而有一个人跑到队伍最后的格雷赫尔说,前方正在和一支小车队交火,格雷赫尔相信了他的话,随着他通过一条窄小偏僻的路回到藏身处,最后,那个人用一种深邃的眼神凝望了格雷赫尔几秒,便挺起枪走向了那个地狱。

格雷赫尔已经疲倦至极,对玛丽离开的巨大悲痛和劳累让她很快的沉睡。

狼咬开了一个又一个人的血管,人和狼的鲜血交融在一起,变得粘稠,克洛特和最后的几个人已经伤痕累累,他抬起头,看向天空,月亮在今天如此的圆,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如此的明亮过。

咔擦

咔擦

咔擦

那个月亮是克洛特一生中最后看到的场景…

……..

……..

天亮了,车队没有继续深入,他们还有他们的任务,于是回到原处,离开了这里。

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到了她的脸上,她缓缓的站起来,看向周围,仿佛一切都只像一场梦一样,但周围已经没有了熟悉的面孔了。

她钻出那个地方,看到远处有一片红彤彤的地方,她跑向了那里。

人和狼的尸体混合在一起,鲜血凝固,每个人的身体被咬的支离破碎,靠着几个装饰品,格雷赫尔勉强认出了几个人。所有的一切汇聚成一个诡异的图案。

她再也忍不住了

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她,她无力地跪在地上,无助的捂住脸,她想哭,但却没有眼泪。

……

……

半晌,格雷赫尔站了起来,像一个机器人一样走到藏身处,拿起剩余的捕兽夹,把自己存放很久的猎枪重新拿出来,擦亮,上油,带上子弹,拿起一条黑色的披肩,拿起玛丽的长刀发射器,她的眼神坚定,她已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既然自己所依赖的被夺走了,那么她就要那些夺走自己热爱的付出代价。
格雷赫尔走向了一片黑暗的领域,有一股力量在呼唤她,她拿出切下来的狼的心脏,看着那股隐藏着某种东西的蓝色固体通过一只巨大的手送进了自己的身体。
是虚幻?还是现实?或许她已经死了?但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她能看到,听到,思考,那么是时候了。

数个月后

“这真的很奇怪,最近地区内狼的数量正急剧减少,而曾有人多次目击到一个类似人的影子拖着狼的尸体漫步。”——侦探Catrale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