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下》
评分: +2+x

猎人

米克斯放下猎枪,单膝跪地,轻轻抚了抚机械犬的脑袋,却又猛地转过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Edam吗……那是谁来着?”
“迈克尔,你记得吗?哈哈。”他又转过头,看着机械犬的眼睛,逗趣地问道。
机械犬发出两声狗吠,又继续去捕捉野兔与野猪的信息素了。
“是啊,那是谁呢?这名字挺耳熟的。”米克斯起身跟随在后面,自顾自地重复着,“Michel Edam,Michel Edam……”
他甩甩头,招呼着机械犬,将它变为平时便于携带的手提箱后,拎上卡车,最后,转头看向那片平地。
“你去哪了?伙计。”


酿造

查尔斯熟练地给吧台上的众人提供着酒水,以至于他忽略了一个几乎不存在的家伙。
Tim很显然也早已习惯了这种局面,只是自顾自地吸着烟,看着身后万千少女的目光聚焦着的那个男人,道格•劳伦斯•查尔斯。
令他没想到的是,查尔斯却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还将一杯黑褐色的鸡尾酒,放在他的面前。
还未等Tim反应过来,查尔斯就已经转身离开并留下一句话:“这位先生,这一杯我请。”
Tim将手中的烟头摁进烟灰缸,那酒的颜色和他平时烟灰水的颜色别无二致。
他有点怀疑那位调酒师是不是想害他。
他拿起那杯酒,杯底的木制杯垫“啵”地一声脱落,不知为何吓了他一跳。
他眼睛快速地瞟了瞟,发现那位调酒师一头金色长发下的眼睛似乎在看向这边,他摆出一个凶恶的表情,却感到那人面罩下的脸在嗤笑。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
他有点想吐。
他曾经尝试过96度的伏特加,那是他记忆中最糟糕的酒了。
现在,刷新了。
他再次端起液面有所下降的酒杯,送到嘴边,不过这次,液面回升了。
查尔斯又一次不经意地站到了他的面前,那缕金发下的眼眸微微弯曲,似乎在笑。
笑罢,他又调出一杯橙黄色的鸡尾酒,端到Tim面前:“很抱歉送了您一杯恶魔坟场,这杯水果宾治您一定会喜欢。”
这次的Tim先是轻轻细嗅,扑鼻而来的不是乙醇的味道,而是碳酸与果汁的香甜。
他轻抿一口,碳酸的冲感与果汁的浓香回荡在口腔,中和了先前那杯酒给他带来的阴影,他放下心安定地喝了起来。
“这位先生,您这么安心……”查尔斯看着面前喝着水果宾治的Tim,幽幽地说道,“正规杀手应该是最忌讳的,对吧?”
这句话,令正安心喝着水果宾治的Tim睁开眼,冷冷地看着他。
“说实话,两位杀手在这种地方以这种方式相遇,着实少见。”
“与其称呼我为杀手,我还是更喜欢我平时的代号,调酒师。毕竟一个恰到好处的社会,可以酝酿出不少需求,你说是吗?”查尔斯正搓着他的那双手,那双黑色皮手套与他眯起的笑眸后那阴冷格外相衬,“阁下有兴趣去楼下聊聊吗?”
“请君入瓮也没有你演的这么急躁,老兄。”Tim又掏出烟盒,用嘴叼出一支,点燃,“更何况你们的那位老大都不拿出诚意亲自接见,我又为何要入此翁呢?”
“你说先生?喔,他有些私事要处理。”查尔斯在手环按下几个按钮,启动了更多的机器人酒保,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午夜。
“有什么事能比招贤纳士更重要?嗯哼?”
“关于……女朋友什么的,女士们都那样。”查尔斯支吾了一阵,吐出一个自己都不怎么确定的词。
“查尔斯,”他的手环突然亮了起来,显示了几个扎心的字眼,“扣工资一次。”
看来隔墙之耳不高兴了。
“喔,拜托!!”


梦魇

一切都将逝去

毫无征兆

Panty毫无征兆地睁开眼,坐起身,看向门口。
Stocking正站在那里,一手拎着自己的熊玩偶,身后气闭门外灿白的灯光使她看不清她的脸。
Panty迅速离开床铺向自己的妹妹走去,没套上的拖鞋选择踢掉,一把抱住妹妹,又熟练地夺过对方另一只手紧握在身后的斩肉刀,丢到一旁。
“没事的,姐姐在这里,姐姐在这里。”
Stocking那冷漠且沾满鲜血的脸庞一下子化开,化作流不尽的泪水。
“姐姐,我,我好怕……”
“没事的,没事的,姐姐在这里,姐姐在这里呢,不用害怕,不用怕。”说着,Panty亲吻着Stocking的额头,将她抱在怀中,轻声细语地安抚道。
她感受着妹妹的牙齿在自己的脖子上咬下,留下齿痕,又缓缓地松开。
“没有事的,没有事的,我在这里。”
“我,我……”
“我们已经离开那里了,已经离开了。”说着,她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又紧紧地抱住,“忘掉吧,已经不用害怕了,已经……”
“不用了。”
一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滑落,落到妹妹的唇边;那种事情,又怎会遗忘呢。
怎么可能遗忘呢。
“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吧,姐姐给你讲个睡前故事如何?”
“好!”
“乖孩子,乖。”


终会离去

Soil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监控。
那是谁的屋子?他早已不可避免地忘却了,只留下了观察它的执念。

他不应该会记得那个人的才对。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内响起,他只是皱了皱眉,当做没有听到;
他必须装作没有听到。

请不要处理他,我可以改过来的,我在他身上投入了解很多心血,██。
那好吧,最后一次。

他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多一阵了。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监控里的房子,轻声问道:“老兄,你是干了什么才被驱逐的?”
他默默地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倒在椅子上,将咖啡一饮而尽,让自己陷入了模因那无边无际的幻觉之中。

“欧米伽,我睡会。”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