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组织+凝胶(?)+鱼粪(?)=史莱姆
评分: +5+x

清晨,太阳的光芒还没能普照到小城的每个角落,北城区与北境森林交汇的这片区域正笼罩在浓浓的白雾之中。在这个时间点行走在泥泞小路上的是个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女生。

“好冷。”她双臂环抱在胸前,身体正因寒冷而微微发抖。“早知道多穿一点出来了,谁知道这会怎么这这……阿嚏…么冷啊…”

为什么一个女高中生会独自一人在这个诡异的时间点出现在这么个诡异的地方呢?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


苏卡不列旅店101室,早7点13分,大雾。

H-o-d-n-e-s-s—”拖着长音从卧室冲出来扑向Hodness的是披头散发的Broadcast。

“怎么了?”端着蛋糕的Hodness被吓了一大跳,虽然她知道她的室友多少有些神经质,但一大早就神志不清地大吼大叫,这种状况她这还是第一次见。

“播音机不见了!” “哦,令人震惊。”#吃蛋糕。

“吃蛋糕是什么意思啊!你为什么会这么冷静!”Broadcast满脸通红地对Hosdness的不以为然发出大声抗议。白发少女叹了口气,靠在墙上,又将一口蛋糕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冷静…你也不是第一次丢东西吧,不过能把播音机弄丢是挺稀罕,但这似乎不足以构成我陪你一起扮演激动地大喊大叫的猴子的理由。”

“…….额,嗨…一边吃东西一边吐槽还真是辛苦你了啊,可是我真的翻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找不到,你有见到吗?”被吐槽的Broadcast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淑女行为,稍微冷静了一点。

“你昨天晚上不还带着吗?昨天凌晨我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拿着播音机。”白发少女一边回忆着,一边将刚才盛着蛋糕盘子洗干净。“虽然记不太清了,我好像还和你搭话了来着,就那时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

“你什么时候看电视了?我怎么不知道?”Broadcast仰起头,仔细思索着。“我昨天晚上很早就睡了来着,没和你搭话呀。”

“唔?就是这个片子,你瞧。”Hodness从沙发上拿起一个装有碟片的盒子,挥了挥,“这是昨天我在甜品店门口一个奇怪的人塞给我的,稍微看了一下,还挺有意思,是个有关猫猫纪录片记得吗?当时你好像还说了句‘哦,你在看啊’这样的话来着。”

“猫猫啊,放一下我看…不对,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我完全没有和你在昨天凌晨说过话的记忆啊…算了,既然你都不怎么担心,我也没必要慌张吧,说起来为什么我要这么慌张呢?”越思考下去,越让少女觉得有些头大,她缓步走到窗前,趴在窗边,望着浓雾中的街景发呆。“说起来今天的雾真大,好少见。”

“没你的心大,”Hodness躺在沙发上,扫视了一眼窗外。“我冷静不代表我不着急,你赶紧给我找回来!”

“知道啦,会找的会找的,等雾散了我就出门找找。”Broadcast叹了口气,缓步走到沙发边,坐到室友旁边。“在去找之前,我想先看看这个纪录片。”

不过直到晚上,雾都没有消散,所以Broadcast名正言顺地在家宅了一天就是了


Broadcast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森林里,这里有花草树木,她的右手边就是一片广阔的湖,能闻到泥土和湖水发出的自然的芳香,能听到流水的声音和鸟儿在树梢见的鸣叫。但这很明显不是正常的森林,因为从树叶到泥土,它们全是白色的,好像浑然一体却又能稍微分辨出不同。

少女有些惊讶,她环视着四周,突然注意到,眼前出现一个奇怪的家伙。对方穿着和少女同款的学生制服,同样的黑色长发,换句话说,那几乎就是她的复制版,不同的是明明没有任何遮挡却看不清她的脸,并且对方的手上提着一个播音机。

“啊,你好,欢迎。”她冷不丁地打起了招呼。

“额,你好?”

“我是来帮你的哦。”

“鬼才信你。”Broadcast毫不留情地出言暴击。

“啊这,为什么啊?”那人似乎有点受到打击,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突然把人家拉到一个明显不正常的地方,手里还拿着人家的东西,甚至穿着打扮还和对方一样?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诈骗的气息欸,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昨天晚上就是你和Hodness搭话并且把我的播音机拿走的吧。”少女逐一吐槽、批驳着来路不明的怪人。

“……啊,好吧,你都猜对了。”对方稍微有点哑口无言,“其实,我是来把播音机还给你的。”

“哦?条件是什么?”Broadcast站了起来,两手叉腰摆出一个很有气势(自认为)的架势,双眼紧盯着对方的脸(虽然根本看不清)。

“哼哼,你很懂嘛~那就好交涉了,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是兰森。我需要你明天早晨5点53分拿一个玻璃瓶从你家出发,在6点30之前抵达东城区外沿的下水道的尽头,你到了那里之后,沿着东侧管道向里走70步,在那里能看到一片颜色明显不同的水,盛一瓶,带到北境森林和小城的交汇处。那里有一条小溪,你只需将水倒入河流就好了,然后你只需要回家就能拿到播音机了,记住了吗?”兰森缓步走到少女面前,带着诡异的笑容将手中的播音机交到了她的手里。“谢啦。”

再次睁开眼,Broadcast眼中是熟悉的天花板。“刚才,果然,是做梦啊。”她打开灯,看了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时间回到现在,Broadcast已经按时将奇怪的、有些浓稠的液体倒入河流,开始踏上回家的路程了。

“唔!”刚到旅店附近,发现一个奇怪的牛皮纸箱放在垃圾桶边上。“果然!”打开箱子,Broadcast的播音机正静静地躺在里面。“兰森你真的好没品啊!”


苏卡不列旅店101室,早8点16,小雨

“我说啊,”Hodness一边翻阅着手中的报纸,一边对着身后嚷道,“这段时间你可别去北境森林哦。”

“哈,蛤?为什么啊?”厨房传来了Broadcast的声音。

“你没听说吗?最近有人在北境森林边缘目击到史莱姆样的怪物朝小城来哦,据说那种史莱姆好像浑身散发着鱼腥、血腥和排泄物的臭味。”说到这,白发少女不禁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你不是喜欢乱跑吗,我警告你哦,如果你沾上了那种东西,我就不会允许你进家门了,绝对。”

“……兰森你好没品啊。”(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没什么,来喝茶吗?今天天气不错呢。”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