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到了一本日记。打开看看吗?
评分: +17+x

《一个小城居民的日记》

我发誓我再也不赌了。
本把我所有的藏酒全部拖走了,就因为我喝得一时兴起和他赌了两轮。或许三轮。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口袋里的筹码全花光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这么多酒来做抵押。如果我没喝酒的话,我可能记得清楚些。
头痛更厉害了。今天晚上我得去看看医生。


医生说我头疼是因为喝酒,让我戒酒。
我决定明晚去酒馆喝两杯。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今晚我只带买酒的钱。等本找过来的时候,他只会看到一个衣袋空空的醉鬼。他不会再从我这儿拿到任何东西


一觉起来像是有人拿着锈木锯在我脑子里划拉。
我又想不起来昨晚的事了。不过我会给自己一点时间。我大概能够想起来。

每天的时间总有那么多。

我在床上躺到实在要疯了才爬起来。

太阳的光斑从我的房间角落向我逼近,在我脸上磨蹭了很久,又慢慢爬出了窗台。没有一只鸟出声,细碎的声音从窗外和地板下方传来。似乎有一只老鼠在地板下乱逛,还摔了一跤。街上很安静,安静得不可思议。
我在空虚的寂静中妄图寻找回忆的影子。

我想起来了。

她有一头红色的卷发,像在森林里狡黠转动眼珠的红狐狸。

……我想我还能想起更多。

她在我身边坐下的时候我没有察觉。
我大概是被她吓了一跳,因为她随即略带惊讶地微笑起来。
她微笑的模样

见鬼,她长什么样子来着?

……我不应该喝那么多酒。

我想我们大概聊了很长时间。

我们坐在角落对饮,一同审视酒馆里形形色色的旅行者和原住民。

我们从鸡尾酒的香料说起,谈到小城里每天都在产生的秘闻,谈到儿时听过的恐怖故事,谈到最喜欢的一本书,谈到一首可以哼出完整旋律的歌谣。
她听我讲述我平淡无奇的生活,又向我描绘她所见过的大千世界。

我们最终还是不一样。毕竟,她是一个旅行者。


多年以来我第一次睡了一个好觉。我躺在床上恍惚了一段时间,但是所有尝试入睡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这意味着一件可怕的事——我将保持清醒。

很多年前我就已经明白了,太过清醒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又开始试图回忆起更多。

“我想,我们是同一类人。”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我反复地向自己确认有没有听错。
我张开口想回应,却没能吐出一个像样的音节。

她谅解地笑笑,将视线投向酒馆中央。

那里有色彩缤纷的的灯光,斑斓地投射在人们的脸上。他们在灯光下赌博与喝彩,交易与谈判,策划一场阴谋或是一个伟大的的救世理论,吹嘘自己的力气,殴打一个毫不相识的陌生人。

我没有看。这些景象我再熟悉不过了。


今天我终于找到了这本日记。它被扔到了床底下,还被老鼠啃坏了封面。纸张有些受潮,不过影响不大。最好的事情是之前的内容都还能看清。

前几天的想法被我临时记录在了一些包装纸上。但在我意识到这点之前,它们已经被送去了垃圾场。现在还要回想起那些内容已经不太现实了,我只能在混乱的思维里捕捉到几个一闪而过的画面。

而这些画面正变得越来越模糊。

我感到它们正在失去真实性。有时候我会怀疑它是一个梦境。

我害怕真的是那样。我徒劳地盼望着生活中出现一个救主,让他告诉我,这一切是真实的,这不是梦

只是这样,只要一句话,让我感受到——在这个世界里,还有一个人体会着与我相同的感受,尽管这感受可能并不长久……

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我知道这不现实。
我要去找她。


我想,我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小城来来往往过许多旅行者。你不能指望他们记住其中一个不起眼的过客。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因为她在无数个宇宙间漂泊,因为她不会为别离悲伤。
这是她与我不同的地方。

她没有留下任何事物。

哪怕一件礼物,一封口信,一片影子,或者一个吻。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本日记的职责是忠实地记录它主人的生活,但一个故事需要的是一个结局

我想,它已经结束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