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二)
评分: +1+x

【Nilnia 濒死】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在屠宰场面前。

我的目的地到了。

没有高贵的处刑台,没有劝我忏悔的牧师。有的只是浓浓的血腥味,以及我这只即将成为食物的狼。没有任何的计划,没有任何的逃脱方式,只有我这只替罪狼。这种情况,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也是两个字:

死局。

绝对的死局。

我被铁链紧紧的拉着,几乎要把我的眼珠子给勒出来了。在本能的驱使下,我拼命的向后挣扎着,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延缓我的死刑罢了。

拉着我的人很是不满,嘴里似乎还念着什么,我也能听出几句话:“……该死,怎么还有工作……不能让老板发现破绽…………干完这件事,赶快把线索给隐藏了。”

隐藏线索……难到这个人要逃走?我心里想着,但转念一想,这又关我什么事呢,这只不过是我临死前听到的几句有意思的话罢了。

时间像加速了一般,我刚刚还在屠宰场大门,转眼间便来到了中间的一块平地中,血腥味便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土地已经被血染成暗红色,旁边的桌子上,则是一把锋利的长刀,在暗红的包裹中夹带着一丝淡淡的银光。

终于要结束了。

那个人把我拴在一个木桩上,从小桌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一根针管和几种药物,用针管慢慢的汲取着。那个人很安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我也是。

绝望的沉寂,笼罩着这个屠宰场。

那个人走过来,往我的脖子上一扎,登时一股凉凉的液体流过我的静脉,我的眼皮顿时像灌了铅一样,慢慢的耷拉了下来。我的意识正慢慢的剥离我的身体,从视觉,到听觉,再到触觉。

在眼睛模糊之前,我看到那个人举起的长刀。

在声音模糊之前,我听见了利刃刺进血肉的声音。

在触觉消失之前,我感觉到了血溅在脸上那种热乎乎的感觉。

我,应该是死了吧。

【黑手党K小队 收网】

Aaron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他料到Wells会发现自己的失联,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Wells的人来得这么快,这么悄然无声。

一把锋利的刀插进了他的肚子里,拿着刀的人目光沉稳,是一个老练的杀手。

“你……你是怎么出现的?”Aaron的血喷涌着,把红色的土地加上了一抹暗淡的红。

“漏网之鱼啊,Aaron。”胜利者拔刀拔了出来,淡淡的看着地上的失败者:“上次小城的那次内战,我说怎么少了你呢。”

“你……你是!”Aaron的声音变的颤抖:“你是Wells的那个亲信杀手!”

TIM嘴角一笑:“有点意思。”他蹲了下来,望着那双不断暗淡的眼睛:“教父觉得,你还有用,不过这次你的行为确实让教父很失望。”

“哈……失望?”Aaron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了一个惨淡的微笑:“Wells会为我感到失望?别开玩笑了,我不过是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但我被榨干的那一刻,便是我的死期。”Aaron叹了口气,说到:“竟然如此,不如早点离开这里,找一个美妙的海滩,花光我所有的钱……”

“醒醒吧,还在做你的美梦呢。”TIM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本来教父想让你继续搜集情报,以此来救赎你的灵魂,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无稽之谈,当是教父确实想把你处理掉,但考虑到你之前的业绩还挺不错,于是决定考验你一下。你应该知道,教父的眼线需要强大的能力,以及一颗忠诚的心。”

“但是现在,你的行为无法证明你的忠诚了,让Wells来亲自审讯你吧。”TIM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面的褶皱。

Aaron看着TIM,突然干笑了几声,声音沙哑难听:“这个倒不能如你所愿。”

那个人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一颗小药丸滑了下来:“难道你忘了眼线为什么必须要忠诚的原因吗?”说着,他咬破了药丸。

整个过程里,TIM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Aaron,后者沉默了一会儿,神情突然惊恐起来,他大喊到:“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死!”

“因为我们有医生啊。”一个声音从旁边飘来,那是一只有着黄色耳朵和尾巴的狼,耳朵上有一圈白色的齿轮花纹。“放心,你不会死,至少在教父审判你之前。”

“我们早就料到你有可能自杀。”TIM把刀插入刀鞘,说道:“认识一下,新来的小队成员。Carmen1,它能让人不死,很强的能力吧。”

地上的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此时他的喉结在上下滚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顺便说一下,教父和这里的军火商关系可是非——常——好——哦。”Setrick故意拖长了声音:“所以说,你的一举一动可都在教父眼里哦。”

“该——该死的狼崽子!快让我死!!”地上的人狂吼着,感觉要崩溃了。

“啊,抱歉,任务在身,恕难以从命。”Setrick装作很礼貌的样子,笑着回答道。

这时,Setrick注意到了旁边的那只狼,但看到它腿上绿色的花纹时,Setrick收住了笑容。

疾风狼族的皇族。

【未完待续】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