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一)

人类因人类的行为而邪恶 —-小引

【Gegulah 背叛】

我是被摇晃的马车震醒的。本想慢慢的伸个懒腰,但是酸痛的肌肉刺激着我,告诉我,我之前是被电晕的。脖子上的项圈摩擦着毛皮,一截铁链从铁笼上延伸到项圈上,随着马车的颠簸震得哗哗响。

我现在是一个囚徒,一位失败的“革命者”,现在正在去“屠宰场”的路上,这事实恐惧的叫人绝望。我轻轻的把眼睛睁开,不让周围的人发现,依稀看得到回家的路,不过我不想,也不能回去了,因为“它们”背叛了我。我们叫做“自由民”,或者叫“狼”—-反正人类是这样叫我们的。

人与狼本来能和平相处,但几十年前,人们发现狼族有了超越人类的智慧时,和平便被打破了。人们打算奴役一切可以奴役的狼族,消灭一切敢反抗的狼族。圣愈狼族运气不好,被第一个盯上。不过,我很佩服它们,宁愿战斗到底也绝不为奴。最后人类通过几倍的尸体换来了圣愈狼族的覆灭。哪怕圣愈狼族拥有再强的魔法,在人数众多的人类和枪炮面前,终究走向了灭亡。

不过我们疾风狼族除了速度一无所有。人们消灭了圣愈狼族后,便把矛头对向了其他的狼族,包括我们。我是疾风狼族狼王的小女儿,但我很清楚的意识到我的父皇已经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就在它与人类签下协议的那一刻,他就带着整个疾风狼族走向了灭亡……

协议。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啊,可以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所有邪恶的伎俩都能在人类的口中变成美好的词汇,像带刺的玫瑰一样,藏起剧毒的尖刺,只向人类展示美好的花朵。人类口中的“协议”,不过就是献祭一部分狼罢了。贵族们都持同意票,反正死亡的献祭暂时不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其实,以我的身份,是不会被献祭的。但我做了一件傻事,就是妄想让整个狼群获得自由。我开始慢慢的增强属于我自己的势力,但我不得不说的是,那些自愿加入的“有勇有谋”之士,最后都没有一个人替我说公道话。正当我觉得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正想反抗人类的时候,引起了我两位皇兄的注意。要知道,每一只贵族公狼都有想成为狼王的梦想,所以他们近似疯狂的打压自己的同胞,想尽方法登上王位。现在,它们看见了自己的小妹在发展自己的集体,是何居心?会不会自立称王?会不会与它们争夺王权?

至少他们这么想了,所以这次被献祭的狼中多了一位皇族成员。

在皮链套上我脖子的那一霎那,我看见了父皇厌恶的目光,两位皇兄诡秘的笑容,以及皇兄旁边的两个侍卫——我阵营的两位“大员”。它们一副狗眼谄媚的样子,让我感到无比恶心。我希望为自己申辩,但父皇直接挥了挥爪,一阵电流从铁链流向了我的脖颈,我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愚钝的父皇啊,您终究成为了被人摆弄的玩具。我也是那么愚钝啊,竟妄想靠自己的力量换取整个狼群的自由。

颠簸的马车缓慢前行着,我的回忆到此结束……

【Setrick 交易】

我作为黑手党唯一的医师,当我被排入队伍时,就证明这次的任务很可能会有人死亡。不过,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我的法杖可以挽救濒危的生命,但被子弹击穿的肉体依旧会疼痛,在无尽的痛苦中生活,才是最可怕的。

咳,扯远了。这次Wells老大让我和RIM以及墨瑟别问我这只龙是怎么进来的,我才不会告诉你是作者搞错了呢(或者墨瑟就是来帮个忙)一起查看一家城外两百里的屠宰场,之前老大的眼线没有回应了,我们正打算去“检查一下”。这些眼线就像一台台监视器一样,让老大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各方面的情报,所以老大及其珍惜自己安部在各处的眼线。

一般眼线失去回应有两种情况——被其他势力所占据或者自我断绝关系,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一位可联络的眼线就意味着大量和黑帮有关的机密信息,只要落入他人之手,对于我们黑帮来说就会受到损失,甚至是重创。

我经常与RIM以及墨瑟一起执行任务,大家相互之间都比较默契。RIM默默的把自己的存在感控制到只有我和墨瑟能感觉到,我和墨瑟则换上了一套旅行装,假扮成两个卖肉的客户。之后我们便上了一辆小轿车,驶离了小城。

这次任务,老大说了尽可能要隐秘行动。我默默放弃了想骑墨瑟的愿望,坐上了小轿车,然后吐得天昏地暗。

应该是吃多了,我平时不怎么晕车的。

几番折腾下来,我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揉了揉痉挛的胃,带上了自己的手套,以及老大送给我的那副黑墨镜(老大说我眼神太善良,就送了一副墨镜给我。)

该开始工作了。

看上去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屠宰场,里面的老板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军火叛卖商,卖肉只是他的副业之一。这次我们除了寻找眼线之外,还要在他们这里买一些军火,补充一下相关设备。门口一个守门人带领着我和墨瑟向左边的小棚走去,RIM则悄悄的混了进来,按照老大之前的线索排查眼线的位置。

小棚里有一个隐秘的电梯,我和墨瑟坐着电梯缓缓向下,底下是一个很大的洞窟,电梯一打开时,一股浓烈的火药味扑面而来,让我很是不舒服。各种军火从洞口的门口处一直延伸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那位军火商坐在一堆军火之中,擦拭着一把老旧的步枪。老板手臂上的肌肉鼓动着,上面的青色纹身随着肌肉一起上下滑动。他便擦着枪,便说道:

“95-1突击步枪,5.56mm子弹,弹夹最多可存30发,只不过……”老板瞄了我们一眼,手上加了把力,想把枪上最后一块铁屑刮掉:“没有托把,稳定性较差,跟了我几十年,已经是一把老古董了。话说Wells怎么想到了我这个老古董啊?”

墨瑟从容的说道:“300支机枪,40箱弹药,手雷、闪光弹以及榴弹按上次的数量来买。老大说,您来定价。”

“说话不拖泥带水,不错。”军火商脸上笑了笑。墨瑟拿出了自己的雪茄,立刻被旁人制止了。

“这个烟可点不得,否则你我都会完蛋。”军火商双手展开,做了个“boom”的手势,随即又被自己的动作笑到:“行,那就上次那个价钱,再加上……”军火商左手比了个“2”的手势“就这么多,给钱交货。”

“上次买的军火是1600碎,这个动作……加上200碎?”我小声问着墨瑟。

“不,他指的是翻两倍,3200碎”墨瑟用魂系魔法在我脑海里回复到:“这次购买的军火比上次翻了一倍,所以价格至少一倍以上。这个军火商和Wells老相识了,这个价已经很便宜了。”

“这个价便宜?”我闭上了嘴,在脑海里问道。

“比起那些经常被宰的普通顾客来说,这个价已经是成本价了。”话毕,墨瑟转向军火商,说到:“行,先把货给我们看看。”

老板先是淡淡一笑,然后在他的手下里挑了一个叫Celina的女生,叫她把货物拿出来。那女孩开着一辆大型铲车,驶入了洞窟。不一会儿就把所有武器拿了出来,堆成了一座小山。枪炮都是崭新的映射着淡黄的灯光。我与墨瑟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Caspar精心制作的奇点空间包(可使包内空间扩大300~500倍而不影响大小),把所有武器装了下去。此时的包的重量已经大到根本无法提动了。墨瑟掏出自己的魔法杖,指着武器包,念到: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再重的包,也抵不过一句悬浮咒。我提起包,像拿起一根羽毛一样轻盈。

墨瑟拿起另一个手提箱,放在军火商面前,轻轻打开。手提箱中的碎片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让那个军火商眼前一亮:“哈哈,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了。”他拿出一沓碎片,简单的看了看:“嗯?还是崭新的?”

“32沓,每沓100碎,您可以数一数。”一旁的Celina想上来帮助他,却被他制止了:“不用,我信得过Wells。”他放下手中的碎片,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们:“对了,你们这次来是要验货吗?”

“验货?”我心中多了几分疑问,墨瑟依旧从容的回答道:“是的,这次货物质量还好吗?”

“唉……赝品。”军火商摇了摇头:“去收货吧,你们可以走了。”他关上了手提箱,站起来做了一个离开的手势。

“那么,交易愉快。”墨瑟笑了笑,脱下手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军火商也伸出自己的右手。

两只手上下稍微摇了一下。
(未完待续)

评分: +3+x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