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同人故事

至暗之明(一)


评分:+5


评分: +3+x


我回望过去,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
所以我毅然前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光明。 ——小引

(一)
“铛!”

铁锤砸向了通红的剑胚。锤子的主人,是有着灰黑色耳朵和尾巴的狼少年。少年?也许不该如此称呼他,比同龄人要粗上一圈的手臂布满了青筋,一双粗制的白色手套盖住了他手上的老茧,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沉稳!一种与同龄人不符的沉稳!他的表情略显冷漠,双眼却格外有神,专注的、心无旁骛的盯着那把未成形的剑。

“铛!铛!铛!”

锻造锤一次次的挥舞,火花四溅。剑在狼少年手中的锤的引导下,变得精美,变得坚韧。

又是一阵挥舞,他放下锤子,用带着手套的右手擦了擦头上的汗,随即用左手捏住剑柄,放入了深黑色的水中。随着“刺啦”一声,一团黑色的水雾冒了出来,萦绕在它的周围。

水中,剑已冷却成型。剑身通体漆黑,却能见煤油灯的灯光在其上反射。当它被取出时,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从剑上逸出,似乎能抓住敌人的五脏六腑,能凝结空气和时间。

这位年轻的铸铁师轻轻的吁了一口气,他拿着剑挥舞了几下。

完毕,他的目光审视着这件艺术品,面上少了几分沉重,多了些许的轻松。

铁砧室外,是略显脏乱的门户,深色的小巷穿插在深色的建筑中,如同一根根血管,连接了整个墨色的都市。

的确,这很符合月夜狼族的品味,而今天的故事也是从一位月夜狼族成员,一位铸剑师讲起。

他的名字,叫做卡尔。

(二)

“阿拉克先生?”

卡尔探出半个身子,他皱了皱眉,用目光扫了一圈外屋。这个铁匠铺由外屋和铁砧室构成,外屋主要用于摆放,出售和试用武器,铁砧室则是用于打造兵器以及相关花纹装饰工艺。

确认师傅不在了后,卡尔脱下了自己的工作衫,挂在了椅子上,然后把剑摆在了外面的武器架上。外面的阳光过于耀眼,照的城市中央的白塔十分耀眼。它们一反黑色的常态,簇拥在一起,依靠几座空中玻璃栈道相互连接。塔顶上,淡蓝色的旗帜随风飘扬,独特的设计风格使得每家每户出门的第一眼是看向白塔,卡尔的目光紧盯着远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

人类。

自从那次“大清洗”后,人类仅仅用了两年,就彻底控制了所有的狼族,而且令大多数狼倍感吃惊的是,几乎所有的高层人类都拥有了一种或几种不同狼族的能力,其中拥有圣愈狼族能力的人使月夜狼族的魔法大打折扣,导致月夜狼族的自卫队只能用血肉之躯抵挡人类的魔法和子弹。

占领之后,便是理所应当的投降和臣服。不久后人类又拥有了月夜狼族操控暗系的能力,这让已经臣服的狼族成员更为害怕,甚至有了人类拥有魔法盗贼血统的谣传。

不过,这和一位铁匠铺的年轻学徒有什么关系呢?要知道,那些离普通的狼族成员都太远了,现在的他只需要考虑每日的生计,同时和其他的狼族成员和人类和平相处而已。

……

“卡尔,卡尔!”

一声轻喝打断了卡尔的思绪。一只年纪稍长的狼族成员正向他走了过来,他右手握着酒葫芦,左手上则是套着一串黑色的手链。手链上,一块黑色的三棱锥尤其突出。它悬吊在手腕下,像极了占卜用的道具。

“嗯,成品我摆在武器架上了,阿拉克先生。”卡尔看到师傅过来了,连忙伸手给师傅展示自己的成品。

老狼拿起剑,在身前挥舞了几下,又横起剑身端详了一阵
“做得还行,坚固性已经比一般的制式刀剑要高出不少了,但是剑尖有些偏斜,你看这个位置,锤子下得还不够果断,整体温度也控制得不好,你看。”他转头伸手一抓,那剑就无风自动,飞到了卡尔的手中“若是当作武器用还勉强凑合,要是讲究美观的话……”老狼把酒葫芦放在桌上,把手搭在卡尔的肩膀上:“慢慢来吧,你已经超过当年的我了。”

“行了,花纹这些我也没正式教过你,看得出来你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老狼沉默了一会,拿起酒葫芦闷了一口,说到:“今天白天就暂时休息,晚上再教你花纹的工艺。”

“嗯!”卡尔认真的点点头。

“懂了就去收银台站着吧,虽然也没几个人来,但我们总得有个样子。”

“知道了,阿拉克先生”

卡尔随即便走到了门口的收银台处,看着躺在安乐椅上的阿克拉,缓缓的呼出一口气。

一切安好。

随后,他听见了惨叫声。

【未完待续】



换一篇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