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
评分: +17+x

此人能够看清每个人的内心。无论是你的痛苦,你的恶念,你的希望,你的思想,都在他面前暴露无遗。

"还有这种能力……"图书管理员看着这份市民档案喃喃道。

我的内心……究竟是什么呢……


小城的繁华与喧嚣,并不属于图书管理员。尽管她在风景最好的那个时间点总会走到街道上观望,这个城市依然没有靠近她。

甚至,离得更远了。

在不少人眼里,她不过是个工具。寻乐的工具。

遗忘,便是他们行恶的依仗。当受害者都忘记了曾经的遭遇,肇事者又有何心里负担呢?

纵使记忆源源不断的丢失,潜意识中对于这个城市的印象却逐渐改变了。

他们的笑……好可怕……

哪怕只是在图书馆门口看着路边的人来人往,她都觉得倍感心惊。人们洽谈的欢声笑语,不经意间扫过的视线,都令她毛骨悚然。

为什么要害怕?她自己也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她隐隐作痛的肋间和腹部,隐瞒着些什么。


"我听说你可以读心?这是真的吗?"

"啊……确实可以这样认为。"

"也就是说,你能找到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对吗?"

"我想是没问题的。"

"那,求求你帮帮她!"

"诶,不必这样——"

"……"

"好,好,我答应就是了。"


当无端的恐惧压上心头时,理智便难以保持了。

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周围的事物开始变得灰白,变得模糊。

都开始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图书管理员颤抖着闭上了眼睛,想要从这层噩梦中逃离。但是哪怕切断了视觉的联系,那令人发毛的怪笑仍然响个不停。平日里那些令她恐惧的本该很寻常的场景,在脑海里如同电影般逐一闪过。

她再也无法忍受这层压抑,几乎是奔逃着冲出了图书馆。

"……唉。"图书馆的门口,从她没有注意到的位置,一声叹息传了出来。


看见某个眼熟的身影在街道上跑过,有人眼里又生出一丝戏谑。

"这不是图书管理员吗?"阴阳怪气的话语习惯性的脱口而出。

他们完全没有把她当作一个和自己相同的市民来看。纵使谁都能很轻易地看清楚她糟糕的脸色,他们仍然想着如何去捉弄,而不是挽救。

出乎意料的,图书管理员并没有理会他们。

几个急性子立马就走过去拦住她。不过步子还没跨出去,几株不知从哪来的荆棘就死死拽住了他们。

"现在还是别去打扰她了。"Anzetos从小巷子里走出来,眼神中带着几分厌恶地看着几个还未反应过来的年轻人,"在这两个小时,你们就在这待着吧。作为对你们的惩罚。这种事情本该交给警察处理的。"

他们回归神来奋力的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半步,只是看着那个奇怪的白发人渐渐走远。

一个人高声骂了一句,让远处的Anzetos脚步一顿。

待他转过脸来时,一个少见的凌厉表情在那张看起来很温和的脸上显露了出来。哪怕隔着几十米,依旧看得一清二楚。

而这看似无力地回答,却让那人颤抖着瘫坐在地上。

他看到的不是一副毫无说服力的怒容,而是最黑暗的噩梦。

其余的几个人就这么木木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她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被任何人拦下来。当耳边嘈杂的声音终于停息时,她已经能看见一点绿色从围墙的顶端透出——是北边那座森林。

下落的垂阳已经不见了身影,只有一丝丝余辉还勉强在西边的天空维持着世界的明亮。

喘着粗气,她顺着墙角慢慢坐下去。脸埋在两膝间,轻轻的啜泣。

"啪嗒。"

水滴落在帆布上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紧接着,是雨和地面的亲吻,莎莎声一阵一阵地在周围荡漾。

她没有理会,任由雨水打湿她的衣服。一场大雨,反而成了悲伤最好的陪衬。

也许被雨水浸湿,就看不出眼泪了吧。

哪怕那唯一在看的人,是自己。

冷雨带走头脑的温度,也带走身体仅有的温暖。被雨水浸透,带来的不仅是冷静,还有寒颤。

伴随着视角缝隙透出的一丝蓝光,她感觉到身上的湿润感渐渐消失。本来湿透的衣服一点点变轻,不再紧紧贴着身体。

疑惑的抬头,看到一株蓝色的花正在眼前发着明亮的蓝光。那花的周围,包括自己,都干干净净没有雨水。就连头顶落下的雨滴,也在靠近之后尽数消失。

而这朵花,种在一小块漂浮的泥土上,在她的面前上下起伏。

乌云已经驱散了最后一丝阳光,黑色漫上了天空。在周围路灯昏暗的光线下,眼前的蓝花显得格外的明亮。

环顾着四周,发现自己的左边不远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

她惊讶的站起来,却又瞥见了那人上衣口袋中泛出的阵阵蓝光——似乎正意味着自己眼前花朵的主人。

"我、我……"她有些语无伦次,"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这花是你的……"

有些忙乱的捧起那朵浮在空中的奇怪的花,她刚想送还给眼前的人,又想起了周围的大雨,一时不知所措。

"我……"

"……"

那人用那双紫眸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道:

"你想知道你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样的,对吗?"

"诶,诶?"图书管理员瞪大了眼睛,一时愣住了。接着想起几天前看到的那篇档案。

灰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看清人的内心……就是他吗……

"你想知道吗?为什么你会害怕。"他再次开口。

"我……"图书管理员把视线从他眼睛上挪开,"我不知道……"

"……很想知道对吧。"

"诶?"

"我能看得到的。你真正的想法。"

"我……"

"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小姐。"

"但是,我好害怕……"她把视线投向地面,"我怕我真的想起来了……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么,你是否想要忘记呢?"

"诶?我不是……已经忘记了吗……"

"把记忆封锁在朦胧之中,只会不断折磨你的精神。你想彻底忘记那些东西吗?"

"……你看到的,我的内心,是想还是不想呢?"图书管理员抬头看向Anzetos。

对方回应以一个温和的笑。

"……我明白了。"

双手虚握了握,她第一次向别人主动提出了请求。

"请你按照你所看到的去做。"

"如你所愿。"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自己就在起居室的床上躺着,就像往常一样。

"我怎么在我的房间里……"茫然的坐起身来,她看了看双手的手掌心,"我不是……刚才还在北区吗……"

"等等,我为什么会去那里?今天下午我做了什么吗?"

"唉……想不起来……"挠了挠头,图书管理员看了一眼钟,又躺了回去。

"算了……先好好休息吧。"

一翻身,一朵漂浮着的奇异蓝花映入眼帘。

"诶?"她惊讶的看着桌上那朵花,"怎么好像在哪见过这东西……"

她走下床,把那朵花捧在手心。一封小小的信挂在花的茎叶上:

遗忘不是诅咒,是祝福,是保护。

甩掉过往的包袱,这才是遗忘的意义。

祝你能够拥有崭新的生活。

另外,你真应该好好感谢你那位朋友呢。


评分: +17+x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