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
评分: +1+x

落暮 - 其四

7月8日,上午

东海岸边的一栋高楼上传来了一个老头的声音。

“啥?现在掌控威尔斯家族的是那个小姑娘?”伊维戈组织的首领Dust盯着眼前的参谋Allen发出了疑问。“是的市长,根据我们收集的情报加以核实后能够确认的是,威尔斯家族的第二任教父Harrison Wells已经因为这次病毒事件而死,而继承他位置的人便是他身边的那个名叫威廉的女特工。”Allen转过身示意旁边的人把情报文件交给Dust。

“挺有意思…”Dust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桌上的日历,“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咱们可不能只在一边坐山观虎斗。我还真想看看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子,顺便再…哼哼哼……”

威尔斯家族总部

威廉身着法袍,坐在办公室里查阅家族成员的名单,几十张厚厚的文档在她手中被翻动着。Wells这十多年来积攒下来的基业,筑成了这个笼罩整个城市的庞大势力,他们均匀的分散在东城区的各个地方,组成了不同的小组织并发挥他们的作用。家族内部选拔出领导人去管理每个小组织,所有的工作成果都由他们负责呈交给家族。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

TIM拿着一份档案袋走进了办公室,他径直走到威廉身边,先复述了一遍他那边的情况:“陛下,目前我已经联系了现有的全部家族成员,包括诺蒙市内外,警察局内部和东城区边缘地带的各个组织,共计五万三千余人全数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可以按行动需要进行调遣。”威廉接过档案袋打开里面的文件,上面记录的是所有威尔斯家族分支组织所在的地址:“嗯,现在告知所有组织领导人,两天之后,也就是七月十日,召集所有家族成员,在接到来自我的通知之后立马按照计划行事。”她将一张黑色的文件袋递给TIM,里面记录的正是他们将要对政府发起进攻的「黄昏计划」。

“遵命,教皇陛下。”TIM接过文件,微微鞠躬,离开了办公室。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后,威廉那因为强装镇定而紧绷的表情终于敢放松下来。她曾与Wells共事很多年,对于这种拿全部兵力与政府硬碰硬的做法显然是最冒险的。但她必须要做,即使这会让他生前的一切努力都被挥霍一空,即使所有人都可能命丧于此……

“不…我这样做是对的。”她抛开了那些对于以后的想法,用燧石的火花复燃了心中的余烬。


7月8日,下午

威廉依然穿着法袍,戴着皇冠,但手里多了一把带有太阳装饰的权杖。她乘坐着专车来到了东城区S.T.A.R临时专案组的总部,据她所知这就是整个小城负责病毒防治的那批人,如果能搞到有用的信息,对于找出始作俑者来说无疑是巨大帮助。

“教皇陛下,已经到了。”司机停下车并给她打开了车门。威廉缓缓走下,身边跟随着的两名帮派成员一齐与她走向专案组的大楼,但这时楼前的几名保安将他们拦了下来。

“您好,请出示通行证。”其中一个保安首先说道,威廉示意身边的帮派成员拿出家族徽章给他看。

“我是威尔斯家族的教皇威廉一世,我来申请查看一些关于这次病毒事件的资料,我希望能见一下你们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威廉从容自若的说着,丝毫没有理会他们的阻拦,但同时更多的保安往这边靠过来。“很抱歉,我不能让你们进去,这里现在是严格管控区,我们需要避免任何计划之外的突发情况,请你们……”

“喂喂,怎么回事?”

保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一名穿着一身运动服的青年向门口走来,他一眼认出来面前的那个自称教皇的人是自己曾经的女上司。保安们听到这个青年的话都迅速的让开了一条路,他径直走了过去,对着威廉的一身装扮愣神了一会儿,便开始笑了起来。

“这好久没见了,您的穿衣风格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行了别笑了,Ayrde,现在带我去找这个专案组的老大,我有东西要查一下。”威廉故意摆出严肃的表情,拉起Ayrde的手就走进了大楼,而随她一起来的两个帮派成员依然被堵在门口。

两人快步走进电梯,Ayrde按下了自己办公室所在楼层的按钮:“那个…说起来真是蛮抱歉的,我没能参加教父的葬礼,原因您也明白,我最近忙于这次病毒事件的调查中……无法脱身。”他皱着眉头说着,脸色不是很好看,“我不是专案组的头,所以我其实并不能对外泄露我们的调查结果,但既然是您亲自来找我,那我当然是可以毫无保留的供您查阅。”

叮的一声,伴随着电梯门打开,Ayrde带着威廉走进右手边的走廊:“我就是专案组的老大,我的办公室就在那里。这栋楼原本是STAR实验室用于存放实验资料的地方,现在被我征用了。”他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堆积如山的各种文件和照片,威廉被这个场面吓了一跳:“这些资料堆得这么杂乱,你是怎么工作的…?”

“和个人习惯有关罢了,跟我来。”
Ayrde从一堆文件中取出一份文件夹递给身后的威廉:“介于您看起来比较着急,这些是调查报告,东城区政府那边已经查到了这次病毒袭击事件的始作俑者。”威廉听着连忙接过Ayrde手里的文件翻阅起来:“政府已经查出来了?是谁!?”

“一名前任贵族成员,叫费迪南德·狄克斯,现任东城区诺蒙市的检察长。如果不是有确凿证据,政府也不会直接锁定上这个身居高官的执政人员。”他继续背着文件上的情报,“根据STAR实验室成立的专案组成员的调查,这名检察长的曾在6月17日与18日多次前往过诺蒙市自来水厂,而病毒开始大规模扩散则始于6月20日,也刚好是在自来水中发现了引发大规模感染的病毒微生物。”

Ayrde的视线越过文件夹看向威廉,面对她那渴求真相又夹杂着怒焰余烬的眼神,他也只是苦笑了一声:“这中间隔了两到三天,也就是说从这点来看其实还不足以直接定罪,所以他只能被关押不超过48小时,现在看来,也就只剩半天不到了。但他作为这东城政府为数不多的 ‘清官’,这次费迪南德的嫌疑反倒是成了其他执政官一直想抓住的把柄。而且你们在政府那边安插的眼线带来的情报,和我这里估计也差不了太多,我们只是查的更仔细一点罢了。”随着威廉翻开下一页的文件,Ayrde继续说道,“6月22日,随着病毒被传播到了西城区,S.T.A.R疾控部门发现了端倪并检测了数位痊愈或患病人员的血液样本。次日下午5点,疾控部门确认了这是一起基因武器袭击事件,政府也于三小时内断绝了诺蒙市的自来水供应,开始从其他城区往诺蒙市运送自来水。6月24日,紧急临时专案组成立,负责实时追踪病毒扩散,检测打击目标,随时观测任何可能的第二次袭击。6月25日凌晨4点30分,布瑞特黑手党 威尔斯家族教父 Harrison Wells在被送入落幕之鸦医院后经确认感染了病毒,且病情已经相当严重,进入低活性休眠模式并等待抗毒血清的研制……”

威廉继续翻着文件,可后面已经没有更多的纸页了:“25号之后的呢?”

Ayrde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面带苦涩地笑了笑:“这就是我可以告诉你的全部了,剩下的……被一群位高权重的傻逼封死了,我还真没有那种权限可以泄露那部分。不过我倒是想知道,那位被称作全城最神秘的医生,怎么没能把教父救过来呢?”

威廉合起文件夹,视线转向一旁,沉默了许久才回答了Ayrde:“22号的时候Wells先生就和我说了自己感觉不太好,我原本以为只是这几天操劳过度加上空调吹多了导致的风寒感冒而已…我还给他准备了些感冒药…我甚至一点都没有在意……”

Ayrde看着威廉那逐渐泛红的双眼,想去安慰她但又想接着听这件事的内幕,最终也只是默默看着,缄口不言。

“一开始他也以为是自己抵抗力不太好加上近期流感的关系,但他的症状比其他人都要严重,他经常会剧烈的咳嗽,有时还表示自己感觉头很痛,还一直吃不下饭……当时我找了不少人,怎么吃药也不见好转,我本来就准备通知Soil让他来看看的……”威廉泣不成声地哭着,一边诉说着自己的回忆,“可他坚称自己没什么事……他和我原本都将事务处理妥当后准备给自己休个小假的,他连海边宾馆的房间与海滨浴场的票都定好了…可在去的车上,他却……”回想起当时车上的情景,胆怯与害怕再次涌上她的心头,“他突然开始咳嗽,接着又止不住地咳血,我被他吓到了。他沾着血的手拼了命地想要抓住我,我却被吓得一直躲着他,他的衬衫上全是血,从嘴里咳出来的血,就像是止不住一样,直到最后彻底晕了过去,我才缓过神打给了Soil……”

见威廉哭成了这副糗样,Ayrde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开始嘲笑,只是默默地掏出纸巾递了上去。

“Soil经过诊断后跟我说了,如果贸然对他进行冷冻可能会导致器官严重坏死,而哪怕是休眠,那最多也只能再活一周左右。我没有办法,只能把Wells交给他负责,我实在找不到其他可以托付Wells先生的人了……”

“这样啊……教父的事我明白了,抱歉让你想起这些悲伤的回忆。”

Ayrde看着威廉擦去眼角的泪水,随后说道:“走吧,趁费迪南德还没恢复自由身前去找他问个清楚。”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