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个人纪实(一):一元复始
评分: +3+x

祸哉!这流人血的城,充满谎诈和强暴,抢夺的事总不止息。

鞭声响亮,车轮轰轰,马匹踢跳,车辆奔腾,

马兵争先,刀剑发光,枪矛闪烁,被杀的甚多,尸首成了大堆,尸骸无数,人碰着而跌倒;

小城纪元573/01/01记


“我看看,嗯,B级通行证。”一名士兵检查着所出示的证件,时不时地用手沾点自己的口水翻页。

“怎么样,可以放我过去了吗?”我急切地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得问几个问题。”士兵将证件塞给了我,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字和一支铅笔。看到这种场景,我不免有些紧张,难道哪里出了问题?我假装镇定地塞好证件,手却还在口袋里不断地摸索着什么。

“你前往西城区的目的是?”

感受到来自墨镜后面的怀疑后,我就知道这证实了现在小城城主城邦对西城区特别关注,自从小城共和城邦在西城区开始建立根据地,大有占据小城半壁江山之势后,城主城邦就开始封锁西城区,在各个路口布防,试图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但要过年了,他们称为市民着想,愿意临时开放检查点,为那些持有通行证的市民通行。

而我这张通行证是花了138碎在黑市买到的,真他妈的██,这东西就发行1000张,一分钟不到就抢光了。

“啊,长官,我是回家过年的。我已经十年没回家了,我不想让我的家人为我担忧,毕竟十年都没有过联系了。”

“你的家在西城区?”士兵眉头一皱,在本子上飞快地记着什么,这让我意识到我好像说错了话。

“是的呢。长官,十年可不短啊。”


原本我对城主城邦还有那么一点好感,但在以损失3包香烟和10碎的代价通过检查点后,这种好感荡然无存。看着他抽烟的样子,仿佛我的意识如他吐出的烟雾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我摘下眼镜,用布擦拭着镜片,自我安慰道:“没事,损失不大,能到达西城区就不错了。”

然后我感觉有什么锋利的东西架在了脖子上。

“要钱还是要命?!嗯?”一个肮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要命,要命。”我用恭维的语气回应道。

“把碎片都交出来。”

“好。”我缓缓地戴上眼镜,突然用左手抓住那锋利的东西,接着用手肘猛地向后一顶。又给了他一脚后,我张开手掌,发现只是一块锋利的石片。于此同时,一个头发肮脏凌乱,衣衫褴褛的人倒在地上,试图挣扎地爬起。

我拔出手枪后,他不敢动弹,哀求说他要过年了,现在却还欠着一屁股债,如今还像只老鼠般流窜在小城中。见我没有动静,他说:“老爷,求求您施舍点碎片,救救我吧。”

因内战爆发,小城经济一落千丈,许多市民不是沦为乞丐,就是成为强盗,抑或是去当兵等。但那些上层贵族呢,趁机搜刮民脂民膏,有的还与灰色帮派勾结,各个贵族为争权夺势而大打出手。想到这里,看着面前的人,我叹了口气,收起手枪,一边感叹着今天运气真差,一边将5碎丢向了他。

那人自然是喜的屁滚尿流,掏出金碗接住了碎片。趁我瞪大眼睛盯着他碗时,他跟老鼠般溜进了一条巷子里,随即不见了踪影,几个挂在屋檐上的红灯笼都在随风飘动。


在机器的轰隆声中,我与神棍在一处倒塌的房屋中相见。

“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我掏出了三小块黄铁矿1放在桌上,他则迅速地将其扫进了自己的布袋里。

“咄,就这?都不够我做的。”神棍一脸不屑。

“够了吧,就你那害人的勾当,赚起来是轻松的,也不想想老子在矿场是怎么搞到的。”

我掏出烟,自己点了一支,望向大街上行驶的装甲运兵车,缓缓地吐出了一口烟雾。

“在我离开小城后,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老样子。”他漫不经心地擦拭着他的拐杖。之后,他转身走向身后的衣柜,从里面取出了一套标准基金会西装。

“别看共和城邦势头大,可打起仗来是真不行。最近的一次战斗中,我看见共和城邦的一个排在战壕里玩鞭炮!那是什么概念!这素质也是一流啊,之后就被摸上来的Wells一人杀了个精光。真是队伍大了什么人都有。”

“嘶……"我扶正好我的眼镜,望向远处的战线。街道上,一群清道夫还在清理着尸体,可以看出共和城邦战线向外推进了点。

“要过年了,神棍想干些什么呢?”

“你指那些传统习俗?得了吧,我没那个心思。现在大家都想着怎么活下去……"

望向远处弥漫的烟雾,我不再听他的话。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