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末日一幻影
评分: +13+x

遮天蔽日一幻影的觉悟
一个破旧的怀表,它转动的时间,以小城的时间为参照,整点的咔嚓声和不知道何处传出的钟声完美重合,无论转多久,一点都没有改变,它可以稳定现实,就算是再强的神,在它稳定的范围内,也翻不出一丝浪花,它稳定的范围,最大为1000公里。
纪念幻影一孤独的英雄,无人知晓的牺牲者一Wells
零点末日前12天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幻影哼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小曲,从餐馆内走出,他的手上沾染着鲜血,他的脸上布满笑容,只留下了餐馆之中,满目震惊的gray,6012播音机等人以及一具无头的尸体,他刚刚经历了一次愉快的冒险,然后又死了一次。这让他对另外一个可以复活的家伙怀有怨念,现在他报仇了。“这怎么办?"播音机的声音正在颤抖头歪向一边,好像随时都要吐出来一样。“莫要慌张,这个逼可以复活的。”在同一桌子上的gray说道,话语里并无慌张“唯一可惜的是这盘大餐被打脏了。”6012也点了点头播音机并不能看出个它是什么表情,但它说的话让波音机毛骨悚然:我还没吃过人呢,要不要今天就尝尝鲜?吃一下这位冒险家是什么味道。"并顺势抓起一条手臂准备啃,呕吐声响起,播音机顿时夺门而出。gray一边大喊:“等等,等等"一边很生气的撇了6012一眼。6012叹了一口气,刚准备啃下去,一只手臂拍在了它的肩上一幻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笑着对6012说:“不准吃人,这是小城的规矩。”6012,一不舍得放下了手中的手臂,也冲出去找播音机,“虽然有个不太好的结局,但总的来说,探险确实挺愉快的。"幻影的内心想到,他走上了那条无比熟悉的回家的小路。
零点末日发生前七天
敲门声响起,幻影从床上翻下,“是谁?"他在迷迷糊糊中问到,他从桌子上拿起了他的手表,看了一眼吼道:“才特么凌晨两点钟,早上起来找我不行吗?非要打扰我睡觉。“但敲门声停了,一团浓厚的阴影涌入“小城要变了"“是谁?不要装神弄鬼的,出来说话。”阴影并没有回答,反而丢出了一个怀表,幻影沉默不语,周围的能量开始聚集,最终却也消散开,他抓起怀表正要查看,钟声响起,他突然从床上坐起,“原来是梦啊!"幻影自言自语道,他翻身起床,往自己的桌子上一看,他愣住了一一那个原来他看时间的手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怀表,上面的时间正值五点,他看了许久,发现这个表并没有转动,“什么嘛,原来是坏的表"他自言自语道。随即就把表揣进包里,他看向窗外一天刚刚破晓,太阳还没有升起,夜还没完全退去,一声叹息之后,不久熟睡的呼噜声响起。
零点末日发生前第六天
幻影在街上散步,他不知为何,走进了小城的小巷,在那里,兼顾黑帮与警察局的Wells,在那里等着他,嘴上还叼着半个甜甜圈,“Wells,小城的治安怎么样?"幻影单手插兜,点了一根烟,在吞云吐雾的间隙问道,“还好,只是最近来了一个魔法师,可以召唤一些很可怕的东西,当然,召唤阵的布置时间比较长,他落地刚想布置招唤阵的时候,我去把他的脑壳踹爆了"Wells指了指裤腿上的血,但这个货溅出来的血,把我最喜欢的鞋子,裤子,还有甜甜圈打脏了,该死。”“不要再吊儿郎当了,你应该知道这种东西出现意味着什么一一,曾经设下的小城过滤方式,它的效果正在逐渐减弱。"“以及我们地下的小城戒律,它的效果不再会明显,知道了,知道了,不用像老头子一样念念叨叨的,会有解决的方法的。”Wells,接过话头,并且不耐烦的叹息。“幻影没有说话,转身离去,只留下weⅡ在小巷中吃甜甜圈,不一会儿,他就从Wells的视线中离开了,只从远方飘来了一句话:“朋友,我希望你引起重视。”在这个时候wells已经吃完了甜甜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出小巷后,幻影决定拜访Casper,让他为之后的行动,提供一些武器基础,可惜Caspar并不在,他失望的回家,在路上的时候,他遇到了gray,不是巧遇,看起来gray,已经寻找了他很久,一见面她就急忙忙的说道:“幻影你杀的那个人,有问题,我没有感受到他的记忆,所有有关他的回忆也在消失不见,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彻底遗忘那个人,你还记得他吗?
“你不会是在骗我吧,那个人是谁?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没有任何的模因影响,难道你们……什么?”幻影话还没说完,便急忙惊呼,向前冲去一gray正在逐渐变得透明,当幻影的手即将要碰到她的身体时,她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本日记,以及一把钥匙,在幻影还在呆愣的时候,浓厚的阴影席卷而来,将日记卷走,留下了钥匙,幻影刚想追,却发现那坨阴影没有留下任何踪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他弯下腰捡起钥匙仔细端详,就在这一刻,钟声敲响了,幻影被吓了一跳,他连忙环顾四周,但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仿佛就根本没有听见,在慌乱之下,表从他的包里漏了出来,上面的时间是六点,表盘上的指针,正在一点一点的转动,缓慢却坚定。
零点末日发生前四天
幻影还在床上睡觉,他仿佛进入了一个空间,周围是虚无渺茫的雾气,而在雾气之下,是无数的世界,幻影低头向下看,他看到了小城,人来人往,浑然不知有人在上面看着他们,他也能看见播音机和狐狸在酒馆里吃饭,他看见Caspar和Teny正在讨论新的研究项目,他看见6012正在为如何玩安慰播音机苦恼,他看见Wells在为小城的居民排忧解难,但他也看见魔法协会在召唤半神,他看见持伞人的刺客准备刺杀黑帮教父,他看见了小城执政党的破败不堪,各自为战,钟声响起,他忽然抬头,一座高耸入云的钟楼出现在他的面前,上面的表盘每一个时刻的列表都是不均匀的,越来越短,越来越短,每到一个时刻,钟便会敲响一次,虽然没人告诉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这是末日之钟。他又看了一眼,小城的居民们,长叹了两口气,开始冲向钟楼,雾气开始变化,变得艰涩,让人难以迈动步子,变得虚伪,每一步都可能坠入深渊,变得致命,每一口呼吸都包含致命的剧毒,但他也依旧义无反顾的冲去,在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他冲到了钟楼前。钟楼的大门紧闭,他没有钥匙,也无法打开这扇门,他深吸了一口气,向门撞去,门开了,但他自己也粉身碎骨。从梦中醒来的幻影一身冷汗,他连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又翻身睡去。
零点末日前一天
时空门前人来人往,突然之间,小城的时空门一只手出现了,他充满破坏欲,开始破坏小城的城门,啪的一声,它飞了回去,只见Wells,出现在了时空裂缝前,幻影跟在他的后面,用压力一压,这怪物飞回了时空裂隙,但是他的手又伸了出来,“难缠。”Wells,跳入了时空裂隙,幻影依旧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时空裂隙之中,他们足足缠斗了六个小时Wells,和幻影已经遍体鳞伤,而那个出现的怪物,却从未受伤的样子,“真是的,看来就只能将他放逐了吗?”Wells说道,他扭头看向幻影,却发现幻影已经不见,“呸,这他娘的又死哪里去了?"
“我又双叒叕死了吗?”幻影想到,“我得快点赶回去帮Wells"他睁开了眼睛,吓了一跳,他在一个黑暗与雾气交织的地方,一个厚重的声音说道:“这这样是绝对无法战胜那个家伙的,他的不死性,以及他完整的能力,你们是无法抗衡的。”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不需要相信我,这个方法是你们唯一的希望“
哼,哪该怎么做?
拿上那把钥匙,登上那个钟楼,敲动那口钟
代价是什么?
代价就是……
Wells正在苦苦支撑,突然,他回头一看,幻影又重新出现了,身后还有一个扭曲的表盘“你刚刚去干什么幺蛾子了?我差点就死了,知道吗?我可和你不一样,我不能复活。”Wells,抱怨道,幻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小城,有救了”把自己头顶的帽子抛给了Welsl之后,他身后的钟突然开始逆时针转动,那个怪物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消磨,幻影也一样,但都幻影消失的时候,怪物还有一口气,Wells,去踢了他一脚,尖叫声发出,那个怪物彻底的消失不见,“呵,干的不错嘛,分身换时间,真是一个好技巧,我开始有点羡慕他了" Wells,自言自语道,随即离开了时间裂缝,正巧看见了6012在旁边,便问道:“你看到幻影回来了吗?我还要感谢他呢。”“幻影,什么幻影?小城可从来没有这个人。”“魔法协会呢?"意识到了什么的wells问道,“我们小镇也没有魔法协会,今天你怪得很啊!"一个路人回答了Wells的问题。
零点末日两天后
森林,终于处理好了这次破坏的Wells,坐在一个坟头前,抽着烟,坟头的树枝上挂着一顶帽子,随风飘扬,除了他没有一个人记得这个墓碑下面的是谁,人们都遗忘了幻影这个人的存在Wells,一根一根的抽着烟,忽然,一只手拿了那顶帽子,一边掏出一个怀表向后一扔,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朋友,我从地狱回来了。"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