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 日记
评分: +2+x

11月20日,阴,家中
昨晚我看到了一位奇怪的女孩。
那是她的梦境,一个瘦弱,仓白的男孩靠在一片废墟上,无助,迷茫。而那个奇怪的女孩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男孩看。她忧郁的眼睛中带着几分痴迷。过了很久,女孩仍坐在那里。
我很好奇,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正当我向她走去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铃声,她不见了。
我不能再写了!Okan已经饿得开始啃我的笔记本了。

11月21日,阴,家中
昨晚,我又一次造访了她的梦境。
我在一个小山上找到了她。她的梦中是夏天,所以她只穿了一条很短的裙子。我走上前去和她搭话。她丝毫没有为我的出现而感到吃惊,热情地向我问好。她自称Hemerocallis (拉丁语:萱草),她和我长得很像,但她的身材略显圆润,比我高半头,肤色也比我浅一些。
我们一见如故,向对方讲了很多有关自已的事。她语速很快,声音中透露着兴奋。我得知她在她的世界中是个初中生,每天都晚睡早起的。她很羡慕我,因为我有很多朋友,养了一只肥尾沙鼠,有一台能造访他人梦境的仪器,最重要的是我是个探险家。
就这样,我们聊了很久,她突然惊呼道:“天啊!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必须得走了!”走之前,她恋恋不舍地看了我一眼:“如果能永远生活在梦中该多好啊。”
是啊,如果能永远生活在梦中该多好啊。
Okan !你要对我的手套做什么?

12月1日,晴,家中
这几天,我的心思全在Hemerocallis身上。
昨晚我终于又见到她了,她向我吐槽起了她那令人受不了的学校。
她说她前几天在“手机”(这词我第一次听,大概是她的世界中的一种什么东西)上向一个叫“小城的问候”的网站(这词我也没听过)提交了一篇申请信,申请通过了,但她忙于上学,没办法亲自去“小城”看一看,只能通过手机羡慕地看着“小城”人们的生活。她说这些话时,圆脸上透露出惋惜的神色。
作为一个探险家,听到“小城”这个名字时,我就心动了。我兴奋地向她表示我可以代替她去。
她很高兴,同时也很舍不得我。但探险家一但心动,就没人能阻止。她让我明天出发时过去向她告别。
我正在收拾行李,但愿Okan 不要再捣乱了。

12月x日,暴雨,途中
好几天没写日记了,距离我向她告别已经不知道多少天了。我依旧在寻找去往“小城”的途径。
夜深了,我也该睡了。明天要继续加油啊。Okan 已经在她送我的背包中睡去了,不得不说,她还挺贴心的。

送别·Hemerocallis 视角
她出发了,我每天晚上都孤单的不得了。——天气太冷了,希望夏天能早点来吧。

1月1日,周一,小城
我终于到了小城,入住在苏卡不列酒店。好累…我要去睡觉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