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已死,教皇当立
评分: +2+x

落暮 - 其一

7月6日,傍晚。

原本喧嚷的东城街道今天却一个人都见不到,所有店铺都关着门窗,与这阴沉沉的天气衬托起来,整个东城宛若一个鬼城。

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许久,街道的远处出现一群穿着黑色风衣的人,他们都戴着一样的黑色礼帽,整齐的走在路的两边,而中间的几个人拉着一辆丧葬车,上面的棺材旁摆满了玫瑰花和康乃馨,这是他和她最喜欢的花。

领头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她的双眼空洞无神,手里拿着一顶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黑色礼帽。他们走过整条街道,直到前面的岔路口,一个面色苍白,眼眶通红的男人站在路中间,他是TIM,是这棺材里的人生前最信任的朋友。他看着眼前的人群,什么都没说,只是跟随那个女人一起往前走着。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的步伐都越来越沉重,天色越来越阴沉,他们一直往前走,风与沙尘掺杂着吹向他们那面无表情的脸。快到了,那是一片墓地,包围这土地的铁栅栏早就已经生锈,倒戈在草地上。黑压压的人群穿过了墓地的大门,走到了最里面,放下了棺材,安葬在那土地之下。

领头的女人将手里的黑色礼帽放在墓碑旁,身后的所有人也都摘下了自己头上的礼帽。她单膝跪在地上,注视着墓碑上的名字,原本应该痛哭流涕的她此时却意外的冷静。TIM跪在墓碑前,嘴里念叨着听不清的碎语,伴随着风的声音消散在天空中。

“这混乱至今的东城,注定是要迎来这一天的。”

夜晚,威尔斯家族的议事厅,所有党派成员都聚集在这里,墙上的肖像画从一个老男人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女人。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堆城主府的文件和一张照片,上面写着通缉。所有人都在不停的议论这些文件,直到那个女人打开房门缓缓走出。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头上戴着一个红色的三重皇冠,她把桌子上那个雪茄摆件撤掉,换成了一个绿色的十字架。

她凝视着桌子上那张照片,沉默了许久,直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纷纷看向她那双充满光芒的碧绿色的双眼。

“我是威廉·威尔斯,从今日起,我将继任教父的位置,我即是教皇威廉一世,我会带领家族中所有的人,燃烧最后的血,讨伐政府,报仇雪恨。”

她拿出一把刀,插在了那张照片上。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