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还是重生
评分: +5+x

清晨,太阳透过北境里的树林,照进了我的窗子。这种温暖的太阳,我好久都没能见到过了。要知道,春日的阳光对每一个人或是一只狼来说都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礼物。正当我面向窗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的时候,一缕寒芒已贴在我的脖颈。那是一把精致的小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我叹了口气,正想要给自己施法时,那把刀突然被挪走了,我立即转头。那是一位年轻的男子,坐在我第二喜欢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玩着那把小刀,“别想不可能的事情”男子停下了手中那把锋利的小刀:“如果你敢做什么,我就直接杀了你”他的语气很平静,却让我感到一丝瘆人的寒意。

“你是TIM吧”我盯着男子的脸,故作镇定地说道“在我所认识的刺客中,只有你能悄无声息的潜入我的卧室。”

“是我”被称为TIM男子把刀收入袖中,开始抽起了烟。 “别紧张,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来报答的”—此时我的内心有一万个“我信你个鬼”飘过—

报答?报答什么?怎么报答?

“你上次帮我重塑了肉身,还记得吗?”TIM继续抽着烟,语气十分平静。

这件事我当然记得,那天我记得给狐狸做蛋糕的时候没牛奶了,来了一趟小城凑巧就救了他(真的,森林里没有超市)当时我所做的,也只是我的天职罢了。“所以”TIM顿了顿“我想让你加入我们”(这算哪门子报答啊??淦)

说着,他递给了我一封信件,那封信很奇特,它一直都是冰冰凉凉的,我的手无法将它捂热。我仔细看了看信封,抬头一看,那人已经消失了,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好想突然间忘掉了。

信写得很简单,他让我到小城的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唔,我记得在一个赌场附近。时间约定在明天下午17点17分。

17点17分,威尔斯家族某赌场附件,几个人在等我。

“wocWells?”我一脸懵逼。

“是我,孩子”这位年轻的男子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一身西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无比的合适。无形中我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压迫感。

“你不是公安局局长吗?”对于他的身份,我大为震惊。

“咳咳,咳咳。”TIM在旁边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突然干咳了起来。

“那么,Setrick”Wells微微一顿,似乎也在回避这个话题。“欢迎你加入布瑞特黑手党。”

“还有”wells和蔼的笑容突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肃杀,“不要叫我Wells,叫我Wells”他的眼神锋利的像刀刃一样,使我不敢直视,只能低下头道。“遵命”

之后,Wells,啊不,wells老大向我介绍了一下组织的七条戒律,就离去了,他似乎很忙的样子。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我漫步在小城里,心中有些慌乱。本以我神使的身份,我不应该加入黑手党的,但是在小城的生存法则中,弱小的人是无法生存下来的。我这么做,应该是自己堕落了吧。

我实在是,太弱了。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啊,是TIM,旁边是Mercer(我是绝对不会说因为Mercer是龙与恶魔的混血,我就超喜欢这位仁兄的)

TIM明显比昨天要热情很多—别问我是怎么从这个面瘫脸上看到热情的—:“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我挺喜欢酒的:“好呀好呀”况且旁边还有一只超级帅气的龙小哥,何乐而不为呢?

Mercer也没介意,很高兴的道:“走吧,那我们去酒馆里喝一杯,谁先醉了谁付酒钱哈!”

酒很好喝,三人在酒馆里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很快就都醉了。我依稀记得我哭了,我说:“布瑞特黑手党很棒啊,但是我是神使啊,我会堕落的。”

TIM似乎拍着我的背说:“没关系,Wells是个很靠谱的老大,刚来那会我认为自己能够通过自己的暗杀技艺杀掉一切,但是Wells比我强太多了,无论是能力还是人格,我越是了解他,就越是尊重他,所以说……”他甩了甩脑袋“不要管你那么多,你只要记得,这里能让你成长就可以了。这里不是你的堕落之地,而是新的开始。”

夜,深了,星光璀璨,我在酒店里,在璀璨的星光中,睡了。

【后记】
第二天

又是一次温暖的阳光,照进了我的房子。我伸了个懒腰,拿上了手中的雪茄,( Mercer买的,主要是觉得我可能不喜欢中华)装模作样的吸了一口。浓郁的烟味,在我的嘴里徘徊。我被呛到了,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该开始工作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