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爱(五)
评分: 0+x

我戴着兜帽,独自一人穿梭于街道上,满脑子里都是小海走之前对我说的话。低头,我审视着自己的那根法杖,那种无形的链接依旧在那里,只是气息在不可遏制的变弱。但是,这次我却一点都不清楚,我究竟绑定了什么。

什么是“爱”?爱是一种情绪的表现,却又可以被认为是大脑上的荷尔蒙;爱是一种无形的红线,却又存在于记忆和物品之中。强烈的感性与客观的理性融合在一起,爱便是它们的孩子,他们的产物。

“莫非……小林想出了规避魔法的办法?”我心里想着,耳朵传来一阵噪音,那是广告的声音。

“您的老人还在受阿尔兹海默症影响吗?您还在怕您的父母忘记了自己亲爱的孩子吗?那就快来体验我们的新科技吧!全新的记忆储存手环,将最重要的秘密存进去,让你的长辈永远不会忘记你!”

下意识的,我抬头望向那闪烁着的荧幕,广告里的画面正在一张张老人的笑脸里游走,我的脑海里突然却蹦出了小海的笑容,那么天真,那么可爱。

让爱消失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让这些记忆消除,待过去的一点一滴全部消失后,爱就会枯萎,情就会消失。

那有没有办法保存记忆呢?

我记下了广告上的地址,走到那家店门的入口,在极长的队伍中再一次看见了小林。他看上去已经排了很久的队伍了,那团人工制造的头发早已被挤得有些凌乱,但是他的眼神却熠熠发光。那种急切的渴望,如同一条渴水的鱼,在他面前的早已不是什么手环,而是唯一的希望。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方法确实可以规避我的法术,只是……这个故事,怕是要走到它的结尾了。

我的法术,并非是使用自己的力量,而是借用自己所信仰的,那位“神”的力量。

欺骗神的话,就是犯下了渎神的罪名。这是我无法插手的事。

只是……

10天过后,我再一次穿梭到这个世界,邀请了小林和小海出来吃饭。说是邀请,也是用的小林的钱,毕竟我身上没有这个世界的货币。小海手上套上了一个蓝色的透明发光手环,和小林眼睛的颜色一样。

“怎么样,小林给我的,好看吧?”小海兴奋的向我炫耀着自己的手环,嘴上一直没停下来过:“小林说这是送给我的护身符,结果我一看,这不就那个什么……记忆手环吗?我就把小林骂了一顿,说这个礼物是送给老年人的。你猜他说什么,他说送这个礼物可以看出他的远见意识。我真的服——了这个钢铁直男机械人了。不过我觉得看着也不错,就戴着了。”

“胡说什么?”小林点完餐,一脸笑容的迎了回来:“这个手环这么好看,还有功能性,不是超适合你吗?”

“不听不听~略略略~钢铁直男~”

我的脸上挂着微笑,心里却是万般煎熬。

10天,这是我预估的,小海能存活的极限。现在链接却几乎没有动摇,证明这个手环确实起作用了,不过一股未知的力量却像游蛇一般萦绕在这个连接上,等待着“绞杀”的那一刻。

“狼先生,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诶?”小海又凑了过来:“你叫什么啊?维依柯吗?这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只狼的名字。”

“叫我,嗯,小塞就行了。”我的声音小得听不见。

“小塞啊,很不错的名字呀~”小海伸出自己的手,隔着兜帽抚摸我的耳朵:“以后我们也是朋友了~”

“我……呃……”

“你怎么比我还要害羞啊?”小海好奇的看着我,微微一笑到:“难道很厉害的人都很内向吗?”

“耳……耳朵”我咽了咽口水,转移了话题。

“欸欸欸抱歉!”小海迅速的把手撤了下来,充满歉意的看着我。

这种真诚的歉意,就和他们的爱一样,纯净而明亮。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过来观看这场既死的结局,莫非我只是羡慕……这种美好却虚幻的爱情。

小林从前台取了餐,巧克力味的面包,三瓶纯白的牛奶,摇晃着,碰撞出清脆的声音。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他的忧虑早已远去,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像一场童话故事一般,起于悲鸣,终于万幸。

“小塞,你怎么不吃啊,不符合你的胃口吗?”小海见我一直没有动手,将篮子里的牛奶递给了我。我摆摆头,抱歉的告诉她,自己今天突然没了胃口,又扯了谎说是月圆的原因,于是两人的话题就很自然的聊到了月亮与狼上。

我反复告诫自己,他们本不可能获得正常的人生,这一切都是有自己引导的一场幻梦,他们的爱也是幻爱。

但是我的良心,也扯得我生疼。万一我能救他们呢?

万一,我能给予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呢?

“小塞,小林说他投出的简历有回应了,天啊,像他这样的机械人居然也能找到一份基本的工作,现在我终于不用担心花完父母的遗产后……”她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不好意思的捂了捂嘴,又说道:“那我们先去看看哦。”

别去。我的心中这么想。

在我这里,是不会立刻死亡的,神不会诛杀自己虔诚的信徒。

但我像个懦夫一样,挤出微笑挥手告别。

我真的无法挽救……

这段虚幻的爱情。

汽车突然的轰鸣,缓缓向前加速行驶,无视人行道的绿灯。

偶然,还是必然?

撞击声冲向了我的耳朵,混乱的声音拔地而起,人们前一秒还在惋惜一个生命的逝去,下一秒看见是一个破旧的机械人后,便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小林!!”

小海扶着地上的小林,泪如雨下:“不,你怎么能,我们才刚……过上……”

女孩的喉管堵塞了,眼泪变成了深深的黑色,那是黑血病晚期才会有的症状。她的晶状体变成了黑色,周围的景色变得模糊。

但是,直到生命逝去的那一刻,她还紧紧的握着她爱人的右手。

哪怕那根象征爱的锁链已经破裂。

【后记】

灾难后的世界,人们躲在一个个保护罩下,汲取着为数不多的营养,在保存人类火种的同时付出着由贪婪带来的代价。

黑血病是在灾难爆发后出现的,冰川融化使得这种特殊的病毒重获生机,正无情的吞噬着人类的生命。

迪瓦大叔的墓园,也是基于黑死病才建成的,墓园里埋葬的都是被黑死病夺走生命的人,有富人,也有平民,他们的墓里面几乎没有没有棺材。富人的钱要么花在了病上,要么全被其他亲戚吞噬干净,而穷人则是根本买不起。

然而,世界上终究不缺意外。

迪瓦大叔才抽完第三根烟,过来请求埋葬的人就又来了,与往常不同,这次的人带了个兜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可能这个人这么做在提防传染病,那他肯定是个菜鸟。迪瓦大叔得意的想。

但他很快就得意不出来了,这个人捧着一个金属盒子刚好放得下一个人的骨灰,能获得如此殊荣的逝者实属不多。迪瓦大叔挺直了腰板,眼前这个人一定很富有,而兜帽肯定是增加他的神秘感。迪瓦大叔自认为很了解这一点。

“我想埋葬我的这位朋友。”

“好的先生,您想要怎样的墓葬,要石碑吗?什么样式的?”迪瓦大叔一边献着殷勤,一边扭头去找自己的转账机。

一登不菲的钱被放在了桌子上,震得迪瓦大叔心里一愣:“最好的。”

欧我的神啊,发大财了!迪瓦大叔咽了咽口水来抑制自己内心的冲动,连忙说道:“要写墓志铭吗?”

“要。”

“您说,到时候我找工人帮您刻上。”

这是,他发现自己面前的“贵人”突然愣住了,久久后,他张开了嘴。

“他是假的,但他的爱是真的。”

“他们的爱是幻爱,但却比真正的爱更为真挚。”

【完】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