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爱(四)
评分: +2+x

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伴随着柔和的灯光,安抚着每一个前来喝咖啡的人。小林带我去的那家咖啡厅,似乎也是如此,但是门口有一个鸟笼,上面养着几只虎皮鹦鹉,显得十分可爱。“就是这家”,小林对我说到:“这家的咖啡特别好喝,并且这些鹦鹉十分稀有,所以也引来了不少人。”

“看来,小海也一定很喜欢这家咖啡厅吧”我发现小林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便这样问道。

“是的,这是小海最喜欢的一家咖啡厅。”小林笑了:“因为我是机械人,是不能喝咖啡的,所以我就带你到这里来了。”

“好吧”我说到:“那我们进去吧。”

一进门,小林的右手手臂上听见“叮”一声,一个无线投屏出现在他的手臂上。小林看着我,笑了笑说:“你想喝什么?”

“woc你们科技这么发达的吗……”我有点惊异:“那……我要一杯卡布奇诺,再来一块松饼吧。”

“嗯……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这种咖啡吗?”小林用手指在他的右手臂上方划来划去:“抱歉,我只是有点好奇。”

“这个嘛……”我想了想,说道:“卡布奇诺虽然苦味有些较重,但是,那种醇厚的奶香味是其他任何咖啡无可比拟的。举个例子,焦糖玛奇朵的甜味确实不错,但喝到后面,你就会越厌倦那种甜味,于是就不会再喝了。”

“好吧。”小林看着我,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我的咖啡端上来了,服务员先把淡褐色的卡布奇诺端给了我,然后递给了小林一杯黑色的液体。

“是机油吗?”我的好奇心立刻就上来了。

“润滑液,我们身体里有特殊的传感器,这会让我们产生喝咖啡的感觉。”小林也蛮新奇的看了看自己的那杯“咖啡”,然后端起来笑了笑:“干杯~”

“喝咖啡时我不习惯碰杯。”我摇了摇头,端起抿了一口,小机械人也模仿了我的样子,喝了一口。

一机械人一狼就这样,慢慢的喝着自己的饮料,像是在消磨时间一般,品尝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你为什么要撒谎?”我闭上了眼,轻轻问到。

小林完全没有喝咖啡的经验,一举一动都是在模仿我的行为,而且从这家店的装饰来看,一般人是不会经常来这里消费的。

“这座都市的生存法则。”小林叹了口气,说到:“高级的机械人是不会让你看出这些端倪的。”

“话说回来,您对我们的故事感兴趣吗?如果说您愿意听的话,您就是第一位听众。”

我点了点头,看着小林将自己的咖啡慢慢的喝下。当最后一点香气从他的嘴里消失时,便向我讲述了一个漫长的故事。

人类的贪欲终究毁灭了自己的栖息地,大量人类死去的同时,一部分人用自己的资产活了下来,形成了一个个如同玻璃罩般的保护区。他们轻而易举的召集了一大批流亡者,将其按照社会地位分为三六九等,成为自己的劳动力,这些人也继而建立起自己的政权,享受了从未设想的生活。

之后人类为了寻求更完美的伴侣,研发出了有感情的机械人,它们有些与常人无异,甚至高于常人。可是有制造就会有残次品,而残次品的下场也很简单粗暴。

故事的开头便是在一个垃圾场里,一个肮脏破损,等待销毁的赝品机械人,和一个父母离世,背景被抹去的拾荒女孩,在命运的引导下走到了一起。女孩修好了机械人,机械人也暗下决心,守护这位女孩。一切的一切就像一个肥皂泡一般,虚幻且美好。

直到它被黑血病笼罩,破裂于无垠的黑暗中……

“所以,谢谢您救了她,无论我的结局如何,只要她幸福,就足够了。”小林看着我,蓝色的瞳孔里充满了感激与柔情,那是比人类更为纯洁真挚的情感。

“但是,你忘了我开出的条件吗?”我提醒他:“你们的爱会随着时间缓慢流逝,当她的爱化作幻影时,那一切就……”

他笑了笑。

“我懂。但是,只要有爱,就够了吧。”他蓝色的眼睛忽闪着,带着一丝狡黠。

“是的。”我看着他。

“那你觉得,爱又是什么?”

我一愣,发现连我自己都无法准确诠释爱的涵义。

“爱是大脑皮层上的荷尔蒙,”小林说到:“是理解,是关心,是一见钟情的美好,是永不融化的甜蜜。”

“将美好存于心中,将糖装进蜜罐,爱就能永存。”他站起身子,熟练地伸出右手。

“十分感谢您的帮助。”

我伸出右手,握住了他那被磨损得无比光滑的手。

那曾经,被爱人无数次抚摸过的手。
(未完待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