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爱(二)
评分: +4+x

(二)
那位机械人小哥在我的后面喊着:“别走啊!你不是说你是来帮我们的吗?”

我回头,很无奈的来了一句:“你毕竟是一个机械人啊。”

顺便说一下,我的能力,不是让死人复生,而是保住一些濒危的生命。如果说人是一盏命灯的话,我就是那位添油的人,添的油是另一个人的一部分。大到寿命,小到一根头发,只要神明能够满意,那一个人就会活下去。代价则是随着时间缓缓流过,那个付出的生命会变得空虚,而另一个生命最终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以时间为筹码,以生命的一部分意义为代价,让另一条生命暂时的延续下去,这很公平。但是,这位我等了很久的人,是个机械人。因为机械人根本不属于生物范畴内。他们的寿命,来自于自身零件的优劣,甚至有些机械人能永远不死;他们的记忆,来自于自己的存储空间,那是一条条数据,这能让他们的记忆永不褪去;他们的血肉,来自于一团团蛋白质,还有一根根塑料,慢慢杂糅而成的。所以,一个机械人找我绑定,无疑是痴人说梦。

机械人突然向前倾倒,双膝跪地,说道:“求你了,小海本来是我的一切……而现在……”

我把头转了过来。虽然我知道,这种哽咽方式是来自于机械人的某一条数据,它能使机械人做出相应的动作。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情】。那是一种浓烈的爱情,这让我明白,他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

等等,如果我以他们的爱情为代价,那会这么样呢?

爱情于神来说,那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礼物。无论是年轻的男孩女孩在树下承诺过的誓言,还是年轻人在职场后的相互依偎,更或者是中年老年人在夕阳下的的守望和思念,这种甜甜的爱和欲,确实是神明最爱的东西。不过,几乎没有人会以爱为代价。因为爱太珍贵了,许多人找我绑定的原因都是应为他们的相互喜爱,如果他们是以爱为代价,最后成为陌路人,而一方又离开这个世界,那就没有绑定的意义了。

但是,机械人身上唯一能够存在的东西,恐怕就是【情】了,我能感觉到,这个机械人身上有一种如丝一般的东西,看上去是虚无而飘渺的,实则比任何一块磐石还要坚硬,是利剑不能斩碎之物,所以这才使神明如此心向神往。

我把这个想法给机械人说了,他冷静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又开始了思考。不一会儿,他把眼睛睁开,那双美丽无比的蓝色眼睛,充满了一种坚定的感觉。“我愿意,”他的话语已经不再颤抖“只要小海能够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

“好吧。”我开出了我的条件“如果当你们成为陌路人之时,小海就会逝去,你愿意吗?”为了让他更能确定我刚刚所说的一切,我这样问道。

“您是指,只要我们的爱还在,她就不会消失,对吧”他急忙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那双虚假但却美丽的蓝色眼睛面前,我无法反驳。“是的,如果你同意,我会让你的小海活着,只要……”

“只要我们的爱不逝去”

“对,只要你们的爱不逝去”

“哈,你的语气可比那些天天叫我‘先生’的医生好多了”他的神情变得淡定起来,好像一位溺水者被一艘渔船打捞起来后苏醒时的样子“那么,我同意。”声音很坚定,似乎之前那种微颤声音已经消失殆净。

我拿起手中的法杖,闭上眼睛,轻轻的触碰到他们之间的那条【情】。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啊,那种丝滑无比,清凉如水的感觉,还是第一次碰见。但是另一端,却是那么的脆弱。我默默吟唱着,几道黄色的微光闪过,最后融入了那条透明的【情】当中。

睁开眼睛,我看到了那个机械人正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焦急:“好了吗?”“好了。”我刚施完法,声音听上去会有些虚弱。“那就太好了!”这位机械人欢呼起来。看到了这个快乐的机械人,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从那个如铁盒一般的房间里走出来了一位女孩,长的很可爱。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碧蓝色的眼睛,让人想到了泉水,或是天空。那种纯净的蓝,是我好久都没有见过的了。只不过,由于长期在医院里治疗,女孩的身体很瘦削,左手上布满着被针孔扎过的痕迹。身上穿着的病服,应为长期不更换,已经显得有些脏了。如果说让她穿上一件美丽的长裙,肯定会有人怀疑她是公主。

“小林!”她似乎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变得开心一点“我们一起去玩吧,我们去哪个人造海滩,去吃那里的烧烤,还有去放风筝,虽然现在是晚上”她笑了,但是我还是听出了哽咽声“我们去樱花林吧,哪里的花很漂亮的,摇一摇那美丽的树枝,樱花飞扬……”这时,小林走上去,抱住了她。女孩在男孩的怀抱中哭泣着,蓝色的眼睛上覆满泪水:“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子哭得很伤心,由于太过虚弱,她哭几下就得深吸一口气“都是……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得了这种该死的病……”

小林抱着她,也泣不成声:“小海,不……你不会死的,你相信我”

“你骗人!医生说我只有3个小时的寿命了,怎么可能……会一直活下去……”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是小林先收住了泪水,对她说:“小海,我已经找到了救活你的方法。现在,你不会死,你会一直活着的,相信我。”

女孩子渐渐的也不哭了,她望着小林,说:“你不骗我?”

“不骗。”小林用手轻轻抹去小海的泪水,小海将自己的头埋进小林的衣服里,把小林抱的更紧了。

“真的不骗?”

“真的不骗。”

小海将头慢慢抬出,说道:“那我们拉钩?”

“好呀。”

月光下,一对恋人在医院里紧紧相拥,享受着这份重生的喜悦,以及相遇的美好。

但是,这就像昙花一样,让人在最美好的时候欣赏它,之后则是慢慢的枯萎,落败。
(未完待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