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爱(一)
评分: +3+x

【小引】
我是一个神使,很闲的那种。平时总会拿出自己的时空传送器玩。我习惯运用自己的能力,延续他人的生命,看看这些被赋予生命的人是否会为我带来更多的乐趣。

不过最近的一次穿越,却使我无法忘记。虽然又是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但是这次却与众不同。

这个男生,是个机械人。

(一)
时空穿梭机这次没给我整出岔子,在一阵不愉悦的耳鸣后,我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条条钢筋贯穿着整个城市,空气中则弥漫着一股重金属的气味。我站在马路旁的人行道上,不由得厌恶的甩了一下头。

作为一只在森林生活习惯的狼,我本能的厌恶这种由钢筋水泥铸成的世界。

但是抱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依照惯例,时空穿梭器得30分钟后才能再次使用。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到处转转,看看有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我戴着兜帽,走在人行道上,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令我颇为吃惊的是,这群人有些长得几乎完美,但旁边却有一个丑陋到了极点的人,看上去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但是在这里,几乎百分之80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我不得不怀疑这里人们的思想理念是否有点不同,难道一定要美丑结合才最好看??

我正想着,突然闻到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这座小城没有树,所以味道能穿到特别远,更何况我是狼,我的鼻子永远不会骗我。那是一个医院,与小城的医院的标志不同,这家医院的标志是米字型的。我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里面很干净,并且几乎没有人拦我,貌似这家医院是全自动化的。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医院的宣传栏上写着:“远离黑血病,创建美好世界。”这则标语很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宣传栏,这让我不由的好奇起来,黑血病是什么?在电梯的墙上,也有专门的一楼,写着“黑血病治疗中心”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进入了电梯,来到了那一层。

电梯门一开,扑来的则是更为猛烈的消毒水的气味,不过好在没人前来问我做什么。电梯外面的一个小空间是招待患者家属的,右边有一扇玻璃门,而在玻璃门内,是一个个相互隔开的房间。每个房间很小,且都被封得死死的。不得不说,这地方十分压抑,如果不是像我一样有特殊身份的人,真的会留下心理阴影。

突然,我听到了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我找了一个离声音较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消息,或者……让我得到一次“参与”的机会。

“先生,对不起,尽管我们全力治疗你的爱人,但是她的病情已经恶化到使她处于昏迷的状态了。”这个声音冷冰冰的,应该是个机械人。

另外一个则是一位男性的声音,带有微微的磁性“你……你们还能保住她多久的生命?”可以听得出,他在颤抖。

“先生,因为你交了费,我们会尽心尽力的为你负责,但是她已经救不回来了,如果再对她强行治疗,只会增加她的痛苦,所以……”

我听见男子在哽咽,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所以什么?”

“先生,我们的建议是带她回去,让她在生命即将结束之时,做一些有意义的事,”那个机械人说话依旧不紧不慢,但却有一股渗人的寒意:“至少,这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随后是一阵安静,一阵令人感到寒心的安静。那个男人没有说话了,他在思考;对面的机械人也不说话了,他在等这个男人。我也在等,因为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好吧”男人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安静,这似乎是一种妥协“那就麻烦你让她苏醒吧,我带她到外面转转。”

“好的先生,我们会为他注射高强度的肾上腺素,让她在这几天回复一定的活力,请在外稍等片刻。”那边的机械人迅速给出了回应。我换了个姿势,靠在了椅子上,摸了摸我痒痒的狼耳朵,我需要等到那个男人的到来。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从我旁边的隔离门走出。这个男人也是长得几乎完美,他所有的五官都长到了最满意的位置。所以即便是哭泣,我也相信他哭得很好看。

他看到了我,竟然慢慢地靠了过来,坐在我的身旁(这还是让我挺吃惊的),说:“你是新来的患者家属吗?还是新来的病人?”

我笑了一下,拉了一下兜帽,好让他先不要看到我的狼耳:“不是,我是来救人的。”

那个男人的情绪刚冷静下来,又被我一下子带了回去,他惊讶道:“救人?救什么人?”

这种激动的情绪,我是可以理解的。这好比在风暴中漫游在海洋深处的人,一次次被拽入水里,又一次次的冲出水面,他们本能的求生意识在疯狂的运转着,哪怕是一个破木板,他们也会紧紧抱住。所以,我把自己的能力详细的给他说了一下。我本以为他会突然兴奋起来,但换到的却是一个怀疑的目光。我敢打赌,这个男人绝对不信我,从他的眼神,还有他相互交叉放在胸前的手臂,都很容易的看出来。男人又陷入了沉默,但是,他没让我等太久。

过了30秒左右,男人似乎恢复了冷静,问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要么就救,要么就算了。”讲真,我还没到这么蛮横的交易者。为了使他相信,我取下兜帽,露出我的狼耳,拿出了自己的法杖,还掏出了我的时空传送器。但男人也只是耸耸肩,依旧不相信我有这种能力。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突然想到前些日子RIM买宠物时,送给了我一只仓鼠,说只要我去摸我的衣兜,他就会解锁【无】的状态。看来,我可以用这只仓鼠做个实验。

我拿出仓鼠(嘴巴上还有糖屑,不知道他吃了我多少糖)用我那把镶着红宝石的小刀,一下割破了它的颈动脉。红色的血液疯狂的喷着,伴随着仓鼠的尖叫。我把法杖拿出来,在仓鼠身上挥舞两下,仓鼠的血立刻就止住了。

那个男人瞬间就懵了,又原地思考了好一阵子,语气颤抖的说道:“您可以救活我的爱人吗??”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终于,那副我最想看到的神情在男子身上浮现出来。他激动地说道:“这实在是太棒了!小海终于有救了!”

我说:“那你准备以什么为代价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他的善恶度。

“我要……”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他的左手突然伸向了一个人类伸不到的角度,这是我大吃一惊。他看见了我,笑了笑说:“这很正常,因为我们机械人有时候手会向人类那样抽筋……”

我还没等他解释完就直接问道:“你是机械人?”

他点了点头,我直接扭头就走。

你一个机械人我怎么绑定?
(未完待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