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叶
评分: +4+x

风拂柳岸,绛红的余辉铺在江面上,船上的男子倚栏哭泣。一声啼叫打断了他,船上停着一只鹧鸪。在斜阳倾洒下,他本来是白色斑点的羽翼,悉被染成了殷红,似是无数尚未愈合的创口往外还渗着冰冷的血一般。

鹧鸪又叫了一声,男人手伸上前去,还没等男人的手触碰到鸟喙,它就忽然像箭一样飞了出去,尖锐的鸟喙划过男人的脖颈,伤口处立刻现出殷红,但过了很久,四溅的鲜血也没有如期出现。

薄雾散却,摇动小楫,水面的圆日破碎。

木桨漾起的一片片波痕,打破了鉴湖的宁静——鉴湖今天本该平静如鉴。1

风带着香气向船飘去,青荷色衣着的女子倚栏望着水面,已然沉醉。

静静地聆听,

夹杂在船动声中、薄雨淅沥里,轻微但婉转的摇曳声。

水面上栖息着的一鸳一鸯,

也享受此刻不宁静的鉴湖。

庆幸岸边本想折枝的女子正忙着洗衣,

没有惊走叶下嬉戏着的鸳鸯。

湖畔的男子正远处观望,

小舟穿过片片荷叶,皙白的手拂过,载着的花骨朵泛起一片红晕。

随着悠扬的笛声远去,景物迅速收缩,逐渐从瞳孔中散却。男子眼前的,只剩下了一片片枯黄。水面先前的青绿,也只剩下了一根根茎。

伤口愈合了。

伤口愈合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