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人

东城区,虽是一个混乱之地,但也不乏存在些寂静的地方。那些不见人影的小巷和胡同,常常处于一种可怕的,似乎不存在时间的寂静之中。

自然,时间还是在流逝的,因此变化必然会出现,不知何时,一个似乎像受到很严重的撞击而形成的未装门框的缺口外突然出现了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守卫,若仔细看的话,便可以看到他们之间似乎还躺着一个昏迷的少女。

当然,这并不能使这里从死寂中解放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守卫似乎实在忍受不了这停止时间的寂静,开口道:

“你在这干了几年了?”

“哎……想想也挺久了,应该有十几年了吧……”

“啊……那您是前辈啊。”

“是啊,我女儿现在应该已经七八岁了吧,我都还没见过她一面,这次上级难得批准了我的放假请求。只要这次任务结束了,我就可以回家了……我家人一直住在内地,我很少有时间能去看看他们。这次回家,我一定要带他们去看看海。我女儿都这么大了,连海都没看到过……想想也挺可怜的……你呢?你的家人现在如何了?”

“我啊……”他似乎有些惆怅。

“啊……如果冒犯到了的话……抱歉。”

“没事,说了也无妨,我的双亲在我来到这里工作前就已经死了,以及……我曾经有一个女朋友……她……死于了一次任务。”

“啊……对不起,我确实不该问的。”

“不过现在也已经没啥了,当时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我也抑郁了好长一段时间。”

“要来一根么?”他递来了一根烟“虽然是廉价货……不过用来打发时间,这再好不过了。”

“想想。”他接过了烟,熟练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燃,猛吸了一口。

“话说,您叫?”

“啊,我叫███。”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只要我能做的,我会尽量完成的。”

“谢谢,其实也没啥,你去看海的时候,记得寄我几张风景照,如果可以的话,把旅游的地址附上。最近我感觉压力有点大,估计需要个散心的地方,我的名字是███。”

“可以,当然,前提是我们还活着。”

“嗯,是的,加油,起码活到这次任务结束。”

“时间也不早了……”他望了望逐渐下落的太阳“上面有讲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休息了么?”

“忘了,不过,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那她怎么办?”他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少女。

“她啊……我带回去吧,我家里有一个急救箱,虽不顶用,但起码也能延缓伤势。”

“什么,你难道……”

“哎,放心吧,虽说在这里工作压力很大,但不至于丧失人性,性同意的那些知识我还是有的,明天一早,我就会带着她去找医疗机构,但愿这里有专业的医疗机构吧……”

“那就好,她也挺可怜的,挨了那么重的打……”

“确实,我也相信她的证词,怎么说呢,只能说她是被好奇心害了吧……”

“嗯……为什么上面要让我们一直守着她,把她送回去不好么……”

“估计是为了防止冒领吧。”

“冒领?!这还会有人领么……如果真有人要领她的话,那个人该怎么……”

“砰”,那名守卫倒在了地上,头上不知何时插上了一把牙刷。

“什……”随后,又是一个重物砸在地面上的声音。


“哎……这把笔估计也没法再用了。”白发少女边拔下一名守卫头上插着的沾着脑组织的钢笔边自言自语道,“总算找到你了,看来……你得赔我一只笔了。”她转头看向那名倒在地上依旧处于昏迷的少女。“感觉这是个严谨的组织吧……但……这两人的态度为什么会这么松散……”


“唔……”少女睁开了眼睛,光芒之前仿佛等了很久,现在迫不及待地冲向了她的眼睛,一瞬间,金色的光布满了她的视野,她急忙伸手去遮挡。一会后,她总算适应了光线,并看到了手上用十分工整的手法缠着的绷带。“你醒了啊,”一个没有如何感情的声音传来,“你已经睡了半天了。”“这是……”“啊,这个啊,是从你书包里找到的绷带,帮你包扎了一下。”“我现在这是在……”“你自己的床上。”“你怎么找到我的,Hodness?”“这个啊……你不是带着那个么。”“哪个?”“你腰上的那个。”“那个啊……你能根据这个定位?”“勉强可以吧……主要是你发出了信号。”

“我发出的信号么……”少女坐起了身。“我不记得欸……”“你起来了啊,记得给我买只新的钢笔。”旁边坐在书桌上的少女头也不抬地说道。

评分: +4+x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