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童话
评分: +3+x

我的眼睛扫过在座的各位,男女老少都有,眼神无不例外充满期待。

常在外游览的我此次正好赶上本届的小城故事会,于是便报了名,现在,所有人都注视着我,等待着我的故事。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 “这……这又是哪里?”

斜躺在干草堆上的那个男人似乎刚睡醒,有些恍然,甩了甩头。很显然,这并没有什么帮助,眼前马车依旧在破败的小路上行驶,伴随着吱呀声渐行渐远。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明明……不对,我只记得……我叫艾伦,然后?”

他亮蓝色的眼睛眨了眨,环顾四周。

似乎,这单纯只是沙漠中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

他起身,走向最近的一家店铺,老板娘正背对着他忙着什么。

“请问——”

话还没说出口,便愣住了——老板娘低着头回过身,继续手上的动作,略带几分姿色侧脸赫然印着一道深可见骨的刀印。

“咕噜”咽下一口唾沫,他强忍着不去注视那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再度启齿:“请问这里是哪里?”

“克鲁姆洛夫镇,莱特国的首都。”艾伦注意到她的眼神中毫无色彩,语气也极其冷淡,但当她听到这问题略带疑惑地抬起头时——

“大……大人?是哪阵香风把您吹到我这小店里来了?快快请坐!”

“呃?”有些愕然,但是艾伦依旧接受了好意。

“请问……”

“大人,您对我这种小人物还用什么敬语,尽管吩咐!”那位妇人垂下头。

“为什么称呼我为大人?我们还不认识吧。”

“您可是拥有蓝晶的人呐!在这里可是上等人!”

“……蓝晶?那,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叫我卡塔拉丝就可以了。”

“不好意思,我叫艾伦,我第一次来这里,请问能……”

卡塔拉丝热心地赠送了地图,又从破旧的布包里掏出许多奇形怪状的货币慷慨赠送,甚至执意要求艾伦留宿。

尽管心中依旧有大量疑惑,但艾伦依旧暂时住下了。

次日清晨,艾伦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穿好衣物,带上那些货币,与卡塔拉丝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

门口居然是一片人海。

不对,他们都戴着脚镣。

后面的马车上站着一个男人,他蓝色的双眼中闪烁着得意,傲视着下方的奴隶,并手持着长鞭,一次又一次,像赶马车一样落在他们的背上。四周则一群衣衫褴褛的市民争先恐后,为那个男人奉上食物、衣物。

他则依然保持着高傲的嘴脸,对于送来的物品不屑一顾,甚至……对着一旁得人群吐了一口唾沫。

傲慢的混蛋。

艾伦在心中默念,但他也不想多管闲事,匆匆离开。

“你好,我买1个苹果。”

对着一个水果摊微微欠身,伸手掏出货币。

水果摊主是一位老人,他苍老的脸庞布满了绝望,但凝视了艾伦的脸一会后声音居然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

“好……好……”

颤颤巍巍地拿起一只苹果。

“再来一个吧。”

“好……”

说罢,伸手又拿了两个苹果。

“大爷,我只多要了1个。”

“小伙子,是一共三个。”

“大爷,1+1……”

“3。”那位大爷抢白到。

“可是1+1明明……”

“大人,请问您是新来的吗?”那大爷略带严厉地阻止了艾伦继续说下去。

“嗯。”

“大人,1+1=3,不会错的,我们的殿下就是这么说的。”

“这……”

拿起了苹果,心头疑惑的阴霾更浓,不过也便随口答应下来了。


步入城镇深处,才逐渐繁华。

不过繁华与破败隔着一条大河,只有一座桥。

艾伦不知怎么,被恭恭敬敬地放了进来。随即,他看到的景象令他有些愤慨。

纸醉金迷;花天酒地。

更离谱的是,繁华的街道簇拥着一座纯金的宫殿。

四周崭新的马车快速略过,甚至还有人得知了艾伦是新来的,还愿意免费载艾伦一程,带他了解这里。

“1+1=3,2+2=5……”一旁的学校传出了稚嫩的童声。

艾伦刚欲开口询问,却被对方用眼神制止了。

“我们都知道,1+1=3,对吧?”

艾伦几乎被这种奇怪的“笑话”给逗笑,但是接触到对方严厉的眼神后,他只得压下疑惑,应声。

马车飞快。

一旁那热心的马车夫居然提出艾伦有资格参加国君的晚宴,凡是拥有蓝晶的人都能参加。

如果可以的话,应该能解决我的一些疑惑吧……艾伦这么默想着,又不由得对国君感到好奇,决定赴宴。

很顺利的,他进入了辉煌的大厅,而国君正坐在会场当中最高的椅子,身穿金袍,头戴皇冠。

菜肴异常丰盛,据说是为了庆祝太子年满2岁。

正当酒酣之时,国君满脸通红,手持酒杯,豪迈地请出了太子,提出给大家表演节目。

在座的各位一律热烈鼓掌。

“哈哈哈!好儿子,来,告诉爸爸,1+1等于几?”

“等于3!”

“好!好!”

四周诸位再次鼓起了掌。

掌声即将停息之时,艾伦终于憋不住了,他不明白,如此简单又基础的问题怎么会在这里如此喜剧:“殿下,1+1不是等于2吗?”

国君脸色一变。

“等于3啊,等于3,当然等于3!”

四周纷纷响起了附和声。

“不可能,等于2啊,不会错的!”

四周突然寂静了,国君脸色有些阴沉,却依然保持着僵硬的笑容,手指一挥,艾伦竟然缓缓飘起。

“呃?放,放我下来!”

丝毫不予理会,艾伦被丢进了一个布满瓷砖的方坑,里面空无一物。

“咕,唔咕,救,咕噜,唔!”

艾伦死死挣扎,却好似被囚入了无形的水牢。

挣扎减弱。

寂静。

沉在“水池”中的艾伦竟然缓缓消失……

国君的面部又恢复了正常,大家又一块畅谈、喝酒,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确实,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切依然一如既往。


结束了。

我停下来喝了一口水,向观众鞠躬示意,回应我的只有稀稀拉拉少许掌声,离我最近的一个小孩忍不住发了问——

“哥哥,这是个什么故事啊?”

“这只是个童话。”

“那……我怎么好像没听懂?”

我笑了。

“等你长大了,你就懂了。”

他托着下巴微微点了点头。

但我希望,他永远都不会懂。

毕竟,这只是个童话,对吗?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