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我于傍晚醒来。

我并不着急,因为还有着许多时间。

我抬头望向窗外,太阳从西边缓缓升起,逐渐挣脱了群山的吞噬,趋于完整。

我拉开被子,在床上坐了起来。

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我在床上伸了了个懒腰,做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此时是下午,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草木的清香。

草丛突然传出一阵骚动,一只兔子倒退着跳到了我的脚边,竖起耳朵,转头看向我,紧接着,似乎是放松了警惕,它回过头去,专心的咀嚼起来,很快,它的嘴巴出现了一抹绿色,并在逐渐生长,在最后,它变成了一片完整的草叶,兔子歪过头,并把嘴靠近了地上的一片切断了的草叶,兔子马上恢复了原来的姿势,并重新开始咀嚼,而之前它用嘴碰到的那片断掉的草叶,此时已成为了一片完整的,没有任何衔接痕迹的,叶片。

我停在了不远处,观赏着这一奇特的景象,直到它离开了我的视野。

我回过神来,并察觉到了肚子传来的饥饿感,它提醒着我,该去找点食物了,于是,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我向山下走去。

一个猎人扛着一头鹿从不远处的一处灌木丛里走了出来,他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充满着惊奇,他的这个姿势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随后,他将鹿放在了地上,以小跑的动作倒退着消失在了树林里,在地上的鹿直挺挺地立了起来,伴随着一声枪响,鹿慌张地以跑的姿势迅速地倒退离开了。

马上就到山脚了,此时太阳也慢慢地移到了一天中它所能到达的最高的位置。在接近山脚村子的大门时,我望见了一群人,他们站在门口向我招手,于是,我也朝着他们招了招手。随着距离的不断缩短,我也渐渐看清了他们,他们全都满脸好奇地看着我。我前进着,他们也在不断地后退着。

我走入了一家小吃店内,有几个人跟着我倒退到了旁边的桌子边,坐下,椅子自动靠了过去。我找了两张已经烤了好久的放在一旁的烧饼,我不需要拿太新鲜的,因为容易变生。这时,一个人突然从位置上站起来,背对着朝我走来,在离我只有两三步时,他转过身来,面向我,摆出一幅很失望的神情,他马上变回了正常表情,并没有行动地站了好长一会,随后他便向我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因为听不懂,所以没理他,他在说完这些话后,面向着我,走回到了他原来的座位上,坐下。在确认了没有其他需要办的事之后,我回到了山上。

在吃完了烧饼并睡了一觉后,已经是上午了,我决定干一些有趣的事。我打开了地窖的门,并拿起了旁边一个燃尽的火把,向下走去。

随着周围逐渐变暗,我手上的火把也逐渐开始燃烧,并照亮了布满了灰尘的石壁。远处突然传来了“咚”一声,一个铁球滚落到了我脚边,我向它踢了一脚,它并没有移动,我有了一个想法,于是,我拿起了它,离开了地窖。

走出地窖时,我把手中还烧着的火把在旁边的地上用力地划了一下,它停止了燃烧,此时它已经变成了一个似乎完全没有使用过的火把,我把它放在一旁。

我来到了院子里,似乎要举行什么重大的仪式一般,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我用尽全力将手中的铁球向前抛去,随着我身后传来一声奇怪的响声,它又飞回到了我的手上。

“也就这样而已啊……”我想到,于是重新躺回了床上。

太阳逐渐从东边若下,并最终,收回了它所有的光芒,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离死亡又近了一天呢。”我这样想到,闭上了眼。

我于黎明睡下

评分: +1+x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