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评分: +1+x

“呼……”记者苏珊和摄影师停下皮卡,下车,看着人烟稀少的酒馆,长呼一口气。
“走吧,李。”
身后那个中年男子点点头,扛起摄像机。
这份纪录片是他们这个小工作室出道的重要一步。
叮铃铛
面带忧愁的男子正站在吧台后不断擦拭着自己的双手,听到门铃响了,抬头一看,便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苏珊记者是吧?”查尔斯开口了,那嗓音完全可以让小城绝大部分女性沉沦。
“我们和查尔斯先生早联络过了,那么我们要现在开始吗?”苏珊看了看空荡荡的酒馆与戴着面罩的查尔斯,“今天……生意不好吗?”
“不,为了能获得一个好一点的拍摄环境,”查尔斯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皮鞋在地毯上蹭了蹭,“今天白天不营业,当然如果有人来讨一杯水我还是会给的。”
苏珊笑了几声,表达了对查尔斯的敬佩与感谢。

叮铃铛
突如其来的门铃将沉浸于提问回答与拍摄的三人吓了一跳。
“嗯,二位,我觉得今天已经够了,”他说着,启动了2台机器服务生来招呼顾客,“你们可以暂时打道回府了,晚上我可不能不营业,不然我会被先生骂死的。”
苏珊笑了笑,表示理解:“那查尔斯先生大约什么时候能有空……”
“嗯……下个月4号左右,也就再等一个星期多一点的时间,只要没有什么……应该有时间。”查尔斯站起身,拉了拉自己的夹克,取下领口的麦克风递给他们,还为两位打开了门,“我很期待。”


查尔斯放下手中的试管,新的酒曲很成功,有机物得到了充分的发酵,就不会产生腐蚀了,这几天就可以寻找下一位目标了。
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喏,刚泡的咖啡。”Soil突然从他的身后出现,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与他的酒壶,将咖啡放在桌子上,转身坐靠在桌子上,“别给我累趴下了。”
“放心,不会的。”他抿了一口热气腾腾的咖啡,“队长又在里面下药了吗?”
“得了吧,我还没有到你想得那种丧心病狂的程度,会找自己人下模因。”
“行了,快点注射疫苗,我了解队长你。”查尔斯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行吧行吧行吧,你赢了。”Soil说着,将拳头顶在了他的左臂上,让拳头上的针头扎了进去。
“我就知道,队长肯定……”话没说完,查尔斯便倒了下去。
“不给你扎点安眠你是不会睡觉的,我知道的。”Soil叹了口气,撑住倒在他怀里的查尔斯,将他扛到边上的房间里,扔到床上。
“做个好梦。”
Soil来到查尔斯刚才操作的实验桌旁,边上由休眠仓改造的酿酒设备,其中早已看不出人样的尸体轻轻漂浮着,眼球早已被腐蚀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想要夺人眼眶的红色晶体:血晶
这是劳伦斯•科欣家族数个世纪以来最隐秘也是最宏伟的成果,充满生命能量的死水晶;其蕴含的能量足以驱动世间万物。这对于标准的炼金技术而言,是绝对不会存在的“奇迹”。
而这一切都基于“人体”。
只有用人体来炼制,用人体来创造,才能获得这无比珍贵的副产品,也就间接导致了炼金师们与血晶无缘。
“可笑,又愚蠢的职业道德。”
Soil低语着,用酒壶接了一些酒,喝了起来。
“下一次的……就是干红了吧。”
他将杯中的桃红酒一饮而尽,舔了舔嘴唇,似乎意犹未尽。
“真是神奇的技术。”


苏珊是被警笛声吵醒的,二大队的警车正稳稳地停在楼下。
她揉了揉眼睛,将睡着前修改的剪辑片段保存,合上电脑,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了动筋骨。
“靠,落枕了。”
她来到窗边,拉开窗帘,明亮的太阳光照进了房间,已经中午了。
“哈欠……下次不能再这样了,这床都白买了。”
她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楼下扔垃圾,顺便还和一楼的房东太太打了声招呼。
“对面那是什么情况?被偷了?”她看着逐渐变多的警车,询问着。
“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睡得沉,昨天晚上3 4点警察就来了,那个警笛声吵的我根本睡不着,”房东坐在她的摇椅上,慢悠悠地晒着太阳,“好像是本杰明那个老家伙的乖女儿失踪了,那个小家伙挺讨人喜的。苏斯,帮我把厨房的煤气关了,我中午做蛋饼,要不要来一份?”
“那多谢,放我门口就行。”苏珊笑了笑,艾琳阿姨总是喜欢叫她苏斯,还总是会帮她做午饭,简直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
家……
她将房门虚掩上,微微叹了口气,她知道的;
“已经,回不去了。”
她重新启动电脑,开始用自己“热爱”的事业来麻痹自己心中的痛苦。
她取下了一旁的摄影机,将录了一夜的数据拷贝一份存进电脑,继续着她的工作。


“哈哈哈哈,”查尔斯鼓了鼓掌,对着摄影机笑着,“我说过,和先生待在一起非常有趣。”
“叮铃铃。”吧台后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连接鸦巢三层的闭路电话。
“稍等一下。”
查尔斯起身,绕到吧台后,背对着摄影机接起电话。
“是,知道了。”查尔斯的眉头慢慢靠拢,看起来有些不愉快。
“二位,请在此稍等片刻,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抱歉。”
“没事。”苏珊摆了摆手说道,李贺则是点了点头示意不要紧。
“多谢。”查尔斯道谢一声,便走一旁的楼梯下楼去了,仓促的皮鞋声在酒馆里回荡。

片刻之后,查尔斯上来了,额头上满是细汗,看来事情有些棘手。
“很抱歉,让二位久等了。”查尔斯匆匆回到座位,步子迈得很大。
“有什么急事吗?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择日再……”
“不必,”查尔斯掏出手帕擦了擦汗,说道,“只是一些小事,已经处理好了。”
“那我们,可以继续了吗?”李贺重新架起摄影机,准备开始拍摄。
“当然,我们继续吧。”



苏珊照理熬着夜进行着剪辑,完全忽略了离自己半米不到的床铺与前几天做的承诺。
她继续调整这时间轴,处理着拍摄时的杂音。
“……我说过,和先生待在一起非常有趣。”
她快要闭上的眼睛瞬间有了神,虽然接下来可能会侵犯他人的隐私,但这是纪录片必不可少的一步。
她又给自己冲了一杯浓缩咖啡,揉了揉太阳穴,聚精会神地听着耳机里的声音。

“队长?怎么了?”
“酒桶出了点问题,你自己看。”
“什么……不!”
“应该是酵母菌发生了变异,这已经……”
“为什么,怎么会?我明明……”
“查尔斯,往好处想,一部恐怖片越失败,它作为搞笑片就越成功。这是什么?你的新领结挂饰吗?”
“该死,是麦克风。”
“没有关系,反正不会再有第8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su↗san↘?”

苏珊的背后突然冒出阵阵冷汗,她正准备端起咖啡杯喝一口,杯中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瞬间变成一堆蚂蚁,吓得她把杯子摔到地上,那群蚂蚁四散开,消失不见。
她头顶的灯此刻也出了一点问题,开始不停跳闪。
随后,一阵粗哑的声音传来,她的世界便化为一片黑暗。
“su↗san↘?”
“It's rude to talk about people that are listening……”

“有什么线索吗?”Wells戴好手套,推门,询问蹲着的警员道。
“没有……她的房东说昨天晚上还给她送了晚餐,但是发现死者时遗体却已经开始腐烂了,更何况这里开着空调,23℃,正常情况起码需要24小时以上,很不正常,而且根据咖啡和尸水的干涸程度,这应该是3-4个小时前的,奇怪,太奇怪了。”
“头儿,法医那边有电话。”又一人敲了敲身后的门,捏着鼻子说道。
“知道了。”Wells向身后那人点了点头,前几天这里才有一起失踪案,现在又是一起离奇命案,这让他感觉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是哪里导致的。
Wells接过电话:“喂?什么事?”
“头儿,我建议你快点回来,这具尸体有点不对劲,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
“拍照,取样,冷藏,其他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
“但……知道了。”



“查尔斯,有活干了。”Soil看着面前的显示屏,出声道。
“怎么了?队长。”查尔斯闻声抬头,向Soil走来。
“那个家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完美载体,你自己看看这是一块多大的血晶。”
Soil挪了挪转椅,将画面呈现在查尔斯面前,整具躯体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弓形,胸口与腹部被高高顶起,里面似乎有什么结晶状的物质即将“破肚而出”。
“目前粗略估计这玩意体内的血晶有40kg,但显然不止,她脑中出现的碎晶现在依然在滋生,哪怕这个培养皿已经是个死人了,”Soil捏着他的酒壶在桌上撞击着,喃喃自语道,“那玩意可能不止是一部喜剧片,还是一部碟中谍。”
查尔斯戴上面罩,和Soil对视一眼:
“弄出来。”
边上的米克斯听到后,微微翻了个白眼,往弹夹里又塞入了几枚冲击弹。



“1队去检查电路,2队,检查装备室,3队,你们去检查楼上,4队去检查囚室和一楼,剩下的跟我来!”Wells手握配枪,吩咐道,用能力轰开了大门,里面烟雾弥漫,根本看不清。
“头儿,电路接好了。”对讲机里传出一句话,随后天花板上的鼓风机便开始运作,将源源不断的浓烟排出去。
他带领着5队,沿着楼道慢慢往下摸索,这里的灯光都被破坏了,似乎是有意为之,他不得已启动了他的能力作为小队的探照灯。
一个家伙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警觉地抬起枪口,Wells也快速聚起他的光线。
好在只是一位倒下的医生,Wells使了个眼神,他边上的家伙从他身边擦过,来到医生旁,手在对方脖子上摸了一下,点点头。

地下一层的法医部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随处可见的弹壳,医生与安保的警察倒在走道上,不省人事。
Wells曾经见过这种场面,在之前。
不过这不一样……
没有血,入侵者很明显不想见红,应该是不想与他们真正撕破脸皮。
Wells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几个人选了。
他们来到唯一有血迹的地方,是停尸房;一个柜门被打开,一具遗体被拉出,肚子到胸部的地方被剖开了,似乎取出了什么东西,切口看似十分平滑,应该是有医学经验的家伙用专业的医疗器械干的。
是他。
“长官,周边安全。”
“确认吗?”
“确认。”
“好。”Wells收起配枪,“你们几个,检查伤员;你们,去找……始末的白魔法师。”
他将手伸进口袋,里面有个东西扎了他一下,他连忙抽出手,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个东西。
一块血红色的水晶。
他愣在那里……
“什么时候?”

回来过。

“刚刚去检查楼梯口医生的是谁?!”
所有人停下了脚步,却没有人承认。

当着所有人的面,

又走了。

“草!!”
他冲出大楼,望向万里无云的天空,一阵强风吹过,太阳的光芒仿若有一丝扭曲。



“达尔,艾森,确认状况。”
“一切正常,”男人将对讲机放在嘴旁,说着,又环顾了一遍四周,“窗户上的光学偏转器已正常启动,over。”
“这边也是,over。”
“时刻待命,over。”领头的保镖放下对讲机,对着一旁漂浮着的一个……菠萝凤梨点了点头。
“凤梨先生,为什么你不选择报警而是选择雇佣这群……”一旁的助理紧贴着凤梨,生怕会有半点闪失,“野蛮人?”
“Wells他们被一些事情搅得焦头烂额,为了能体面参加这次的集会招揽人才,我已经利用Wells的后门搞到这个了,”那个菠萝凤梨,稍微晃了晃自己身上的悬浮仪,“再给他添麻烦我自己都过意不去,所以关于那封恐吓信还是我们私下处理吧。”
“是,是,是……”助理一边点头答应道,一边拿着手帕擦着汗,他实在是无法相信这群保镖。

一个身着风衣的家伙叼着一根似乎随时都会熄灭的雪茄,拎着一个手提箱,抬脚踩着楼顶的避雷带,望向灯火通明的会展中心。
“队长,把目标位置报给我,他们这个干扰器怪烦人的。”他拿下雪茄,收进烟盒,对着领口的通讯器说道。
“不必,你盯着那个菠萝头打就行,演戏演全一点,他们这个确实可以防狙,但是防火墙做的不够好……我已经把菠萝的脑袋移到那个摄影师上了,看你了,”Soil稳稳地坐在地下室里,观测着全局,“数据图发你视网膜上了,到时候记得多瞎打两枪,但是不要打中那个大菠萝,那家伙的银行卡里钱多着呢。”
“知道了。”
米克斯摘下他的软呢帽,收好,将手提箱放到地上,箱子侧面的钢板弹出,组装成一个盒型弹匣,箱子打开,卡在卡槽里的部件由机械臂拿出后组装,一串弹链从手提箱的夹层中弹出,被先前的弹匣吸住,开始装填子弹,随后插到枪的供弹口处,还贴心地上了个膛。
“喜欢新玩具吗?”
米克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多谢。”
“不客气。”

砰!
“目标已完成,代号47,你有10秒钟的……”
“请不要学戴安娜说话,谢谢。”米克斯调低了脑中那声音的音量,校准位置,再次瞄准了那个摄影师的摄像机,“这会让我分心,更何况我头不秃。”
“不,我只是把游戏里戴安娜的声线换成我的,咔呲,”Panty一边吃着薯片,说道,“哈姆,毕竟开着自动驾驶在你头上飘着真的很无聊,咔呲咔呲,而且Stocky又不爱说话。”
“我的名字是Stocking,姐姐。”Stocking翻了一页漫画书,继续说道。
“是,我亲爱的Stocky。”Panty说着,将驾驶座挪向妹妹,放下中间的扶手,将头靠在Stocking的腿上,“我睡会。”
“知道了。”Stocking说着,抬起漫画书避开了落下的脑袋,一只手开始轻轻抚摸姐姐的头,另一只手则把自己的椅子靠背往后放了些,好让自己能略微仰着。
“Stocking,放绳梯。”米克斯已经完成了目标,顺便还打坏了一个他买不起的魔方。
“喂,姐姐……”Stocking瞥了一眼睡着的姐姐,刚准备抬手摇醒她,叹了口气,笑了,“欧米伽,能帮忙代劳一下吗?”
“乐意至极。”



“新枪用起来怎么样?”Soil抿了一口酒壶里的佳酿,询问道。
“速点射模式下的射击间隔再加2毫秒,电磁加速下的散热模块做的隐蔽点,过热后红的太亮,”米克斯将手中的提箱放到桌子上,“打高爆和标准爆矢时有点蹩脚,把氘核心的纯度略微降低一点更好,反正目前也用不着全威力弹。”
“收到,正在修改设计图……”说着,欧米伽已经将一个新的文件发到了Soil的脑袋里。
“查尔斯,事实上这酒挺好喝的,就是带股……腐臭味,”Soil又喝了一口酒壶里的佳酿,“说实话回甘不错。”
查尔斯则是在那里头也不抬地对新的酒曲进行着测试:“小鬼,你要的芝士蛋糕在冰箱里,第3层。”
“和你说一声,”米克斯找了张椅子坐下,掏出他的解压魔方,“那俩小家伙今天在上面睡觉了,她好像不准备叫她姐起床。”
“嗤,”Soil不屑地笑了笑,摇摇头,“欧米伽,把蛋糕给她俩送上去吧。”
“是。”
边上的容器中静静漂浮着一具已经看不出原貌的尸骸,两颗眼球在液体中浮沉着,破开,玻璃体渐渐与酒液融为了一体。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